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C理论全书

第二卷 第四编 第七章 语块交织性表现l7

 

引言

语块交织性既是一种易于被观察到的彼山景象,又是一种易于被忽视的此山景象。该景象早就被赋予概念林的地位,但一直缺乏比较明晰的论述。

在抽象概念的全部94片概念林中,本片概念林是最特殊的,因为它没有直系捆绑词语。这也就是说 它属于典型的“空形式”内容逻辑,没有任何自然语言为它准备了形式(语法)逻辑符号。

为了说明语块交织性 这里要引入一个新术语——附素,大体对应于传统语言学所说修饰语,但有所不同。修饰语的修饰对象是专一的,并同修饰对象挨在一起,附素的修饰对象可以不专一,并可与修饰对象分离。这就是附素这一新术语被HNC引入的基本缘由了。

修饰语与修饰对象(定中结构的定与中或偏正结构的偏与正) 附素与要素 这是两组不同的概念,或者说 后者是前者的特定情况或补充。为了对两者加以区别 HNC分别以小写字母u标示修饰语;以Q或H标示附素。在特征块的符号表示里 QE和HE是HNC团队早已熟悉的符号,虽然未直接使用过(QB,QC,QA)或(HB,HC,HA)之类的符号,但在语料标注中 实际使用过它们的替代品。

所谓语块交织性 是指这样的语言现象:一个语块的附素或要素脱离了本块的主体空间,脱离后的附素经常呈现为“孤魂”,而脱离后的要素则经常与别的语块结合在一起。HNC曾把“孤魂”现象叫做语块分离,现在正式定名为附素分离,充当概念林l7的第一株概念树。要素分离现象则更为复杂而有趣,脱离可以演变成整体迁移与另一语块合并,那就是判断句之外的广义效应句从3主块句变成两主块句的句类转换现象,这一语言现象汉语比较突出,但并非汉语的专利。

汉语最常见的附素分离是QE分离,分离到一个甚至多个辅块fK的前面,这时 该附素就不仅修饰特征语块,也同时修饰那些辅块。这就回应了上文“附素的修饰对象可以不专一”的论断,只有这样理解 才能真正揭示该QE分离的意境,这说法有点味道是吗?那么 给一个例句吧。对不起,请“自力更生”。

概念林“语块交织性表现l7”设置4株概念树,HNC符号及汉语命名如下:

    l71         附素分离

    l72         语块变换

    l73         句类转换

    l74         GBK交织

 

4株概念树的排序遵循由浅入深的原则。

 

 

            第二卷 第四编 第七章 1节 附素分离l71(361)

 

7.1-0附素分离l7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1:(e2m;e2m7,)

        l71e2m          附素分离的基本二分描述

        l71e21          附素前分离

        l71e22          附素后分离

         l71e2m7          EK附素分离

         l71e217          QE分离

         l71e227          HE分离

 

7.1 附素分离基本二分描述l71e2m的世界知识

附素分离l7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只描述了EK附素分离。本株概念树曾考虑过使用EK附素分离的名称,那么 只使用一级延伸就足够了。但目前仍采取半封闭形态,那是为可能存在的“l71e2m\k=3”语言现象保留一个位置,该项延伸概念的具体内容读者应该是心知肚明的。

汉语习惯于QE分离,该语言现象一旦出现,那就是一个天赐良机,使得汉语劲敌B的消解变得容易得多。但是 这个天赐良机容易辨认么?下列概念关联式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QE <= jl12+jl13——(l7-01-0)

        (特征块前附素强流式关联于势态判断和情态判断)

(l71e217,jlv11e21,gwa3*8[2])——(l7-02a)

QE分离存在于汉语)

(l71e227,jlv11e21,gwa3*8[1]) ——(l7-02b)

HE分离存在于英语)

l71e217 => fK——(l7-03a)

QE分离强源式关联于辅块)

l71e227 <= fK——(l7-03b)

HE分离强流式关联于辅块)

(HE,jlv00e21u00c22,(j30+j40;j7))——(l7-04)

(特征块后附素强关联于数量概念或自然属性概念)

 

结束语

附素与要素是一对相互依存的概念,要素有(B,C,E,A)之分,附素似乎也应该如此。但是 要素是句类的函数,附素并不具有这一特性,这是HNC迟迟未正式引入该概念的基本原因。那么 为什么又在本小节正式引入呢?因为 附素具有不同于修饰语(Bu,Cu,Eu,Au)的基本特性,那就是可分离特性,这在E要素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所以 本节集中说明了附素QE和HE的特性。至于(B,C,A)的附素问题则留待于未来。

不过 本概念树的命名仍采用了“l71附素分离”的表述方式,并把它列为“语块交织性表现l7”的第一株殊相概念树,引言中说了“由浅入深”的原则,这里加一句话,其重要性对于汉语也是第一位的。因为汉语句类分析面临着劲敌2的巨大困扰,而QE分离的出现可使该困扰立即化为乌有。读者多半会觉得这话过于言重了,这里不作辩护。

 

 

第二卷 第四编 第七章 2节 语块变换l72(362)

 

7.2-0语块变换l7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2:(t=b;9e2m,a\k=3,b\k=5;)

        l72t=b          语块变换的第一本体呈现

        l729            主辅变换

        l72a            主块内涵变换

        l72b            语块形态变换

 

本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很有特色,一、二级延伸封闭,三级延伸开放,二级延伸符号里的“\k=3”和“\k=5”颇有神秘色彩,而破解这神秘性的钥匙就是语块这一概念,所以 它是语块学习的好教材。

下面以三个小节进行论述,二级延伸概念的汉语说明在小节里给出。每小节的开始 都给出例句。这样的撰写方式本《全书》很少采用,但对本比较合适,就特殊一下吧。

 

7.2.1主辅变换l729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二级延伸概念的汉语说明:

        l729e2m         主辅变换的基本二分

        l729e21         主变辅

        l729e22         辅变主

 

——例句7.2.1:

当飞机从阳光明媚的高空飞出,穿过阴雨密布的乌云时,奥克兰,这座新西兰的“航船之城”便在我们乘坐的新西兰巨型航空客机机翼下展现开来,我们在新西兰的旅程由此开始了。

Auckland,New Zealand,the “City Sails”,spread out beneath the wings of our New Zealand Air Jumbo Jet as we flew out of high sunny skies through dark rain-filled clouds to begin days of adventure in New Zealand.

