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C理论全书》

第二卷 第五编 语习逻辑概念f

 

第五章 语式f5

 

引言

感叹句是传统语言学的4大句式之一。但感叹属于语气范畴,而语气属于言语或语音的基本特性。也许可以这么说 前一章所论述的句式主要是书面语的课题,而本章所论述的语气主要是口语的课题。把语气提升到与句式并列的地位,单独设置一片概念林f5乃是HNC的必然选择。该概念林的汉语命名曾长期使用“语气”,这里正式命名为语式。句式主要是语言的共相呈现,而语式则主要是语言的殊相呈现。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个人语式特征,甚至可以非常鲜明,其物理特征属于语音识别领域的专家知识,与本《全书》无关。

本章仅涉及语式f5的内容描述。将设置4株概念树,其HNC符号及汉语命名如下:

    f51             模拟语式

    f52             感叹语式

    f53             强调语式

    f54             比喻语式

 

4株概念树的排序与话语的进化过程相对应。模拟语式应该是话语的原始形态,随后出现了感叹语式,以适应情感表达的需要;再随后出现了强调语式,以适应理性表达的需要;最后是比喻语式的出现,主要服务于高级智力表达的需要,可看作是话语进化过程达于最高形态的标志之一。

 

 

          第二卷 第五编 第五章 1 模拟语式f51

 

5.1-0模拟语式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51:(o01;)

        f51o01            模拟语式的两极描述

        f51c01            低级模拟语式

        f51d01            高级模拟语式

 

    在全部456株概念树中 仅含单项一级延伸概念“o01”的概念不多,模拟语式f51是其中之一,这正好反映了模拟语式的基本特色——仅仅追求声似。低级者 近似而已;高级者 以惟妙惟肖为目标也。近似就留下了发展空间,惟妙惟肖则反而会陷于到此为止的境地。5.1.1小节会对前一点略加呼应。

 

5.1.1低级模拟语式f51c01的世界知识

对自然声(自然现象引发的各种声音)和生命声(鸟兽发出的各种声音)的模拟应该是话语的最原始形态。“风在吼,猫在叫,娃在哭”的最原始语式可能就是(hu|,miao|,wa|),在这种语式里 hu|”、“miao|”和“wa|”都对应着(B,E)形态的2主块语句[*1],但这种语式的单一性重复过于原始,进化的力量推动着从单一性向多样性发展,汉语从hu|”里生出一个feng”,从miao|”里生出一个“mao”,从“wa|”里生出一个“ku”,这样 就出现了下面的语式演变:

        hu|”、“miao|”和“wa|” => “feng-hu”、“mao-miao”和“wa-ku”

前文提到“训诂学曾出现过‘名词源于动词’的惊人之语”[*2],上面设想的演变示例既有从动词到名词的演变(前两个),也有从名词到动词的演变(第三个)。本小节无意卷入语音学与语词学领域的专家级争论,只是试图描述一个事实,那就是:低级模拟语式f51c01是(B,E)形态2主块语句的缘起,是语言进化过程的源头。这一世界知识的概念关联式如下:

    f51c01 => (gwa3*8c75,l47,(B,C)//(B,E))——(f5-0-01)

    (低级模拟语式强源式关联于2主块的语句)

此概念关联式采用了第一类特殊编号,与此有关的专家式讨论名目繁多,主要涉及一些土著语言的研究,有一种著名的说法是:某土著语言无动词,这大约是“名词先于动词”说的习惯性推论吧,与“名词源于动词”说恰恰相反。HNC无意参与此类专家级辩论,但这里仍然想说一点,在语言的初始阶段 名词与动词的界限是模糊的,不存在所谓的“形名动”之分,名词与动词孰先孰后之争不具有原则意义。

本小节最后 给出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51c01 <= jw2~0——(f51-1)

    (低级模拟语式强流式关联于自然、生命和人类活动之声)

 

5.1.2高级模拟语式f51d01的世界知识

高级模拟语式具有下面的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f51d01 <= (gu3119,l47,xp)——(f5-01-0)

    高级模拟语式强流式关联于人类的模仿天性)

这里不对此作任何说明,下面仅给出一个概念关联式:

    f51d01 = f72——(f51-2)

    (高级模拟语式强交式关联于方言)

模拟语式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采用了开放形态,其后续延伸可考虑下面的两种形态,给出了两者的基本概念关联式。

f51c01t=b,                f51c01t := jw2~0

                          f51c01t = f62

f51d01:(i,\k|;ickm)       f51d01i := f71

                          f51d01\k| := f72\k|

    当然 这只是对后来者的建议。

 

 

注释

[*1]此说前见于“主块标记j0”引言([240-0]章),后见于“语块与句类”([320-1]章)。

[*2]见“E标记l00”节([240-00]节,“名词源于动词”说出于黄侃,见…

 

 

第二卷 第五编 第五章 2 感叹语式f52

 

5.2-0感叹语式f5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52:(m,e2n;e2ne2n)

        f52m                感叹语式的基本形态(形态语式)

        f520                幽默语式

        f521                喜剧语式

        f522                悲剧语式

        f52e2n              感叹语式的基本效应(效应语式)

        f52e25              积极语式

        f52e26              消极语式

         f52e2ne2n            效应语式的辩证表现

 

感叹语式f52具有下列概念关联式:

    (f52,svr105ju73c01,a3193+a329\2*i\1)——(f5-02-0)

    (感叹语式常用于诗歌和戏剧)

    f52 <= 7100//710——(f52-02)

    (感叹语式强流式关联于感受或心情)

 

