请用 IE 浏览器浏览
(Please use the IE Browser.)

 

 

57个基本句类知识要点说明

(第1,2类)

 

1. 基本作用句

物理表示式:XJ=A+X+B, B=XB+YB+YC

预期信息: B:X 词语知识库@S; A:HNC符号

基本特征: JK2 良性构成

句类检验: X-B; HNC-A; *B-A

(上表中带“*”检验表示现场检验,不带“*”表示预期检验)

 

        基本作用句以前命名为一般作用句,显然,这个正名很有必要。

        在57个基本句类中,它是唯一不对全部 JK 给出句类标记的句类。为什么?因为作用是万物之原,相当于老子心目中的“道”;基本作用句是儿童习得语言过程的关键性转折(这是我的假设);JK基元 A和 B的命名源于这一句类;西语唯一的格式变化——主动式和被动式表现于这一句类;传统语义学的施事和受事概念仅基本适用于这一句类;JK2 呈现良性复杂构成的也只有这一句类。因此,HNC把它的物理表示式特殊化,不标明语义块是句类函数这一基本特征,如同国宴上最尊贵的客人反而不佩带身份标志。

        为什么 JK 的 A,B基元不沿用传统语义学的施事和受事命名?因为传统语义学各种“事”的概念里都缺乏基元和复合的思路,这是最根本的缺陷。施事的英语解释是 “the doer of the action in a sentence”,英语的语素“er”限于表达具体概念,汉语的语素“者”则可以包含具体与抽象概念,因此我选用“作用者”这个名称及其符号 A代替施事,A隐含着A=AA+AC的复合构成,即对象内容分解,而在施事和受事这一对概念里,这层思想是不明朗的。

        对象内容分解的思想在基本作用句 B块构成表示式中特殊化为

B=XB+YB+YC

这个表示式在形式上仅适用于汉语,但实质上适用于任何语言。实质性意义是:B块由3要素构成,其中的XB一定是具体概念,YC一定是抽象概念,YB两可。这就是基本作用句的基本句类知识。〈理解问答32〉对这一点作了十分详尽的说明。

        如何将这一知识形式化?HNC采取了最现实的方式:在HNC词语知识库中对B块3要素尽可能给出明确的预期信息,主要包括各要素的配套优先概念,配套系列是否满足充分必要性,哪些要素不可缺省等3项。对某些词语,还给出B 块的分离信息。

        但是,最现实方式不等于最优方式,最优方式应体现出概念联想脉络激活过程的层次性。目前HNC词语知识的表达并没有考虑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语义结构方程的思路仍值得探索。

        对 B、A 首先作人、物、事的类别激活,然后进行人、物、事的子类细分是比较理想的激活运行过程。这就是语义结构方程的基本思路。

        A 的基本信息首先来于HNC符号有无 6m-9-c 的本体层。这个本体层信息是语境信息,其特征是两头强,中间弱。本体层 c是基元概念 a-b-c行的代表,信息量最大,X-AA,X-YC之间具有很强的狭义同行性,X-AC,X-YB之间也具有较强的狭义同行性。

        如果无上列本体层信息,则表明对 A不能直接进行E-AA 检验,但一般可以进行B-AA 检验,甚至B-AC 检验。最后的检验手段是利用句间信息。

        B-AA,B-AC 检验是对现场信息的一种利用方式,同理,也可进行A-B,A-X,B-X检验。这些现场检验不同于预期检验,主要是语境层面信息的利用,也就是说,主要是涉及人、物、事以及类别符号的模糊判断或无模糊文本的合理性(纠错)判断。

        这里没有针对上述论点给出例子,这是《句类分析说明书》编者的事了。

 

2. 作用效应句

物理表示式: XYJ=A+XY+B+YC, YC=(E)+EC

预期信息: EC:E 词语知识库

现场信息: B

基本特征: R(X,E)=(X,l17,E)

句类检验: E-EC; X-B; *B-EC; *AC-EC

 

       作用效应句是现代汉语语法学很早就注意到的兼语句(谁是发现者?待查)的一种形式。兼语句有两个特征语义块E1和E2,按HNC对句类的定义,应属于复合句类。作用效应句实质上是基本作用句的 B语义块出现块扩的特殊情况,其第一特征语义块的表达很有点特殊性,而且它经常与信息转移句形成混合句类。基于这三点考虑,将这一复合句类纳入基本句类。

        第1节对基本作用句的说明中,我们强调指出了其 B块构成的良性特征。这里又说“ B语义块出现块扩的特殊情况”,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么?习惯于“语言极其复杂”说法的人大约就要提出这一疑问。凡提出这一类疑问的人都是由于没有细心思考“语义块是句类的函数”这一论断的缘故。B块良性构成之说是针对基本作用句而言的,那么,不符合这一条件的就不是基本作用句了。句类就是自然语言理性法官(参看《HNC(概念层次网络)理论》p193所引康德名言),3192种混合句类足够包含不符合基本句类约定的“例外”了。HNC的这一策略对于词语知识库的联建当然是一个极大的负担。但是,这是唯一可以通向理解彼岸的大道。

        按照基本句类物理表示式的约定,对作用效应句曾考虑过下面的表示形式:

XYJ=XYA+XY+XYB

放弃这一考虑的原因是,第一,它不及上面的约定形式简明;第二,它与混合句类表示式发生混淆。至于混合句类的 JK一律取消混合句类标记,全部采用基本句类的原标记,那是后来的决定了。“一律取消”的决定是一个妥协方案。随着句类研究的深入,将来一定会采用取消与不取消并存的新约定。

        句类物理表示式YC=(E)+EC 中带括号的 (E)表示 E2 可能不存在,这相应于块扩为 S04(不会是 jD1)句类的情况。

        “第一特征语义块的表达很有点特殊性”这一提法说来话长,不宜在这里说明,需要一篇专文。大家要记住的是,汉英互译中联系于作用效应句的句类转换与这一特殊性有密切关系。

 

返回“黄曾阳及HNC理论”主页

 

 

更新日期:1999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