 

这是一个从英语译成汉语的大句,如果把大句的开头改成下面的形式:

飞机从阳光明媚的高空开始下落,穿过了阴雨密布的乌云,这时奥克兰,…

 

显然 这一改动没有改变该大句的内涵或意义,但原译与改译的大句形式结构却有了不小变化,原来的辅块现在变成了两个小句,小句里没有辅块。这就是说 在原译与改译之间存在着主辅变换,从原译到改译属于“辅变主l729e22”,从改译到原译属于“主变辅l729e21”。

    这里不妨引用一下前文的一个论断:英语语句可以呈现出高楼大厦的雄伟,汉语语句则主要呈现为四合院的精巧。这里的英语原文有点“高楼大厦”的意味,改译则加强了“四合院”的意味。汉英两种自然语言存在着大句句式的重大差异,两者之间的翻译一定要高度注意这一差异,因此 机器翻译必须引入大句句式转换的概念,而在许多情况下 句式转换是离不开主辅变换的。这是后话(见第三卷第五编——论机器翻译),这里不过是预说一句而已。

 

7.2.2主块内涵变换l72a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二级延伸概念的汉语说明

l72a\k=3        主块内涵变换的基本类型

        l72a\1          主块共享内容的安顿

        l72a\2          对象的主辅安顿

        l72a\3          内容的主辅安顿

 

——例句7.2.2-1(主块共享内容安顿)

    将百万之军,战比胜,攻必克,吾不如韩信。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张良。(《史记》:《高祖本纪》)。

这段文字是本《全书》的又一次引用,它是说明“主块共享内容安顿l72a\1”的绝妙典范,不熟悉或不喜欢文言文的读者或许觉得厌烦,那就请宽容一点,先看下文。

“例句7.2.2-1”是两个相互比较判断句jD00J=(DBC1+jD00+DB2)//(DB1+jD00+DBC2),相互比较的基本世界知识是:必有两个相互比较的对象(DB1和DB2),他们按照某一或某些特定内容进行比较,那特定内容必须为两对象所共享,否则相互比较的前提就被破坏了。在形式上 该特定内容可以依附于任一对象,但不必依附于两对象,否则就是多余的重复,这是第一点;但还有更重要的第二点,那就是 该特定内容可以脱离依附形态而独立出来,这是古汉语经常采用的语法形式,这种语法形式可充分展示“四合院”的精巧之美。

两广义对象语块存在共享性内容是一项非常重要的高层句类知识,除比较判断句之外 还有4种句类具有这一特性,它们是:1、关系句;2、交换句;3、替代句;4、双对象效应句。前3种句类属于广义作用句,属于广义效应句,最后一种属于两可句类。古汉语对共享性内容往往采取优先描述的语法手段,现代汉语依然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这一语言习惯,不过更多采取转变为参照之类的辅块形态,而较少采取古汉语的小句形态。在彼山的视野里 具有共享性内容的句类是基本句类中的一个特殊子类,该子类对其共享性内容的安顿是一项课题,不同自然语言的不同安顿方式是该课题的一项特定内容。延伸概念l72a\1的设置就是为该课题的未来研究提供一个平台。

 

——例句7.2.2-2(对象主辅安顿l72a\2)

八十年前中国共产党诞生之时,党员只有五十几人,

面对的是一个灾难深重的旧中国。

    (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had only some 50 members at its birth80 years ago,

and what it faced was a calamity-ridden old China.

 

“对象主辅安顿”也是一项彼山视野里的课题,本大句也采用了汉英语对照的方式,这有利于该课题要点的说明。

本大句由一个条件辅块和两个基本判断句的小句组成,第一小句的对象DB仅使用了“党员”这么一个词语,这“党员”属于那个“党”?在小句里没有明说,省略了;第二小句的对象DB使用了“面对的”这么一个短语(词组),面对的主体(对象)是谁?又省略了。看对应的英语 人家把这两处省略都补齐,前者是“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后者是“it =: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这个例句是一片知秋之叶,它充分展现了汉语和英语对于语块要素B(对象)的不同处理风格,这也是一项课题,命名“对象的主辅安顿”,延伸概念l72a\2的设置就是为该课题的未来研究提供一个平台。

本小节最后 给出如下的概念关联式:

    l72a\2 = l729——(l7-05)

    (对象的主辅安顿强交式关联于主辅变换)

 

——例句7.2.2-3(内容主辅安顿l72a\3)

澳大利亚的岛州塔斯马尼亚与澳洲大陆长久以来即被巴斯海峡所分隔,该岛自然风光优美,无与伦比;其生活方式悠闲自在,独具一格。

(塔斯马尼亚 王长河 译注 《英语世界》11/95)

 

    Tasmania Australia’s Island State,long isolated from mainland by Bass Strait,has dedeloped a unique relaxed lifestyle amidst unsurpassed natural grandeur.

