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中赋

111201初稿,111204定稿)

噫吁唏,奇乎妙哉!东中之奇,奇如珞珈;东中之妙,妙若东湖。

武大勃兴,嘉州盛事,附小趣闻,先河景象,渺若鱼凫。

战后东还,飞湍瀑流,遍及中华。

然珈山有幸,得遇高人,教育救国之志犹存,遂办东中。

教授响应,亲上讲堂,意追伊顿;

胡适盛赞,欣来讲座,出语惊人。

然风云突变,延安腰鼓动地来,惊破德赛先生梦。

时马帮势盛,一统全球之声,震天动地。

信者痴狂,追随革命狂澜;

疑者彷徨,恰值叛逆年华,遂另寻青春之梦,向往侠客之途。

于是 石君领头,刘君推波,沈君兴风,吴君作浪。

嬉闹于课室,老师无奈,同学遭殃;

驰骋于操场,贪图尽兴,旷课家常。

夏初即畅游于东湖,滨湖桃园,常遭偷摘;

秋末必常逛樱花大道,枇杷一熟,爬客立现。

神聊之乐,可达旦通宵;

闻见不平,则行侠仗义。

但学侠未成,沦为小拐,三载以还,遂有拐帮之嫌。

领导误判,遽下杀机,于是石君蒙冤,刘沈陪惩。

此后各显神通,各展本色。

石君坚毅,以大侠为己任,矢志不渝;

刘君识势,借太婆以换位,胸怀壮志;

沈君灵活,大学摇身一变,前程似锦;

吴君怪异,迷爱出奇制胜,学成而远赴穷乡。

丁酉蹉跎,丙午浩劫,雪上加霜,音信断绝。

庚午之后,皆垂垂老矣。

然石君豪兴,不减当年,遍访同窗。

滨城倾谈,新乡叙旧,南昌送暖,金陵负荆。

故园武汉,眷顾隆隆;京城有幸,受惠多多。

余之幼年,境遇奇特,曾无缘于现代。

幸会东中,结识拐帮,方有今日。

近年,悲刘君早逝,哀吴老衰呆,

遂以太婆代刘,大董替吴,仿效金庸,戏称东中四拐。

噫吁唏,奇乎妙哉!东中者 珞珈之奇葩也;四拐者 东中之妙杰也。

呜呼 念奇葩之昙现,叹妙杰之坎坷,不禁怆然泪下,写此赋以抒怀。

愿历史之奇妙,来者略知,如此而已。

 

(黄曾阳注:伊顿,英国著名贵族学校;

丁酉1957;丙午1966;庚午1990;

太婆 黄君大暄,奇人也,东中第一批团员,高三即享受处级待遇;

噫吁唏、鱼凫、飞湍瀑流,抄自李白的《蜀道难》;

动地来,惊破,抄自白居易的《长恨歌》;

怆然泪下,抄自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

昙现,昙花一现的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