5.2.1形态语式f52m的世界知识

形态语式f52m具有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52m = 7100m——(f52-03)

    (形态语式强交式关联于感受的基本形态)

    f520 = q7159ju83e75——(f52-04)

    (幽默语式强交式关联于优雅的礼貌语言)

    f521 = q83——(f52-05)

    (喜剧语式强交式关联于红喜事)

    f522 = q84——(f52-06)

        (悲剧语式强交式关联于白喜事)

 

形态语式的示例如下:

——问: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答: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幽默语式:两位名人——访问者钟会与被访者稽康——的对话全文)

——茶寿以期

(喜剧语式:一位米寿老人生日时写给朋友的条幅)

——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悲剧语式:陆游“示儿诗”的前两句)

 

5.2.2效应语式f52e2n的世界知识

效应语式f52e2n具有下列概念关联式:

    f52e2n = 7100e2n——(f52-07)

    (效应语式强交式关联于感受的基本效应)

    f52e2n = 7201e2n——(f52-08)

    (效应语式强交式关联于常态意志的高级形态)

 

效应语式的示例如下: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论语》泰伯篇)

——“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中国1958大跃进运动的著名口号)

    (以上为积极语式)

——“道在蝼蚁,在稊稗(杂草),在瓦甓(砖瓦),在尿溺”(《庄子》知北游篇)

——“世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硬道理嘛!凡道理都是软道理嘛!”(《对话续1》蕲乡老者的话)

    (以上为消极语式)

 

 

第二卷 第五编 第五章 3 强调语式f53

 

5.3-0强调语式f53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53:(α=b,(\k)=2)

        f53α=b          强调语式的第一本体表现(第一类强调语式)

        f538             目的强调语式

        f539             途径强调语式

        f53a             步调强调语式

        f53b             视野强调语式

        f53(\k)=2        强调语式的第二本体表现(第二类强调语式)

        f53(\1)          对象强调

        f53(\2)          内容强调

 

这里有两点需要提请注意,(1)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采用了封闭形态,这在4株语式概念树中是独一无二的;(2)并列延伸采用了“(\k)=2”的异类形态,它表示第二类强调语式不会采取对象与内容的强调作分别说,只会采取非分别说的形式。基于这两点 下面仅以两个小节进行论述。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 上一节感叹语式的概念关联式缺了“f52-01”,现在是把它补上的时候了。

    f52 = 7y——(f52-01)

    (感叹语式强交式关联于第一类精神生活)

        f53 = ay+dy——(f53-01)

        (强调语式强交式关联于第二类劳动和深层第三类精神生活)

 

5.3.1第一类强调语式f53α=b的世界知识

第一类强调语式f53α=b具有下面的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f53α <= s10α,α=b) ——(f5-03-0)

        (第一类强调语式强流式关联于智力的第一本体表现)

    f53α = ay——(f53-02)

    (第一类强调语式强交式关联于第二类劳动)

 

第一类强调语式的示例如下:

——英特耐雄纳尔一定要实现(目的强调语式)

——建立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是夺取中国革命胜利的唯一正确路线(途径强调语式)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步调强调语式)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视野强调语式)

    这4个示例的前两个都曾经产生过强大的语用力量,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柏拉图洞穴效应;后两个示例也必将如此。

 

5.3.2 第二类强调语式f53(\k)=2的世界知识

第二类强调语式f53(\k)=2具有下列概念关联式:

    f53(\k) = dy——(f53-03)

    (第二类强调语式强交式关联于深层第三类精神生活)

        f53(\1) := (B,l47,ABS)——(f53-04a)

        (对象强调对应于语境对象)

        f53(\2) := (C,l47,ABS)——(f53-04b)

        (内容强调对应于语境内容)

 

第二类强调语式的示例如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班超)

——“宁我负天下人,毋使天下人负我。”(曹操)

——巡呼云曰:“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张巡)

云笑曰:“欲将以有为也,公有言,云敢不死!”即不屈。(南霁云)

(这是张巡将军与其部将南霁云在战败被俘后的对话,见韩愈《张中丞传后叙》)

 

 

第二卷 第五编 第五章 4 比喻语式f54

 

5.4-0比喻语式f54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54:(o01;)

f54o01          比喻语式的两极描述

f54c01          明喻

f54d01          隐喻

 

比喻语式f54是又一仅含单项一级延伸概念“o01”的概念树。汉语是使用比喻语式的高手,不仅善于明喻,也善于隐喻。汉语原来似乎没有“隐喻”这个词语,但不等于没有这个概念基元。该词语是从英语的metaphor引进的。

 

5.4.1 明喻f54c01的世界知识

明喻f54c01就是通常意义下的比喻,亦可称比喻。

在先秦诸子里 孟子是运用明喻的顶级高手,庄子是运用隐喻的顶级高手。在古希腊先贤里 苏格拉底是运用明喻的顶级高手,…则是运用隐喻的顶级高手。

汉语似乎存在一项明喻“专利”,叫歇后语。如果要给它一个HNC符号,则建议如下:

    f54c01i       歇后语

明喻f54c01具有下列概念关联式:

    (f54c01,sv10b,((jr761,l47,ru00),l44,Bju762))——(f54-01)

    (明喻以不同对象之间的功能同一性为立足点)

(f54c01,svr105ju73c01,8112)——(f54-02)

        (明喻常用于分析)

        f54c01 ≡ fb5——(f54-03)

        (明喻强关联于比喻)

        f54c01 = f327\1——(f54-04)

        (明喻强交式关联于标志性另称)

        (f54c01,jlv00e21,f23)——(f54-05)

