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个论题之17:论连动句和兼语句

 

        连动句和兼语句是复合句类中两种常见的复合句类。

        复合句类的特征是:E1和E2共用一个甚至两个广义对象语义块。

        当E1和E2共用JK1时叫连动句,当E1的JK2充当E2的JK1时叫兼语句。

        对于两个三主块句来说,有四种基本复合形式,一是共用JK1,二是共用JK2,三是E1的JK1充当E2的JK2,四是E1的JK2充当E2的JK1。连动句和兼语句属于第一和第四种形式。第二种形式如“张三反对王五而李四支持”,第三种形式如“张三打了李四的弟弟,李四愤而反击”。

        构成连动句和兼语句的两基本句类通常都采用标准格式,非标准格式罕用。其他两种形式则不然,如“张大妈把老母鸡杀了给我吃”。

        连动句和兼语句不是怪物,相反,它们是复合句类中最常用、最规范因而也是最容易处理的句类。

        当兼语句的E1为作用句时,构成作用效应句。是汉语偏好的复合句类之一,所以HNC把它定义为基本句类的57个子类之一,句类标记是XY。从作用效应链的观点来看,这是最自然不过的语言现象。

        Paper2曾指出,“1+1”“2+1”“1+2”“2+2”甚至“0+1”和“1+0”都是自然语言的正常句式。一个句子一个中心谓语的说法只是西语的形式规范,不符合语言深层结构的内在特征。《专著》〈后记〉中的诗句“汉语神奇寓真谛”主要就是指两点,一是汉语的“字义基元化,词义组合化”现象;二是汉语对上列各句式一视同仁。

谚语云:“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信然。

 

黄曾阳

1998.9.14.

 

 

★返回“黄曾阳及HNC理论”主页

 

更新日期:1999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