 

这也是一个从英语译成汉语的大句,英语的大厦特征还谈不上壮观,但汉语的四合院特征却相当鲜明,译文漂亮,译者可谓深谙此道。

这个例句也是一片知秋之叶,它充分展现了汉语和英语对于语块要素C(内容)的不同处理风格,这也是一项课题,命名“内容的主辅安顿”,延伸概念l72a\3的设置是为该课题的未来研究提供一个平台。

本小节最后 给出如下的概念关联式:

    l72a\3 = l729——(l7-06)

    (内容的主辅安顿强交式关联于主辅变换)

 

7.2.3语块形态变换l72b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二级延伸概念的汉语说明:

    l72b:(\k=5;)

    l72b\k=5        语块形态变换的第二本体呈现

        l72b\1          多元逻辑组合形态

        l72b\2          基本句蜕形态

        l72b\3          从句形态

        l72b\4          违例格式形态

l72b\5          扩展逻辑组合形态

 

延伸概念l72b汉语命名叫“语块形态变换”,这“变换”二字不可省略,其再延伸概念的命名也应该如此,但这里全都省略了,这是需要首先交代一声的。这里的变换有两层含义,一是指:相对于自然语言原始形态的变换,二是指:这5种形态之间可有条件地相互变换。但是 这里的省略还有另一层意思,暗示“l72b\k=5”都是r强存在概念,上列命名实际上就是lr72b\k=5的汉语捆绑词语,这样的汉语命名方式过去曾经采用过。

下面给出两个比较特别的(但不加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l72b\1+l72b\2,jlv00e21,gwa3*8[2])——(l7-07)

    (多元逻辑组合形态和基本句蜕形态存在于汉语)

    ((l72b\k,jlv00e21,gwa3*8[1]),k=5)——(l7-08)

    (语块形态变换的第二本体呈现全部存在于英语)

 

这两个概念关联式全面揭示了汉英两种语言在语块形态方面的本质差异,从而也揭示了英语之高楼大厦特征和汉语之四合院特征的缘由。

这里需要对“基本句蜕”这个词语的含义加以说明,就英语而言,它专指所谓的非限定性动词短语,包括“to,ing,ed”三种形态;现代汉语则专指由“的”字构成的句蜕,包括要素句蜕和包装句蜕。

从句和违例格式这两种语块形态前文已有足够的交代,这里不必再说明了。扩展逻辑组合形态则用一个例句先给出一个初步印象,详论在第三卷第五编的《论机器翻译》里。

——例句7.2.3-5

Scientists often portray coral reefs as “rainforests of the oceans” for the reason that rainforests and coral reefs a re habitats of most species on land and in seas respectively.

科学家往往把珊瑚礁描绘为“海洋中的雨林”,原因是:雨林是陆地上大多数物种的产地,而珊瑚礁则是海洋中大多数物种的栖息地

英语里的“for the reason that”是实现扩展逻辑组合的方便语法工具,汉语缺乏这类工具。如果按照“汉语先次后主”原则 此大句的译文应该是:雨林是陆地上大多数物种的产地,而珊瑚礁则是海洋中大多数物种的栖息地,因此 科学家往往把珊瑚礁描绘为“海洋中的雨林”

 

结束语

本节采取的撰写方式在本《全书》里堪称独特,主要依托于例句进行说明。

语块变换这个术语的使用频度在HNC团队内部也一直不高,它被主辅变换这个术语抢了风头。现在我们知道 主辅变换只是语块变换的3项内容之一,另外两项过去一直没有给出一个合适的名称(正名),现在的正名也未必合适。但两者再延伸概念的汉语命名是比较到位的,要烦请读者不妨静下心来想一想。

二级延伸概念“主块内涵变换基本类型l72a\k=3”里的“\k=3”很值得读者玩味。三者的汉语说明非常到位,所使用的关键词:“主块、对象、内容、主辅”甚至“共享”和“安顿”都应该看作是彼山视野里的概念,强调一下这一点吧。

对二级延伸概念“语块形态变换第二本体呈现l72b\k=5”可作如上的类似描述,从略吧!这里仅补充这么一点:那是一片有待继续开垦的“处女地”,而且幅员广袤。

    上面使用了“有待继续开垦”的词语,这是因为 已有多位HNC拓荒者做过先行的探索。本《全书》有一系列撰写规则,其中之一是:拓荒者及其工作仅提及,而不仿照“参考文献”的方式加以列举,这一点需要在这里强调一下。

 

 

第二卷 第四编 第七章 3节 句类转换l73(363)

 

7.3-0句类转换l73的概念延伸结构结构表示式

        l73:(e2m;e2m\k=2,i\k=3;)

        l73e2m                句类转换的基本二分描述(句类内外转换)

        l73e21                句类内转换

        l73e22                句类外转换

         l73e2m\k=2             句类内外转换的第二本体呈现

         l73e2m\1               广义作用句的内外转换

         l73e2m\2               广义效应句的内外转换

        l73i                  特定句类转换

         l73i\k=3               特定句类转换的第二本体呈现

         l73i\1                 简明状态句转换

         l73i\2                 是否判断句转换

         l73i\3                 有无判断句转换

 

本节将以6个小节进行论述,在全部概念树的撰写中 这是最特殊的安排。为什么?将在本节的结束语里作呼应性说明。

本节的撰写方式也与众不同,以文字说明为主,不写概念关联式。个别小节的文字简明度可能达于极致。

有些小节将安排分节,分节里给出再延伸概念结构表示式。

前文曾多次提及 不同自然语言各有自己的句类偏好,对汉英两种语言给出过一些示例性说明,这是非常重要的语言世界知识,本节将有所呼应。显然 这是一大片有待开垦的“处女地”,本节不过是一个起步而已,因此 再延伸概念的延伸结构表示式都采取开放形态。

最后要指出两点:(1)本株概念树的HNC拓荒者已经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2)本节讨论的句类只涉及基本句类,不涉及混合句类。

 

7.3.1句类内外转换l73e2m的世界知识

    句类内外转换里的“内外”是以句类之二分描述——广义作用句与广义效应句——为参照来划分的,在两者各自内部进行的转换叫句类内转换,在两者之间进行的转换叫句类外转换。这是彼山视野里的必然景象。据此就不难写出相应的概念关联式了,实际上就是“l73e2m”的定义式,本小节从略。

