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C探索与实践》

发刊词

 

  语言的本体(ontology)是什么?

  这是语言哲学的首要问题。古希腊哲学是本体论的典型代表。亚里斯多德在《形而上学》第一卷第三章中评述道:哲学起源于对世界万物之本体的探索,“本体可能只有一个,也可能不止一个,别的东西都是从本体产生出来的,本体则是长存的。”

  黑格尔在《小逻辑》序言中说:“哲学的开端就是一个假设。”当我们提出“语言的本体是什么”这个问题时,已经预设了语言本体的存在性。这种假设是不言自明的公理性假设,可以为我们的种种经验所佐证,但至少目前的科技水平还无法为之证明。

  《老子》第二十五章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在这里,老聃用非常概括的概念和语言为我们描绘了万事万物的本体。对于语言本体,我们也只好“强为之名”:用语言本体众多特性中最重要的三个特性——概念性(Concept)、层次性(Hierarchy)、网络性(Network)的英文单词第一个字母缩略而为HNC。如果为它取一个中文名字,可以叫“语言概念空间”或“概念联想脉络”。“语言概念空间是存在于人类大脑之中的一个符号体系,这个符号体系既是人类进行语言思维的载体,又是人类进行语言交际的引擎。……自然语言理解是一个从自然语言空间到语言概念空间的映射过程,两个空间各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语言交际过程、即交际引擎的运作过程实质上是这两种符号体系相互映射的过程。说者//写者将语言概念空间的符号映射成语言空间的符号,这是语言生成过程;听者//读者将语言空间的符号映射成语言概念空间的符号,这是语言理解过程。”

  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黄曾阳先生创立了一种关于HNC(人类语言本体)的理论,其目标是催生一台面向计算机并仿制人类交际引擎的交互引擎。由于历史的原因,这种理论被命名为“HNC理论”。但正如亚里斯多德指出的那样:“至于本体有多少,属于哪一种,他们(指古希腊早期哲学研究者们)的看法并不一致。”所以,对HNC的探索应未有穷期,理论形态也应该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把所要创办的刊物定名为“HNC探索”,正是要体现理论探索需要海纳百川这一理念。一方面,随着HNC理论进一步完善语言概念空间四模式说、交互引擎三提升说,相关的探索内容愈发丰富多彩;另一方面,从不同的理论视野、运用不同的探索工具对HNC进行多侧面、全方位的探索,并与HNC理论进行有效碰撞,无疑将极大地促进HNC理论的发展,进而达成探索人类语言本体之真相的目的。为此,我们特设“句法语义研究、HNC与训诂学、他山之石、理论争鸣”等栏目。

  HNC理论关于研制交互引擎的定位,必然突出“实践”的价值。理论与工程、技术与市场的关系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为此我们设立了“句类分析、语境生成、机器翻译、技术实现”等栏目。栏目的多少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关注焦点之所在以及由此体现出的份量的差别。

  HNC的探索与实践必然充满艰辛与坎坷,也必然充满无穷的魅力和希望。让《HNC探索与实践》这本大家的杂志来记载我们的每一份欢欣和成就、挫折与彷徨吧!

  先贤与长者,请您伸出扶助之手!因为对HNC的探索离不开智者的指点江山!

  青年才俊们,这是大有希望的广阔天地,让我们投身其中、建功立业、创造辉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