        (明喻关联于标示语)

 

这里 需要对(f54-01)说一句话:它相当于明喻的定义式。

 

5.4.2隐喻f54d01的世界知识

    隐喻的研究近年获得语言学界的青睐,已形成可观的专家知识,这里的隐喻f54d01暂不考虑这类专家知识,将以一种特殊的论述方式 介绍隐喻世界知识的要点。

汉语对隐喻的描述是:“言外之意”或“弦外之音”,这个表达很传神,那么 使用HNC符号能否得到类似的效果呢?请考察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54d01,jl00e21,(r00,l47,gwa3*8)u407-e22)——(f54-06)

    (隐喻具有另外的语言意义)

此概念关联式的背后还存在着下面的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f4,jl111,(451su20be21,l43,gwa3*8))——(f4-05-0)

    (句式是对言语的直接使用)

(f5,jl111jlu12c32,(451su20be22,l43,gwa3*8))——(f5-04-0)

(语式可能是对言语的间接使用)

 

考察结果如何?笔者将依然采取“笑而不语”的态度,但向隐喻的热心者提一项建议:一定要精读毛泽东先生名著《论人民民主专政》(纪念中国共产党二十八周年)的开场白,没有比这个开场白更精彩的隐喻范本了,这里摘录其中的一段话以飨读者。

“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人,而是一个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申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

这段话里使用了小孩子、年青人、大人和老年的比喻,从这个比喻里 引申出关于一切社会组织都必然要走向死亡和必将被消灭的论断,明确指出资产阶级政党怕这个论断。这是在向参与过第二次十月革命的所有同志发出一个强烈的警告信号(隐喻):准备被消灭吧!别把我此前在《新民主主义论》(194001)和《论联合政府》(19450423)里所说的话都当真了。这被警告的对象 不光是指党外的头面人物,也包括党内的。因此 如果有人说:这段话是人类历史上的天字第一号隐喻,那笔者举双手赞同。毛泽东先生在那个重要时刻发出这样的警告信号是有深意的,在那以后的又一个二十八年里 他一直在为实现该隐喻的主张而“创设条件”和“努力奋斗”。遗憾的是 当时没有什么人明白这一点,现在的许多有关研究者依然是一点也不明白。

最后补充一点,汉语的隐喻似乎也拥有一项“专利”,那就是谜语或灯谜。

 

小结

本章各节的撰写方式各不相同,这一点与上一章类似。

第一节提出了低级模拟语式f51c01乃是语言进化源头的论点,与语句进化历程的“第一步演变是形成(B,C)形态或(B,E)形态的2主块语句”(见“主块标记l0”引言([240-0]章)的说法相呼应,属于形而上论述。有关专家对此是看不上眼的,但它关系语言生态问题的思考,濒危土著语言如何保护?不应该只考虑原始形态数据的保留,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其句式和语式这两大语习特征的揭示。

高级模拟语式是丛林法则在语言领域的体现,不仅体现在日常生活里,也体现在表演艺术里,但对这两点都未展开论述。

第二节(感叹语式)和第三节(强调语式)都回避了论述,仅以概念关联式和示例“叩其两端”。示例以古汉语为主,第二类强调语式竟然全是。这里有“难言之隐”,故一律未加“翻译”,读者谅之。

第四节(比喻语式)采取了通常的撰写方式。其中 关于天字第一号隐喻的有关文字似乎显得多余,这是为了还愿。前文在论述列斯毛专利时提到过“三论”,使用了从恋爱到结婚的不当比喻(见“个人‘理念’行为7332\1”小节——[123-321]),一直希望找到一个弥补的机会。这个机会就给了隐喻,如此而已。

 

小跋2

在语言生成的视野里 句式和语式是语法的两大基本课题,对于这一点 HNC也同样落入后知后觉的下乘,所以 对概念林f5曾长期使用“语气”这一汉语命名,误导了HNC团队和读者,深致歉意。

句式与语式的本质差异何在?这两章给出了充分的阐释么?如果以“概念林-概念树-延伸概念”的老一套说法来回答,笔者自己也不会满意。怎么办?补充三点吧。

1)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f4-05-0)和(f5-04-0)表明:句式和语式不过是对言语使用方式的不同,前者一定是直接使用,而后者则可能是间接使用。这就是说 句式与语式的差异是一种可能性差异,而不是必定性差异。用佛学的话语来说 就是“亦异亦同”。

2)句式与语式都是语言脑的产物,但语言脑与科学脑和艺术脑是交互交织,而不是截然分离的。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 句式是语言脑与科学脑交织的产物,语式则是语言脑与艺术脑交织的产物。

    (3)语式先于句式,且高于句式;语式未必需要进入语法,但句式早已进入;语式大体相当于语言风格,但其内涵更宽。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六章 古语f6

 

引言

    本章所定义的古语有两层意思,一是古代语言的意思,二是已经或即将被替代的意思。拉丁语和文言都是已被替代的古语,众多行将灭亡的土著语言是即将被替代的古语。拉丁语之成为古语不过是几百年的事,文言之成为古语则还不到一百年。

    古语的概念树是按照上述两层意思来设计的,其HNC符号及汉语说明如下:

         f61            古代语言的基本特性(古语基本特性)

         f62            古语代谢性

         f63            古语永恒性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六章 1 古语基本特性f61

 

