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个论题之18:一论句类转换

 

        基本句类和混合句类是对作用效应链某一或某些环节的表述。作用效应链的不同环节之间不仅存在天然的链式关联性,也存在天然的交式关联性。我们可以从作用效应链的不同角度去表述同一事物。因此,首先应该看到,句类转换是必然存在的语句现象。

        其次,要抓住句类转换的本质表现,否则将陷入句类子类的巨大网络而迷失方向。在〈理解问答32〉中曾指出,作用效应链的6个环节也可以高度概括为广义作用与广义效应两极。句类转换的本质表现就是广义作用极与广义效应极的转换。一般句类表示式(E2,E1)中的E2和E1一定分别属于广义作用和广义效应的两极。实际上,当前定义的具体句类转换格式正是这一本质表现的具体反映。以X0n代码表示的转换就是广义效应向广义作用的转换,其他都是广义作用向广义效应的转换。

        对于某些转换形式的语句需要进行反转换处理。所谓反转换就是恢复原句类的句类格式。为什么要恢复“原貌”?因为原句类格式可以提供更好的句类检验条件。例如一般作用句都可以转换成承受句来表达,但承受的内容可以是任何作用,E2-C之间的关联性很弱,很难进行E2-C检验。实行反转换得到原作用句,就可以利用E1-B和E1-A之间的强关联性,有效地进行句类检验。

        应该说明,所谓恢复“原貌”或反转换,实际上是指概念联想处理时对空间位置的调度,并非在形式上真的实行原貌的恢复。我愿意再强调一下,在进行概念联想处理时,要建立调度空间位置的明确思路,这不仅是句类反转换操作的要点,也是句类格式处理和句蜕块处理的要点。

        本论题原有副标题:伪装先剥掉,脉络方明了。即指此要点也。

 

黄曾阳

1998.9.14.

 

 

★返回“黄曾阳及HNC理论”主页

 

更新日期:1999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