 

7.3.2广义作用句内外转换l73e2m\1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显然需要以两个分节来进行论述。

   

7.3.2-1 广义作用句内转换l73e21\1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广义作用句内转换l73e21\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3e21\1:*(t=b,i;)

        l73e21\1*t=b          广义作用句内转换的第一本体呈现

        l73e21\1*9            作用句内转换

        l73e21\1*a            转移句内转换

        l73e21\1*b            关系句内转换

        l73e21\1*i            判断句内转换

 

这里只描述了广义作用概念4环节各自的内部句类转换,难道在这4环节之间就不存在相互转换么?当然不是,被安排在外转换的辖域了。

广义作用概念的4环节分别用符号“t=b”和“i”来表示,不使用符号“\k=4”把四者统起来。为什么?这也是一个问题。不过 这已属于彼山景象里的ABC,就不必回答了。

上列再延伸概念汉语说明里都使用了“句内转换”的字组,它是“句的内部转换”的简化,此简化形态会与上文之间产生组合歧义。交代了这个细节,就可以进入广义作用句4种内部转换的分别说了。

 

——关于作用句内转换l73e21\1*9

    在全部57种基本句类中 作用句占有15种,这个15种分类很见功力,一竿子插到了底,但不便于本课题的思考。其实 这个15类是上一层级5类的派生,这就是说 在15类划分之上还有一个5类划分,那是一个依托于“作用0”(那是全部94片抽象概念林的第一号)5株概念树[*01]的划分。“一竿子插到底”是一种思考模式,是一种“只看结果,不理过程”的思考模式。本课题的思考不能这么做,一定要首先立足于“5”,而后再去兼顾“15”。如果光想着“15”,甚至死抱着“15”一个个想下来,那就叫死脑筋,死脑筋的对立面叫灵巧思维。上述“先立足,再兼顾”就是一种灵巧思维,而“死抱着”就是死脑筋的典型表现。灵巧思维是句类分析、语境分析和语言记忆的灵魂,是歼灭语言流寇、决胜语言劲敌的法宝。不过 当下死脑筋很受宠,也许还要继续受宠50-100年。语言流寇和语言劲敌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佩带在它们身上的护身符,那护身符的正式名称前文曾多次暗示过,这里起一个绰号吧——死脑筋。

这是第二次提到灵巧思维[*02]了,后文(撰写过程意义下的后文)将继续这么做,一直这么“零敲碎打”么?很可能这样。“零敲碎打”在形式上属于点说,但一系列触及要害的点说就可以形成开放式的体说。积点成线,积线成面,积面成体,这“三积三成”是王国维先生“三境界”说的HNC表述:积点成线对应于“望尽天涯路”的第一境界;积线成面对应于“消得人憔悴”的第二境界;积面成体对应于“蓦然回首”的第三境界。但是 现代著作的某些系统性论述形式上是面说甚至是体说,但始终未触及要害,那样的系统性是假货,不是真货。就语言信息处理来说 如果不知道区分语言劲敌和语言流寇,对劲敌和流寇的基本状态和基本特性若明若暗,甚至连劲敌和流寇的“番号”都没有搞明白,那样的“系统性”怎么可能是面说或体说的真货?而没有关于语言劲敌和语言流寇的实质性体说 能赢得语言信息处理战役的实质性胜利么?

这段话写在这里是由于下面各小节都需要与本小节类似的灵巧思维,同时也是由于本卷快接近尾声了,需要为第三卷的撰写多搞一点预说,这种预说方式的效果笔者并没有把握,也算是一种探索吧。

回到“作用句内转换”的话题,但还是需要先写一点形而上式的话语进行过渡。立足于“5”是什么意思?(1)要熟知“5=(1,4)”景象[*03],简记为“景象1-1”;(2)要熟知“4=(2,2)”景象[*04],简记为“景象1-2”;(3)要熟知“‘,2’=(1+1)”景象[*05],简记为“景象1-3”。兼顾“15”是什么意思呢?(1)要熟知“1,”的三分景象[*06],简记为“景象2-1”;(2)要熟知“2,”和“1+”的三分景象[*07],简记为“景象2-2”;(3)要熟知“+1”的二分景象[*08],简记为“景象3-3”,这6个景象的具体叙述见相应的注释。这里说的景象是彼山景象的省略,因为 站在自然语言的任何一座此山上 都很难仰视到如此全面的景象。

上面的描述方式如同“天书”,但笔者希望 这种描述方式能够逐步改进,最后形成一种特殊形态的HNC语言。这种HNC语言便于体现或展示灵巧思维,没有它 HNC理论就很难与未来的语言超人设计者进行沟通,大家一起想办法吧,这里算是第一次试验。

现在正式回到“作用句内转换”的话题:

“景象1-1”表明:作用句可以分为两大类:共相作用句和殊相作用句,两者之间相互转换。这一句类转换景象实质上是所有共相句类和殊相句类之间的共性,是一切句类转换的现象的总根源。

“景象1-2”表明:承受-反应句和免除-约束句之间不可相互转换。这一不可转换性类似于重力作用下之铅垂与水平方向之间的不可转换。

“景象1-3”表明:免除句和约束句之间相互转换。这一可转换性是关于三种文明标杆立论的基本依据,为西方文明与中华文明之间的可融合性提供了一种佐证。本《全书》针对民主(自由)和专制(约束)写下了许多奇特的话语,其基本依据也在于此。

“景象2-1”是对“景象1-1”的呼应,如果说“景象1-1”为句类转换提供了途径或指向,那么 “景象2-1”则为句类转换提供了工具,那工具就是块扩作用句X03J,它共相作用句的最高形态。这就是说 所有殊相作用句描述的东西也可以通过X03J加以描述。这个X03J是“景象2-1”的焦点,其语言学意义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它第一次揭示了“主谓宾”的双存在现象,而传统语法学只说到双宾语现象,回避了双主语和双谓语的问题。“主谓宾”双存在是语句的一项根本特性,可以呈现为多种形态,这是后话。HNC据此引入了块扩和块扩句类这一对极为重要的概念或术语,进而引入了(EpK,ErK)和(EpJ,ErJ)的概念和术语。块扩作用句是HNC引入的第一号块扩句类。