6.1-0古语基本特性f6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61:(d2n,e5m,\k=2;e533;e533~ea6,)

        f61d2n          古语的演变性

        f61d21          成熟古语

        f61d22          原始古语

        f61e5m          古语形态

        f61e51          上层古语

        f61e52          下层古语

        f61e53          交融古语

         f61e533          不同古语之间的交融

          f61e533~ea6       交融古语的两种形态

          f61e533ea5        强势语言对弱势语言的消融

          f61e533ea7        等势语言之间的交融

        f61\k=2         古语基本类型

        f61\1           音字合一古语

        f61\2           音字分家古语

 

古语基本特性f6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采取了开放形态,这纯粹基于未来与专家知识建立接口的考虑。如果仅从世界知识的视野来说 一级延伸足矣,故下文以3个小节进行论述亦足矣。

 

6.1.1古语演变性f61d2n的世界知识

用符号“d2n”(语言理解基因第二类氨基酸5种基本类型的第三种)来描述古语演变性或许使许多读者感到意外,为什么不选用“d3n”?它应该更合适一些吧。

这就需要把前面给出的一行表示式拷贝在下面了:

          B => (B,C) => (B,C,E) => (B,A,C,E)

那里([240-0]“主块标记l0”引言)把这行东西叫做“语句的进化历程或小孩的话语习得过程”的三步形态演变。但这三步演变的关键一步是:

(B,C) => (B,C,E)

未完成这一步演变的语言就是原始古语f61d22,完成了这一步演变的古语就是成熟古语,如此而已,还有比这更透齐的思考么!这一世界知识的概念关联式如下:

    (f61d22 jl11e22, (B,C) => (B,C,E))——(f61-01a)

    (原始古语不存在语句的第二步演变)

    (f61d21 jl11e21,(B,C) => (B,C,E))——(f61-01b)

    (成熟古语存在语句的第二步演变)

 

6.1.2古语形态f61e5m的世界知识

用符号“e5m(语言理解基因第二类氨基酸5种基本类型的第四种)来描述古语形态应该会使多数读者感到惊喜,因为大家应该对“e5m”的相互转换性和橄榄形特征非常熟悉了,而这应该正是古语形态的基本特征。使用“上层古语f61e51”的是古代社会精英,使用“下层古语f61e52”的是古代社会底层,使用“交融古语f61e53”的是古代中间阶层(在中国就是士农工商)。这个说法肯定会遭到“以现代想象古代”的责难,这里要说一句,关键在交融二字的理解。

这里的“交融”不仅指“上层”与“下层”的交融,这是符号“e5m”本身所赋予的意义,还指不同古语之间的交融。这第二层意思是通过二级延伸概念f61e533来展现的,这一延伸概念已完全进入专家知识的范畴,本小节可不置一词。但HNC可方便地赋予该概念以延伸符号“~ea6”,形成三级延伸f61e533~ea6。其汉语意义拷贝如下:

    f61e533ea5         强势语言对弱势语言的消融

    f61e533ea7         等势语言之间的交融

在东亚的中华大地 存在着一个强势民族语言——古汉语;在西欧的基督地面 则不存在这样的民族语言。因此 f61e533ea5所描述语言现象似乎只存在于中华大地,这是中华大地出现千年大一统局面的语言因素,也是西欧基督地面未能出现大一统局面的语言因素。这语言因素是最重要的文化因素,也深刻影响到政治因素。许多专家都指出过这一点,但似乎还缺乏一个系统性的论述。古汉语对中华文明的历史功绩 意绪第语对苦难犹太民族的历史功绩 我们已有足够的认识和理解么?未必。否则 蕲乡老者不会对中国式断裂的修复那么悲观了;而内贾德先生也不会对消灭以色列那么“理直气壮”了。

 

6.1.3古语基本类型f61\k=2的世界知识

请注意 这里使用了符号“\=2”,而未使用符号“\k=m”。这是否过于武断?也许吧。

关键在于要认识到:在语言的进化历程中 文字介入的早晚是一个关键因素,晚介入则形成音字合一古语f61\1;早介入则形成音字分家古语f61\2。汉语属于后者,这在没有疑义的,《理论》中曾对此略有论述(见该书pp25-26)。

前文(见[240-1]“语段标记l1”章引言)曾说到:自然语言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主块标记l0齐全的语言,另一类是主块标记l0不齐全的语言,汉语是前者的代表,英语是后者的代表。这里应该补充说一句:古语的两种基本类型也就是语言的两种基本类型:音字合一语言和音字分家语言。西语是前者的代表,汉语是后者的代表。两类语言各有自己语法和语习特征,这是语言学的彼山景象。西方语言学不太容易明白这一彼山景象是不奇怪的,但现代汉语语法学的基本教程也跟着不明白,也跟着津津乐道于什么“音义统一体”而不加丝毫变动,那是很不应该的。

20世纪的脑科学研究表明:音字分家语言有利于左脑和右脑的协同工作,因为此类语言的字形辨认需要图形脑(在右脑)的配合。这意味着对拼音语言的过度崇拜是需要反思的,对汉字和古汉语的种种指责也是需要反思的。

本小节最后 给出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61\1 := (jr761,l44,(gwa3*9,gwa3*a))——(f6-01-0)

    (音字合一古语对应于语音与文字的同一性)

    f61\2 := (jr762,l44,(gwa3*9,gwa3*a)) ——(f6-02-0)

    (音字分家古语对应于语音与文字的异质性)

    gwa3*8[01] =% f61\1——(f61-02)

    (英语属于音字合一古语)

    gwa3*8[02] =% f61\2——(f61-03)

    (汉语属于音字分家古语)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六章 2 古语代谢性f62

 

6.2-0 古语代谢性f6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62:(~eb0;)

        f62~eb0         古语的过程三分

        f62eb1          古语形成

        f62eb2          古语消亡

        f62eb3          古语历程

 

