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信息时代高级阶段的制高点
全国政协委员 林杏光

  以综合国力为主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我们面临的挑战是空前的,面临的机遇也是前所未有的。当今世界的信息、生物、材料、能源、航天、海洋、医学7大科技革命中,信息革命和生物革命是重点,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叫做顶天立地。当前,信息革命向人类社会提出下一个重大的挑战,那就是要求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转换。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广大市场。

  一、信息处理和知识处理有什么本质不同?
  这一问题应包含语言处理和图像处理两个方面,我这里不讨论图像处理的问题。就语言处理来说,信息处理是计算机没有理解语言的表层处理或浅层处理,比如面对一大堆信息,你指令计算机将带有“人民政协”四个字的信息给抽取出来,计算机会迅速照办。知识处理是计算机理解了语言基础上的深层处理,比如面对一大堆信息,你指令计算机将含有“民主监督”内容的信息给抽取出来,计算机会按要求办理。由此可见,信息处理和知识处理有本质不同,其区别在于计算机是否理解了语言,两相比较,知识处理是比信息处理更高一个层次的内容处理。

  二、为什么信息处理要向知识处理转换呢?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研究国防问题时,由于在不同地区进行研究,需要互通信息,因此产生了因特网。因特网被扩展到世界范围内使用,这就形成了网络时代。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站越来越多,号称有千万个,导致网民想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不知道到什么网站上去搜索。“雅虎”公司想到一个办法,将所有网站汇集起来,加以分门别类。你要找什么信息,“雅虎”就会告诉你到什么网站上去搜索。这表明,“雅虎”公司给人类文明的发展做了一件很重要的工作。遗憾的是,“雅虎”未能帮助网民在信息“堆积如山”的网站中消除所不需要的信息,留下所需要的信息。这个任务靠信息处理完成不了,只有知识处理才能承坦。因此,市场迫切要求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转换。

  三、将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转换需具备什么条件呢?
  必须让计算机具有智能,必须解决计算机理解语言的问题。可是,计算机理解语言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重要分支,是半个多世纪没有攻破的一个世界重大科学难题,西方人预言在未来的100年内别想在这个领域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可喜可贺可赞的是,中国人取得了计算机理解语言的重大突破。现在,已完成了从理论到技术实现的基本过程,准备了产业化的基本前提,为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的转换创造了基本条件。因此,开发具有民族文化特点又有世界意义的知识处理系统、已水到渠成。

  四、如何实现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的转换呢?
  整部人类文明史已经历了三个时代:农业时代,它是开发物质资源,没有机械化的时代;工业时代,它是开发能量资源,实现体力劳动机械化的时代;信息时代,它是开发信息资源,实现脑力劳动机械化的时代。工业时代是信号处理,产品的形式是商品;信息时代初级阶段是信息处理、产品的形式是软件;信息时代高级阶段是知识处理,产品的形式是知识服务。我们实现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转换的做法是:树立西方人解决不了的科学难题中国人也能解决的民族自信心,顶住传统观念对科学创新的怀疑、歧视和重压,实现科技团队、企业、政府三结合,汇集几个亿的资金,留住和招聘几百名一流的科技人才,在中关村高科技园区建立公司。这个公司以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HNC的语言理解创新技术三结合,创立新型的面向网络的“知识处理加工基地”,在网站上实现智能汉英双向机器翻译(90%以上正确率、有自知之明能力)、智能知识提取等高新技术服务,并逐步开发更加丰富多彩的知识处理服务,从而占领知识处理的全球市场。

  五、实现信息处理向知识处理的转换对中国有什么意义?
  说现在是信息时代,大家都认可。但许多人未必明白,信息时代还分阶段。我们现在还处在信息时代的初级阶段,正要向信息时代的高级阶段发展。中国的科学在农业时代领先过,在工业时代落伍了,在信息时代的初级阶段继续落后。面对即将来临的信息时代高级阶段的知识处理,全球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世界各发达国家没有优势,中国却具备后来居上的有利条件。这对中国的科学发展是十分难得的前所未有的机遇。如果能抓住机遇,来取有力措施,像美国总统罗斯福和前苏联领导人当年对待尚处于酝酿阶段的原子弹和人造地球卫星一样,打一场独领风骚的跨越式大仗,中国就将抢占到信息时代高级阶段的知识处理制高点,一洗我国百年来科学技术落后的尘垢,为中华文明的再次腾飞夺取先机!

(转自《中国人民大学》2000年4月5日 第1058期)

版权所有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
http://www.bjpopss.gov.cn/bjpopss/xzlt/xzlt2000051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