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七]:谈赋予

 

在全部高层概念节点的设计中,没有比 713y 更辛苦的了,也没有比λy1y2y3 更轻松的了。可是,最轻松部分的节点表反而有缺不全,最辛苦部分的节点表全而未述,古语“悲哉”的独立语,用在这里是最恰当不过了。

喜、乐、哀、忧、悲、愁这六个汉字的意义,如果仅从语义上去区分,是很难表达清楚的。词的语义和意义有所不同,更准确的说,应赋予两者以不同,赋予这个概念是康德先生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提出来的,认识的深化需要主观对客观施行赋予,赋予就是顿悟水平的假设。纯粹理性主义缺乏这个概念,经验主义以客观为上帝,不敢设想赋予,不触及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之突变的根由。康德先生“赋予”的光辉思想道出了这个根由。“赋予”的具体措施就是我常借用的康德术语“理性法官”。块扩与句蜕的两可疑难,是运用赋予的思路予以解决的。喜乐之分,哀忧悲之分是用赋予的方式予以解决的。具体说,就是将人类的这些心理反应区分为生理因素为主和理性色彩较多两大类,即赋予 713 与 714 之区分。喜属于 713、乐属于 714、忧属于 713、悲属于 714,哀最早是 7132 的代表汉字,因它还有 λ84 的语用,后来取消了它的代表资格,换了“忧”字。713 与 714 的划分,属于赋予,属于顿悟假设,属于理性法官。从这个角度反过来去观察喜乐哀忧悲,就能品味其细微差异了,这种差异表现为喜忧(着急)多用于 713,而乐悲多用于 714,乐观与悲观之说集中体现了乐悲的 714 特征。

我说的意义是具有赋予性的语义。语言并不遵守赋予规则。范仲淹先生的“先天下之忧而忧”里的忧就是在 714 的意义上使用的,也许用“愁”字作 7132 的代表更好,但我认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大家通过这一说明对概念节点表的赋予性有所感受,则老夫极为欣慰矣。

学习的最好方式是在读书过程中停下来设想一下,如果我来写此书,会如何处理?概念节点表是一本书,不过是一本用特殊符号写的“书”而已。这本书的写法同一般的书毫无区别,分为若干章节,每一章有一个主题,对该主题下的各个方面力求全面而且构成有序,也就是我常说的内部集团。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对每一主题自行沉思一番,作出自己的思考结论?

如果你采取这种学习方式,也许可以说,很难找到比 HNC 节点表更容易学习、更有趣的书了。

如果只是死背硬记,把概念节点与词语说明当作双语词典看待,那 HNC 节点表就是最难学习、最枯燥无味的一本“天书”了。

对《HNC 理论》也应作如是观。

 

仰山下人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