符号“~eb0”是对古语代谢性的传神描述。由于使用了传神二字,如果再写下“语言理解基因氨基酸”或“认识论描述”之类令人厌烦的文字就显得多余了,但读者心里不可不激起这样的联想。

 

6.2.1古语形成f62eb1的世界知识

古语形成具有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62eb1 <= (311,l47,pj52*)——(f6-03-0)

        (古语形成强流式关联于民族的形成)

        (f62eb1+f62eb3,jl11e22jlu12c31,gwa3*a)——(f62-01)

        (古语形成与历程可以没有文字)

        f62eb1+f62eb3 = f61e533——(f62-02)

        (古语形成与历程强交式关联于古语交融)

 

6.2.2古语消亡f62eb2的世界知识

古语消亡具有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62eb2 <= (312,l47,pj52*)——(f62-03)

        (古语消亡强流式关联于民族的消亡)

        f62eb2 = (r4075,jlv00e22,gwa3*a) ——(f62-04)

        (古语消亡强交式关联于自身不存在文字)

 

6.2.3古语历程f62eb3的世界知识

古语历程具有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62eb3,s31,pj1*9) := 1079c25——(f62-05)

    (农业时代的古语历程对应于逐步进程)

    (f62eb3,s31,pj1*a) := 10ae22——(f62-06)

    (工业时代的古语历程对应于演变的突变)

    (f62eb3,s31,pj1*b) := 10ae21——(f62-07)

    (后工业时代的古语历程对应于演变的渐变)

        (f62eb3 = pj1*t,t=b)——(f6-0-01)

        (古语历程强交式关联于三个历史时代)

 

应该说明一声 概念关联式(f62-0m,m=5-7)是对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f6-0-01)的具体诠释。这里存在的“朝三暮四”现象也许是笔者的幻觉,但愿如此。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六章 3 古语永恒性f63

 

6.3-0古语永恒性f63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63:(\k=2;)

        f63\k=2         古语永恒性的基本类型

        f63\1           第一类古语永恒性

        f63\2           第二类古语永恒性

 

本节将采取第一类撰写方式。

有必要设置古语永恒性f63这株概念树么?在全部456株概念树中 它是最使笔者犹豫的一株。请允许笔者从《忆父亲》一文[*1]说起吧,下面是该文的片段摘录。

父亲对散文有特殊感情和见解,认为它是集诗文乐于一体的艺术。父亲在《自叙》里有两段重要的话:…第二段表现了父亲在学术上敢打大仗、敢打硬仗的风格,又暗示了以古文之继往开来为己任的雄心。在四十和五十年代,父亲的主要精力放在散文方面,可惜当时的作品,特别是散见于日记中的有关论述,已毁于十年浩劫之中。父亲曾多次讲过:“我不反对现代体,文体总是随时代而发展,但我坚持古体不可废,试想万年之后,现代文体写的历史,后人怎么读得完啊!”…知识和信息爆炸性增长的势头,确实已开始对知识的表达方式提出了挑战,难道人类永远不再需要高度浓缩的优化知识表达方式么?难道《史记》和《汉书》不能再次成为历史记载的典范形式之一么?让后人去审读吧

“古体不可废”的命题关系到古语永恒性的课题,该课题也许仅适用于汉语。因为汉语具有“音字分家”特性,这一特性为汉字的特定不变性[*2]提供了基本保障,汉字的特定不变性为其语言文本的永恒性奠定了基础。近半个世纪以来 中国古墓出土的各种形态文本都表明:汉字的特定不变性是古语永恒性的一种特殊呈现,为出土文本的辨认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其他文明拥有这样的便利么?似乎没有。

但是 古语永恒性的意义不仅仅是这一点,更为重要的是古汉语的美学和艺术价值,这才是“古体不可废”这一命题的要点。近100年来 新文化运动仅从“文化普及的沉重包袱”这一个视角去考察古文和汉字,这单一视角考察所造成的种种误导依然是中国文化界的主流观点。诚然 新文化运动创立了自己的辉煌,但这辉煌已经显得有点后劲不足,特别表现在文学方面,为什么?有人说:新生代缺乏老一代的古汉语根基是重要原因之一。

老一代的古汉语根基是在当年的文化氛围下形成的,而那个氛围早已荡然无存。那么 古汉语根基之说还有现实意义么?以左司韩柳和李杜苏辛[*3]为标志的文学形态 必然会被时代潮流推向“艺术化石”的下场么?对它的继承就是历史的倒退么?类似于第一世界退回到用希腊文或拉丁文进行写作么?这些问题里既存在文化柏拉图洞穴的景象,也存在古语永恒性的曙光。这就是最终决定设置概念树“古语永恒性f63”的思考历程了。

古语永恒性的一级延伸概念被设计成f63\k=2的形态乃是HNC的必然而轻松的选择,依据就是下面的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f63\k := f61\k,k=2)——(f6-04-0)

        (古语永恒性基本类型对应于古语基本类型)

 

此式表明:第一类古语永恒性f63\1也可以名之音字合一古语的永恒性;第二类古语永恒性也可以名之音字分家古语的永恒性。下面两小节的名称就采用后者。

 

6.3.1 音字合一古语永恒性f63\1的世界知识

    永恒性似乎是一个违背科学精神的概念,语言学界尤其不容易接受,需要略加解释。

永恒性的HNC符号是ru1078d01,是过程延续性1078的极度展现,古语永恒性不过就是古语延续性的极度展现。19世纪以来 比较语言学的重大斩获就是揭示了印欧语系延续性极度展现的历史本来面目。在此之前 “工业文明清单”里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曾出现过“言必称希腊”的文化氛围,那个氛围本身就是音字合一古语永恒性f63\1的历史见证。