块扩句类是降伏劲敌A和劲敌B的法宝之一。虽然块扩语句出现的频度不大(大约仅占语句的3%左右),但它一旦出现 就一定呈现为复杂语句。一切传统语言信息处理方案在复杂语句面前总是显得束手无策,并败下阵来。但在块扩语句这一特定情况 句类分析则可以轻松地一展“探囊取物”的身手。可惜 以往的HNC论述未能及早指出这一要点。

2)前文论述过自然语言进化历程4阶段的三次质变[*09],第三次质变的对应形态(B,C,E,A)实际上还有一个从低级形态到高级形态的演进过程,高级形态的标志就是块扩作用句的出现。此说请当作姑妄言之,因为这需要专家的训诂。

“景象2-2”首先是一道“防波堤”,用于防止句类辨认的“非此即彼”思维。这里的“非此即彼”既是指作用句内外转换之间,又是指作用句与广义效应句之间。“景象2-2”明确昭示 承受句是作用句与广义效应句的混合体,主动承受句属于作用句,另两种承受句(被动和一般)则属于广义效应句。这一区分十分重要,三者句类表示式的语块符号带有清晰的区分标记。

“景象2-2”又是一块指路牌,其3项指示的第一项是:作用句可以用被动或一般承受句来表述,这是句类转换的第一景象。该景象在不同语种有不同的形态展现,例如 英语优先于被动句式,而汉语则优先于被动或一般承受句。这就提出了“不同语种句类偏好”的课题,该课题的基础性研究一定要从“景象2-2”入手。

“景象2-3”是最纯粹的作用句内转换,同时它又是“不同语种句类偏好”和文明特征的指示牌,这个课题尚未进行任何探索。

    “关于作用句内转换”就写这些吧,话语的形而上味道太浓,只好说一声对不起了。

 

——关于转移句内转换l73e21\1*a

转移句在全部57种基本句类中占有17种,上面关于“一竿子插到了底”的论述、关于共相和和殊相句类的论述、关于“在15类(这里是17)划分之上还有一个5类划分”的论述、关于景象的层级性分类描述 在这里都可以“如法炮制”,这些描述将统称“4项描述”。转移句内转换的“4项描述”要繁琐一些,但并不存在特殊困难,这就留给后来者了。下面仅作几点关键性说明。

1)转移句是语块4要素(B,C,E,A)天然齐备的唯一句类,是4主块语句的典型代表。它是语法学发现双宾语现象的源头,也是HNC发现块扩现象的重要源头之一。信息转移句的内容块(T3C)一定要块扩,而物转移句的内容块(T2C)不具有这一特性,这是一项先验理性的推断,而不是经验理性的推断。“主块是句类的函数”这一关键性论断在这里得到了最鲜活的印证,对该论断感到困惑的朋友请从这里入手思考吧。

2)上文说到:“(B,C,E,A)实际上还有一个从低级形态到高级形态的演进过程,高级形态的标志就是块扩作用句的出现。”这里补充一句,低级形态就是指块扩信息转移句。

3)转移句句类表示式中GBK1里的要素不仅有要素A的形态,还有B1的形态,B1等同于A,这一主块表示方式是为了关系句接轨。

    (4)凡句类表示式之GBK1不含要素A//B1的语句都属于广义效应句,这是一项统一规定。

    (5)转移句内转换在不同语种之间的差异性可能远大于作用句内转换,汉英两种语言对传输句的处理方式就截然不同,汉语似乎默认《理论》里的“轮流坐庄”说,而英语似乎并不买这个帐。这个课题比较有趣,有待研究。

 

——关于关系句内转换l73e21\1*a

关系句在全部57种基本句类中仅占有4种。“4项描述”一下子完全失去了效用,为什么出现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呢?这需要回顾一下HNC关于作用效应链的基本论述:“…作用效应链反映一切事物的最大共性,作用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内部和相互之间,作用必然产生某种效应。在达到最终效应之前 必然伴随着某种过程或转移;在达到最终效应之后 必然出现新的关系或状态。过程、转移、关系和状态也是效应的一种表现形式。…”(《定理》p139)。请注意 这里把“过程或转移”和“关系或状态”都当做作用效应链运作的一种伴随现象,而且也是一种效应。不过“过程或转移”属于前伴随,而“关系或状态”属于后伴随。正是这“前”与“后”的变动导致了“4项描述”完全失去效用的突变。“前”与“后”的变动有时就是一种质变,这里的伴随前后正是如此。因此 在灵巧思维的视野里 这里的突变不过是作用效应链内在本质的一种呈现而已。

关系描述的本质特征之一在于双向性和单向性,这一特征构成了关系句句类描述的基础,其HNC符号是409e2m。从这个符号可以清楚地看到 双向性和单向性是关系“共相概念树40”的一项二级延伸概念,为什么此项延伸概念所表达的概念居于如此显赫的地位呢?因为关系句具有下表所示的两项非寻常特性。

 

            表:关系句的基本特性

                      主块数量          RC特性

双向关系句      (最少2,最多3)      块扩

  单向关系句      (最少3,最多4)      块扩

 

“表:关系句的基本特性”清楚地回答了为什么“关系句在全部57种基本句类中仅占有4种”这个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题。

那么 关系句是否就不存在内转换呢?非也。“关系4”这片概念林拥有7株殊相概念树,其内转换仅限于在各殊相概念树之间进行,这是关系句内转换的独特性。关系句之句类代码的数字下标搞得比较特别,与关系句的这一独特性是有关联的,这里就这么提一下吧。

