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六]:关于 jw2 尚未完成的设计及其随感

 

具体物向 (,j,s 三类抽象概念挂靠的知识表示方式,从激活相关概念的联想来看,很有点“妙手偶得之”的味道。当然,在数字化时代出现这样的构思并不希罕,但终究还是个妙手。利用这一“妙手”不难把可挂靠的具体类词语转换成相应的 HNC 知识库,如果按照一个探索者的标准(≥12小时/日)来说,这一转换的工作量对每一语种不过几个“人月”而已,但我们目前的拥有数不及十分之一。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为什么 jw 设计有些还缺少一层?这属于孤寂探索者的一种特殊症状,无以名之,暂且叫做“孤待”症吧!

我是从我父亲身上体会到这种症状的。父亲去世前两年间,父子见面多次,虽然加起来不到三个月时间,但终究有了真正的沟通。“孤待”的体会是在这种沟通中产生的。没有这一体会,我就写不出

            忍三叠阳关冷落

              琴台独步

            壮心恪守汉家风

的挽词。这是一种追求,一种风格,一种境界。现实的说法是封建遗风,不合时宜。当然,鲁迅先生或作家王朔还有更令人痛快的说法。

诚然,这种风格确实有其缺陷,不符合普及和大众化的要求。但同时也应该看到,普及优先而导致的浅薄也是可忧虑的,貌似深刻的浅薄为害更烈。难道不应该从这个角度反思一下那些显赫一时的名作或名人么?而寓有于无的“孤待”却是一种郑重的态度,是一种对来者的深沉期望。

jw2y 的设计,应部分采取赋予(见说明七)的方式。

建议 jw2y 的“赋予”定义为:

        y=1     令人愉悦的声音,简称乐音

        y=2     令人厌烦的声音,简称噪音

        y=3     干扰性声音

然后,定义下列纯客观性声音(具体的)

        y=4     自然界的声音(籁)

        y=5     生命体发声器官所发出的声音

        y=6     生命体活动或动作所发出的声音

        y=7     生命体(人)利用工具发出的声音

        y=8     信息声

        y=9     技术声

对具体的 jw2y  y≥4,基本采用

        (jw2y,l16,△△)

的表示方式,从而建立 jw2 同发生者的联系。注意,HNC 不采用△△/jw2 的表示方式,以减少偏正之说过于宽泛的含义。

仰山下人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