以上所说 都涉及专家知识,而且不仅是语言学的专家知识。那么 音字合一古语永恒性f63\1的世界知识是什么?可能出乎许多读者的意外,其第一位的世界知识不过是一个第一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f63\1 => (311,l47,pj1*a)——(f63-0-01)

    (音字合一古语永恒性是促成工业时代诞生的缘由之一)

 

6.3.2音字分家古语永恒性f63\2的世界知识

如果问:近一个世纪以来 中国新文化运动最重要的教训是什么?可以选择的答案之一是:想把“音字分家语言f61\2”改造成“音字合一语言f61\1”是不可行的。这里不能不提及一项似乎被遗忘的历史事实,那就是:当年特别热中于此项改造运动的 是第一次十月革命后的俄国人。

与概念关联式(f63-0-01)相对称 应该存在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f63\2 => (311,l47,pj1*bd36)——(f63-0-02)

        (音字分家古语永恒性是促成后工业时代中级阶段诞生的缘由之一)

 

这是所有第一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中最特殊的一个,它也许只能赢得蕲乡老者唯一的赞成票。但这个概念关联式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此前 已在第一卷第二编作了大量的论述,将来 还会在第一卷第四编作进一步的阐释。

 

小结

    语言演进的认识古已有之,索绪尔先生提出的“言语与语言”以及“语言历时性和共时性”等概念对这一认识有所深化。本章的目标是对语言的演化历程给出一个系统描述。这一描述的关键性思考是引入了“文字介入”的概念,并据此而提出了“音字合一语言和音字分家语言”的说法,这个说法不容易为学界所接受,也许改成“多音节主导语言和单音节主导语言”更合适一些。说法的具体形式只是技术性问题,重要的是该说法的内涵关系到语言描述手段的透齐性。下面第八章将对这一点有所回应。

 

注释

[*1] 故乡湖北蕲春大樟树黄氏家族1990年代初曾续修《黄氏家谱》,该文乃应家谱编修之约而写。约稿要求写《黄焯传》,但笔者考虑到没有这个资格,遂以《忆父亲》代之。父亲逝世时 笔者所写的挽联比较全面地概括了父亲一生的学术生涯,录如下:

      继许郑章黄,洞明千载疑难。任十年风雨飘摇,珈山屹立,锐意伸张华夏志。

追左司韩柳,探求万仞神奇。忍三叠阳关冷落,琴台独步,壮心恪守汉家风。

——许郑章黄:许慎、郑康成、章太炎和黄侃的合称。

——左司韩柳: 左丘明、司马迁、韩愈和柳宗元的合称。

——十年风雨:指文革。

——三叠阳关:指古文。

——珈山:珞珈山的简称,武汉大学所在地。

——琴台:汉阳古迹,相传为伯牙与钟子期的神交之地。

[*2]汉字经历过…

[*3] 左司韩柳见[*1],李杜苏辛: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的合称。

 

 

              第二卷 第五编 第七章 口语及方言f7

 

引言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八章 搭配f8

 

引言

言语就是词语的搭配,语言的进化历程也就是词语搭配方式由低级形态走向高级形态的发展历程,本编前面各章的概念树设计已多次应用“与人类语言的进化历程大体对应”的原则,本章自然也不例外。据此而为搭配f8设计了4株概念树,其HNC符号及汉语说明如下:

    f81       自身重复

    f82       近搭配

    f83       远搭配

    f84       指代搭配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八章 1 自身重复f81

 

8.1-0自身重复f8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81:(o01;c01:(c01,\k=2,),d01t=a;)

        f81o01         自身重复的两端描述

        f81c01         原始形态的自身重复(原态复制)

     f81c01c01       简单重复

     f81c01\k=2      原态复制的两种基本类型

     f81c01\1        双音节整体重复

         f81c01\2        双音节各自重复

        f81d01         高级形态的自身重复(原态演进)

         f81d01t=b       原态演进的第一本体表现

         f81d019         音字合一语言的原态演进(第一类原态演进)

         f81d01a         音字分家语言的原态演进(第二类原态演进)

 

8.1.1原态复制f81c01的世界知识

如果说自身重复f81是语言进化历程的起点,那么就可以说 原态复制f81c01是该历程的第一步。

这第一步留下的痕迹应该在任何自然语言里都能观察到。当然 不同自然语言的残留痕迹量会有所不同,汉语的残留量也许是最多的,这与汉语的“音字分家”或“单音节主导”特性密切相关。

原态复制f81c01的再延伸概念大约是汉语的专利吧。

简单重复f81c01c01密切关联于称呼f32,并大量用于“u”类和“lru91\1”类概念的生成。这是三类性质完全不同的应用,建议以变量并列延伸概念f81c01c01\k=m加以表示。

第一类应用具有比较稳定的词语,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姐姐、妹妹、舅舅、姑姑…等是大家熟悉的代表;后两类应用比较复杂,主要呈现为动态词,大大、狠狠、青青…等是第二类应用的代表,年年、天天、夜夜、件件、事事、处处…等是第三类应用的代表。

双音节整体重复f81c01\1就是传统语法学所描述的ABAB结构。

双音节各自重复f81c01\2就是传统语法学所描述的AABB结构。

 