最后说几句闲话,在《全书》现稿(不拟改动)里 延伸概念409e2m放在“关系40第二类基本特性40α=b”里来描述,那里的“关系40第二类基本特性”对应于现在的“关系40第一本体全呈现”。笔者最初并不想使用本体之类的哲学术语,近年发现西方语言学界在滥用一气,所以也就放弃最初的想法了。这这里的个案来说 “第一本体全呈现”虽然显得比“第二类基本特性”要严肃得多,但“不拟改动”的决定依然不变,因为 探索过程的轨迹有时比探索结果更有启示意义。

 

——关于判断句内转换l73e21\1*i

读者不妨回忆一下 HNC是把判断与基本判断严加区别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里不妨做再一次的陈述。

判断乃是指联系于概念子范畴——思维8——的“判断”,基本判断则是联系概念子范畴——基本逻辑jl——的“判断”。人们习用的术语——判断——实际上是带引号的“判断”,它包括判断和基本判断。但是 思维8属于广义作用,基本逻辑jl属于广义效应,判断句与基本判断句分别属于广义作用句和广义效应句。这两大句类群具有截然不同的语句特征[*10],这是一种彼山景象,是彼山景象里最蔚为壮观的景象之一。

这个开场白试图代替一项解释,为什么广义作用句内转换不采用符号“l73e21\1k=4”,而采用“l73e21\1:(*t=b,i,;)”的特殊形态。

判断句在全部57种基本句类中仅占有3个:一般判断句D0J、块扩判断句DJ和简明判断句D1J&D2J。前两者属于广义作用句,后者属于广义效应句。判断句内转换的“内”实际上是违规的,因为它特指广义作用判断句(D0J&DJ)向简明判断句(D1J&D2J)的转换。

“思维8”这个子范畴包括5片概念林(共相1片、殊相4片)和20株概念树(共相5株、殊相15株)。如此色彩斑斓的思维景象在判断句的句类代码中却一视同仁,未加区别。这与作用效应链各概念林-概念树的处理方式截然不同,为什么?从语言学的视野来说 这关涉到客体(对象、内容、作用者B&C&A)和主体(描述者DA而非作用者A)的问题,作用效应链是对客体的描述,思维是对主体的描述;从哲学的视野来说 这关涉到“一与异”的问题,思维属于“一”,而作用效应链属于“异”。因此 HNC对作用效应链和思维分别采取了不同的句类表示方式,对作用效应链采取了“异”方式,对思维采取了“一”方式。关于“一与异”的经典论述,也许佛家的“三法印”说是最好的神学与哲学阐释。

D0J&DJ)向(D1J&D2J)的转换是语言世界里最有开发价值的沃土,亟待展开。因为(D1J&D2J)是语言面具性最强的句类,它往往显得比面具性次强的基本判断句(jDJ&jD1J)更富于哲理。

 

7.3.2-2广义作用句外转换l73e22\1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广义作用句外转换l73e22\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3e22\1:(*t=a,i,;)

    l73e22\1*t=a          广义作用句外转换的第一本体呈现

    l73e22\1*9            主体基元概念不同作用环节之间的交织性呈现

    l73e22\1*a            主体基元概念作用与效应环节之间的交织性作用呈现

    l73e22\1*i            作用句的效应型表达

 

广义作用句外转换l73e22\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采取了一级延伸的开放形态,从给出的汉语说明可见 思维或判断句未纳入考虑之内。在HNC理论的探索历程中 对于主体基元概念、语境基元概念、思维概念、基本概念和逻辑概念之间交织性呈现的梳理 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过多次重整或反复。最突出的案例就是关于混合句类的提法,《理论》与《定理》是不一致的。所谓混合句类 就是指广义作用效应链不同环节之间的交织性呈现,而句类转换不过是该交织性呈现的最简约形态。《理论》和《定理》都没有把这个要点说清楚,两者都仅在形式上追求混合句类齐备性方面的描述,而忽视了其透彻性方面的思考。这一根本缺陷的弥补是在语言理解基因[*12]的概念彻底明确以后才打开了一条阳光大道,那就是各种类型概念关联式的全方位展示。概念之间的交织性呈现必须以概念关联式为基本依托来进行描述,但这不等于说 概念关联式可以包揽一切,语言脑奥妙的描述还需要另外的工具,语言超人语言脑的描述更需要这样的工具,近年流行的名称叫平台,本节所给出的各种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就属于这类平台,l73e22\1:(*t=a,i,;)则是一种开放式的平台,是为思维概念的介入预留的位子。

下面不像上一小节那样 依次进行“——关于…”方面的撰写了,仅就广义作用句外转换之两项延伸概念所体现的思路进行说明。

“广义作用句外转换第一本体呈现l73e22\1*t=a”所体现的思路包含两个要点。一是把思维隔离在广义作用之外,仅考虑主体基元概念;二是在主体基元概念的框架里进行广义作用与广义效应的二分。这两项思考背后的推手是这样一种思考:句类或句类代码需要自动辨认,不能想象语言脑里存在一个庞大的句类代码知识库,这种自动辨认的基础或激活要素是语境,是由若干“关键词”之特定组合所激活的语境,而绝不仅仅是捆绑于词语的语法或语义知识。这种句类代码的自动辨认能力是人类语言脑必然具有的一种天赋能力,也是未来语言超人必须具备的一种能力,因而 它必然是未来微超研究的核心课题或攻坚项目之一。延伸概念l73e22\1*t=a为这种能力的培育提供了下述思考工具:

l73e22\1*9    必然之必然的广义作用句,

l73e22\1*a    可能之必然的广义作用句

   

    这里的“必然之必然”是指主体基元概念里3类作用型概念之间的相互交织,这一交织的结果必然是广义作用句,故名之“必然之必然”;“可能之必然”是指主体基元概念里作用型概念与效应型概念之间的相互交织,其结果可能是广义作用句,也可能是广义效应句,但约定l73e22\1*a仅包含前者,故名之“可能的必然”。

HNC语言知识库的多年建设一直未能摆脱仅由动词提供句类代码的“一竿子”思维,句类分析算法设计者的状态更不待言,这与传统语言学之巨大惯性力量的影响不无关联,笔者也曾是这种“一竿子”思维的追随者和实践者。醒悟之后发出过多次呼吁,虽然音量很大,但音质不高甚至很差,故其实际效果几乎为零。借这个机会 笔者仅向HNC团队深致歉意。

“一竿子”思维向灵巧思维的转变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多专家一辈子都在“一竿子”思维的圈子里悠然自得,何况常人?但这绝不等于说 语言超人就不可能具备灵巧思维。本《全书》的撰写过程一直致力于为语超灵巧思维的培育提供素材或土壤,本节不过是正式亮旗而已。延伸概念l73e22\1*t=a的设置是一个突出的范例,所以 上面就把关于“一竿子”思维(学名叫“线性思维”)的“刻薄”话语放在这里说出来了。

“广义作用句外转换第一本体呈现l73e22\1*t=a”所描述的是一种彼山景象,“作用句的效应型表达l73e22\1*i”就不同了,它不是彼山景象,而是英汉两种自然语言的此山景象。汉语可以说“玻璃窗打碎了”以替代“玻璃窗被打碎了”,英语绝不允许。HNC把这一此山景象名之“作用句的效应型表达”。这景象是汉语灵巧性的典型呈现之一,但不必说它就是英语“一竿子”特征的呈现。汉英两种语言之灵巧//“一竿子”特征集中凸现在语句的格式和样式特征里,英语广义作用句的主体结构只允许使用基本格式,而不能像汉语那样 既可以使用基本格式,也可以使用规范格式和违例格式。但是 广义效应句的样式转换却呈现出恰恰相反的景象。这个话题很重要,所以这里再絮叨了一遍。

总之 请记住该话题所反映的此山景象吧,并应烂熟于心,因为其意义非凡。至于“作用句的效应型表达l73e22\1*i”所反映的此山景象不过是汉语的一小块“自留地”,过度用心并无必要。

 

7.3.3广义效应句内外转换l73e2m\2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也用两个分节进行论述。

 

7.3.3-1广义效应句内转换l73e21\2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广义效应句内转换l73e21\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3e21\2:*(t=b;)

    l73e21\2*t=b          广义效应句内转换的第一本体呈现

    l73e21\2*9            过程句内转换

    l73e21\2*a            效应句内转换

    l73e21\2*b            状态句内转换

 

广义效应句内转换有两项非常突出的内容:一是广义效应语句主块数量的“2-3”转换;二是广义效应句主块位置的换位转换(样式转换)。在所有涉及基本句类的HNC论述(包括附录)中 都在不同程度上列举了句类表示式,其中广义效应句的句类表示式都隐含了这两项极为重要的内容,但似乎都没有予以明确表述。

广义效应句的“2-3”转换是指:过程句、效应句和状态句既可以采用带特征块的3主块的形态,也可以采用带特征块的2主块形态。前者被命名为一般广义效应句,后者被命名为基本广义效应句。但这个命名在实际使用中并没有被严格遵循,造成了一定混乱。其根源是什么?这值得一说,那就是HNC虽然早就意识到了共相概念树的特殊地位,但不够透彻。

一般的换位转换是指主块之间相互交换位置的语句现象,该现象对于广义作用句和广义效应句呈现为完全不同的景象,HNC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同样不够透彻。因此 HNC未能在引入格式概念或术语的同时 引入样式的概念或术语。这是HNC探索过程最为遗憾的事件之一。

延伸概念“广义效应句内转换之第一本体呈现l73e21\2*t=b”所描述的是纯粹的彼山景象,HNC曾对该景象给出过下面的约定:过程句的对象PB限于抽象概念;状态句的对象SB限于具体概念;效应句的对象YB两可。该约定实际上是笔者的一项建议,但并未深思,留待将来去探索吧。

广义效应句内转换l73e21\2当然存在一些形而下的课题,素描句是其中的突出个案,不放在这里讨论,“表示式l73e21\2:*(t=b;)”也不在一级延伸概念里预留位子。

 

7.3.3-2广义效应句外转换l73e22\2的世界知识

先给出广义效应句外转换l73e22\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3e22\2:*(t=a;)

    l73e22\2*t=a          广义效应句外转换的第一本体呈现

        l73e22\2*9            主体基元概念不同效应环节之间的交织性呈现

        l73e22\2*a            主体基元概念作用与效应环节之间的交织性效应呈现

 

仿照7.3.2-2分节 l73e22\2*t=a另有下面的汉语说明。

l73e22\2*9    必然之必然的广义效应句,

l73e22\2*a    可能之必然的广义效应句

 

    将(7.3.3-m,m=1-2)与(7.3.2-m,m=1-2)两相比较可知,两者之间的差异仅在于一个延伸项符号“,i,”的有无,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答案就在下面的3小节里。

 

7.3.4特定句类转换l73i的世界知识

特定句类转换曾用名无条件句类转换,笔者最早的表述是:任何句类都可以转换成是否判断句;任何句类都可以转换成有无判断句;任何句类都可以转换成简明状态句。这是典型的形而上话语,“无条件”的修饰词就这么跟上来了。但这个“无条件”实际上带有一种对传统语言学惯性(如“任何语言规则都有例外”之类)的不屑情绪,有违传统中华文明的中庸之道,故这里正式更名为特定句类转换。但将原讲述的顺序作了调整,把第三句前移到第一句,这是为了与前述“语句进化论”相适配。

延伸概念“特定句类转换的第二本体呈现l73i\k=3”是“二生三”命题的光辉范例,故下面以两个小节分别进行论述。

 