8.1.2原态演进f81d01的世界知识

如果说原态复制f81c01是语言进化历程的第一步,那么就可以说 原态演进f81d01就是该历程的关键性一大步。

这一大步留下的痕迹也应该在任何自然语言里都能观察到。英语“名动形副”的“同根变缀”现象就是这一残留痕迹的明确证据。但汉语的残留痕迹就不那么明显了,黄侃先生的“名词源于动词”说实质上是对这一残留痕迹的敏锐洞察。

原态演进f81d01的再延伸概念动用了语言理解基因第一类氨基酸符号“t=a”,此举非同寻常,强调了音字合一语言与音字分家语言的本体性差异。这一差异的本体性不容忽视,它不仅突现于原态演进,也突现于随后的3株概念树。这项世界知识非常重要,其概念关联式一起写在下面:

    (f81d01t := f61\k,t=a,k=2)——(f81-0-01)

    (f82t := f61\k,t=a,k=2)——(f82-0-01)

    (f83t := f61\k,t=a,k=2)——(f83-0-01)

        (f84t := f61\k,t=a,k=2)——(f83-0-01)

 

这些概念关联式都采用了第一类特殊编号,这无须解释。问题是下面的两个细节:

1)“f81d01t=a”不可以改成“f81t=a”么?

    2)“f8yt=a”不可以改成“f8y\k=2”么?

回答是:不是绝对不可以,而是现在的安排更合适。第三节对此话有所回应。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八章 2 近搭配f82

 

8.2-0近搭配f8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82:(t=a;)

        f82t=a          近搭配的第一本体二分表现

        f829            音字合一语言的近搭配(第一类近搭配)

        f82a            音字分家语言的近搭配(第二类近搭配)

 

这一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的式样及其汉语说明同样使用于随后的两株概念树,二级延伸概念一律暂付阙如。但在世界知识的文字说明中 为今后是具体设计提供了充分的素材。

近搭配是指相邻特定词语之间的直接连接,特定者 不包括语法逻辑、语习逻辑和基本逻辑(将简称“三逻辑”)的有关词语也;直接者 不另加“三逻辑”也。

近搭配的二级延伸将首先作对比二分“c2m”,分别名之基础搭配和成语,实际上就是指单级搭配和多级搭配(都省去了“近”字,下同)。所谓多,主要是二,多级搭配之间的连接就不完全排斥“三逻辑”了。多级搭配不一定是成语,但散发着中华文明独特智慧的四字词成语绝大多数是二级搭配。所以 成语就充当多级搭配代表了。

本节的两个小节将以基础搭配和成语此为依托来划分,而不是以一级延伸概念的第一本体二分为依托。

基础搭配的具体类型或结构可概括为下列两组6种:

    oo,uo,uu;ou;vo,ov;

这一符号表示里的“o”和“u”有其特定含义,前文已有说明,为便利读者 这里简明重复一下。“o”是“B//C”的合一表示,“u”是“(u,z)”的合一表示。“B”对应于具体概念,“C”对应于上列“三逻辑”之外的抽象概念。

6种结构与传统语言学的相关概念(术语)之间有某种形式上的联系,但存在本质区别,前文已有系统论述,这里就不重复了。但需要补充3点:(1)从语言演进历程看 6种近搭配的前3种应早于后3种,前者出现于语言初级阶段(原始古语f61d22),而后者出现于语言高级阶段(成熟古语f61d21)。故前文在论述“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240-422]小节)时形式上仅涉及后者。(2)“vo,ov”结构不仅是近搭配,也可以是远搭配。(3)搭配的世界知识主要指两种语言(即音字合一语言和音字分家语言)之搭配特性的异同(主要是差异)。本节及随后两节的世界知识论述都以对这一异同性的揭示为纲。

 

8.2.1基础搭配f82t(c21)的世界知识

两种语言基础搭配的差异性可以通过下面的表给出一个简要的描述。

 

表:两种语言第一类搭配的异同

搭配类型         音字合一语言       音字分家语言

    oo         “局部-整体”顺序    “整体-局部”顺序

uo                     (差异很小)

uu          同级不可直接搭配      同级可直接搭配

            异级搭配灵活度高      异级搭配灵活度低

ou                罕见                常见

vo                单向                双向

ov                单向                双向

 

    此表充分表明:两种语言的第一类搭配不是“大同小异”,而是“大异小同”。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支持“两种语言”说了。

下面交代若干细节:

——关于“oo”搭配

原则上 此搭配存在4种类型:BB、CC、BC和CB,这里约定仅描述第一种,以突现两种

语言的差异。各举一例如下:

    BB    湖北(省)蕲春(县)青石乡大樟树村

        CC    2008年8月8日下午8点

这是汉语的“oo”搭配顺序,英语则必须采取恰好相反的顺序。

两种语言对后三种(CC//BC//CB)搭配的处理方式也差异很大,这一差异的研究价值更大,因为后三种的使用频度远大于第一种。应该说 现代汉语语法学对CC//BC//CB搭配的研究曾付出过重大努力,但其谋略仅建立在词类和定中结构的基础上,这就必然造成“身在此山”的局限,HNC可以开拓崭新的谋略,这就留后来者吧。

——关于“uu”搭配

用传统语言学的术语来说 此搭配也应该包括4种:形容词-形容词、形容词-副词、副词-副词和副词-形容词,但实际上传统语言学只关注最后一种,前三种似乎都是“违法”的,但这些搭配是必须的,为了使之“合法化”,就必须请出语法逻辑的法宝。这所谓的“违法”与“合法化”就是典型的此山景象,彼山景象里并没有这个“法”,它只认同“uu”搭配乃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是 “u”确实存在级别,所以表里引入了同级和异级的说法,“形-形”与“副-副”为同级搭配,“形”与“副”为异级搭配。在这个视野里 两种语言就展现出表中所叙述(请注意 不是描述)的鲜明差异。汉语可以说“聪明美丽的姑娘”,英语不行,它那个可爱的形态反而造成了拖累,因此 必须在“聪明”与“美丽”之间搞点名堂——加上语法逻辑符号。“形态拖累”的话题很有意思,但不宜在这里展开,也留给后来者吧。

——关于“ou”搭配

表中所叙述的差异迄今未引起语言学界的足够注意。汉语广泛使用简明状态句(无EK语块的句类之一),英语极为罕见。此罕见的根源就是表里所叙述的罕见,而这两罕见的总根源是对“形容词-名词”顺序范式的迷信。这项迷信 就是维特根斯坦先生早已指出的语法魔障之一了。

——关于“vo”与“ov”搭配

对这两种搭配 前文已有比较系统的论述(见[…]),这里从语习逻辑的视野略加补充。在英语那里 “动宾”(对应于“vo”)结构必须“先动后宾”,“先宾后动”是不可思议的,是“违法”的。然而 汉语却允许“先宾后动”。在形式上 “先宾后动”就混淆于“主谓”,然而它实质上不是“主谓”,而是“动宾”之反。这就是英语“vo”搭配的单向性和汉语“vo”搭配的双向性。如果用网络语言来说 汉语的“vo”搭配特征太刺激了,可是该刺激并未使现代汉语语法学感到兴奋,而是感到沮丧。

ov”搭配存在类似情况,相应的叙述就从免了。

要例子么,遍地都是。自己去亲身体验一下会收获更大。

沮丧者会说 此现象尽人皆知,问题不在于理论上如何区分,而在于语言信息处理时如何辨认。这是汉语信息处理的重大难点,HNC有办法解决这个难点么?这里只回答这么一句话,此难点诚然是语句信息处理5支劲敌的第四号(汉语名称叫“动词异化”),降服此敌已不过是“探囊取物”耳。

 

8.2.2成语f82t(c22)的世界知识

    (暂缺)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八章 3 远搭配f83

 

8.3-0远搭配f83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f83:(t=a;)

        f83t=a          远搭配的第一本体二分表现

        f839            音字合一语言的远搭配

        f83a            音字分家语言的远搭配

 

    这一切 几乎就是上一节的拷贝,不过把“近”字换成“远”字、把“f82”换成“f83”

而已。应该说明 近、远搭配之间的雷同到此为止,二级延伸就大相径庭了。但这一雷同性非常重要,值得突出一下。这就是对本章第一节最后话语(“不是绝对不可以,而是现在的安排更合适。”)回应了。

上一节曾简要说明了近搭配f82的定义,这里该对远搭配f83做点类似的事了。

先给出一个近、远搭配之间的对比性描述:近搭配是指短语内部词语之间的搭配,远搭配是指是指语块或语句之间的搭配。这里有三个之间,一是词语之间;二是语块之间;三是语句之间。对“词语之间”加了“短语内部”的修饰语,但对“语块之间”未加“小句内部”的修饰语,对“语句之间”未加“大句内部”的修饰语。为什么?因为就里需要描述的模糊性,为什么需要?因为在语块和语句之间存在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织性。这交织性非常特殊,也非常复杂,对它的描述需要一个专用术语,HNC建议的术语叫句蜕。

原始语言可以不理会这交织性,但成熟语言就必须拥有处理这种交织性(即句蜕)的纯熟技巧。

两种语言都是成熟语言,但两者对句蜕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处理方略,音字合一语言的处理方略曾名之“高楼大厦”,音字分家语言的处理方略曾名之“四合院”。从句是“高楼大厦”的标志性建筑,小句是“四合院”的标志性建筑。这里要补充说明只是:两种语言的两种处理方略景象不是此山景象,而是彼山景象。我们看到的现代潮流是此山崇拜,其另一面就必然是彼山冷落了。

句蜕属于远搭配的核心内容,但不是全部。那么 可以开出一个全描述清单么?可以。

该清单的简明表示式应取“\k=0-m”形态,这就是说 远搭配f83的二级延伸概念可采用下面的表示式:

           f83t\k=0-3

该表示式的具体内容设置建议如下:

        f83t\0            句蜕

        f83t\1            违例句式

        f83t\2            非限定形态动词短语

        f83t\3            小句

        f83t\3*7            对联

其中 “违例句式f83t\1”和“非限定形态动词短语f83t\2”是音字合一语言的专利,“小句f83t\3”是音字分家语言的偏好,它拥有自己的再延伸概念“f83t\3*7”,汉语名称叫对联。对联已经超越了偏好,而成为汉语的专利了。

小句f83t\3的再延伸概念不仅是对联,还有“迭句-链句-环句-塔句”景象,这就留给后来者去处理了。

这里顺便说一句 汉语书写版式向“西语”(或音字合一语言)看齐的重大决策也许符合技术发展的需要,但未必符合艺术发展的需求(汉字简化工程存在类似问题)。对联的专利不就因此而实质上被废除了么。在工业时代的视野里 这项废除也许算不上什么文化损失,但在后工业时代的视野里 则未必如此。书写版式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人家阿拉伯语的书写版式就不向“西语”看齐,这是HNC定义三大类语言(gwa3*8[0m,m=1-3])的基本依据之一。

依据上述描述 就不难为远搭配制定一张类似于近搭配的差异对照表了,但这项工作还是留给后来者吧!

下面以4个小节进行论述。

 

 

              第二卷 第五编 第八章 4 指代搭配f84

 

8.4-0指代搭配f84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