7.3.5简明状态句转换l73i\1的世界知识

简明状态句S04J是全部57组基本句类中的殿后者——编号57,在语句进化论的视野看来 这殿后的句类才是语句的最初祖先,是语句的“亚当和夏娃”,是语句进化历程第一次突变(共三次)所演化出来的原始(B,C)型语句。古汉语或文言文大量使用简明状态句,现代汉语或白话文也依然如此。但简明状态句不符合英语的句法规范,所以英语很少使用[*13]。19世纪的比较语言学家似乎没有观察到这一语言现象,否则 那很可能成为“孤立语是最落后语言”论断的有力证据之一,从而可以为语言学史又增添一段趣话。

前文在论及语块构成时 提出过要素和附素的概念或术语,两者都是语块的主角,传统语言学所说的修饰语则仅充当语块的配角。但是 这两种角色注定不能相互转换么?配角就不能翻转身来充当一下主角么?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这就是HNC设置简明状态句并予以殿后之特殊地位的缘由了。

任何语句中任一语块的任一修饰语都可以或可能被强调,口语和书面语都拥有各种各样的强调方式(如重读或加副词),但汉语有一种特殊的强调方式,那就是把被强调的修饰语独立构成一个语块,同时把原语句的其他全部内容打包成另一个语块,从而把原语句转换成一个无特征块的两主块语句,其句类表示式是:

    S04J = (S04B+S04C)//(S04C+S04B)

这个S04J被HNC命名为简明状态句。语块符号S04B和S04C可能是第一次出现,其实早该使用了。这是笔者不拘小节之恶习所造成的恶果之一,请原谅。

任何语句都可以转换成简明状态句么?是的,包括广义作用句。这就是延伸概念l73i\1所要传达的一项语言世界知识或彼山的景象之一。有人问:没有修饰语的语句如何转换呢?这一提问似乎很高明,但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反问加以消解,一个独立的语句可以没有要素B和C(内容)么?两者不能充当修饰语或互相修饰么?“一竿子”思维才会犯难。

依据汉语的“先次后主”原则,汉语简明状态句应优先采用

    S041J = S04B+S04C

的样式,但S042J = S04C+S04B的样式[*14]不可排除。

《楚辞》的《渔父》里有4句典型的S041J,录如下,供读者联想。

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沧浪之水浊兮,可以…。

 

7.3.6基本判断句转换l73i~\1的世界知识

延伸概念l73i~\1就是对“任何句类都可以转换成是否判断句;任何句类都可以转换成有无判断句;”这两句话的符号表示,前句符号化为l73i\2,另名“是否判断句转换”;后句符号化为l73i\3,另名“有无判断句转换”。两者统称基本判断句转换,实质上也是“无条件”的,但不必渲染,理由已如上述。

上小节说到 简明状态句是“语句进化历程第一次突变(共三次)所演化出来的原始(B,C)型语句”,这里可以说 基本判断句是语句进化历程第二次突变所演化出来的原始(B,C,E)型语句。那么 基本判断句的两个子类(是否判断句和有无判断句)是否存在一个出现先后的顺序问题呢?HNC无意于这一问题的探讨,虽然它十分有趣。

特定句类转换的形而上描述大体如上。一言以蔽之 可名之“语句的返祖现象”,因为简明判断句和基本判断句分别是语句进化历程前两次突变所演化出来的原始句类。对于这一论断 “一竿子”思维一定会要求拿去证据来,否则就是伪命题,但灵巧思维不这么看。

由于简明判断句似乎是汉语的特殊嗜好(“专利”?),而基本判断句则任何自然语言都大量使用。这就使得特定句类转换的此山景象特别显得“江山如此多娇”,汉语的“{…}是…的”句型和英语的“It is…that…”句型也许可以看作是是否判断句转换l73i\2里最绚丽的此山景象吧,所以 HNC特别为现代汉语的“的”字配置了一个便于激活l73i\2联想的义项[*15]。

 

结束语

本株概念树的设置是讲解平衡原则的好教材之一。在语习逻辑这个“子范畴f”的概念林“句式f4”里 设置了概念树“陈述句式f41”,其“第二本体陈述里f41\k=5”里的一级延伸概念“转换性句式f41\2”与本株概念树“句类转换l73”相对应。句类和句式都是传统语言学原有的术语,但两者被HNC赋予了新的含义或定义,并在此基础上对两者进行了体说,而体说离不开形而上。

形而上者 灵巧也,专著于彼山景象者也;形而下者 “一竿子”也,专著于此山景象者也。这是两种思维模式和两种景象,两者需要“接轨”,这无庸置疑。但当下处于一个“一竿子”狂澜的特殊时期,故本节的撰写方式比较特别,着重于灵巧与彼山的描述,难免对“一竿子”和此山于无意之间有所冒犯,故这里预致歉意。

 

[*01] 概念林“作用0”5株概念的符号是:00-04,00是作用的共相概念树;01-04是作用的殊相概念树,但初期论述未使用这些概念或术语,本《全书》将保持初期论述形态,不作文字的统一整理,以见证理论探索的曲折与艰辛。这些话应该写在《全书》的前言或后记里,但此类需要交代的文字实在太多了,故决定采取集中说明和分散交代两种相互配合的方式。初衷是为了方便读者,但实际上可能只是方便了自己,而给读者带来了麻烦。

[*02] 第一次提及见“多元逻辑组合l45”节([240-45])的结束语。

[*03] “5=(1,4)”景象(“景象1-1”)里的“1,”表示作用;“,4”综合表示承受、反应、免除和约束。前者对应于作用概念林的共相概念树,后者对应于该概念林的4株殊相概念树。这是个关于作用描述的共相-殊相两分观 笔者在《理论》和《定理》里都没有交代清楚,是一项重大失误,造成了后来在作用句句类代码排序方面的混乱。

[*04] “4=(2,2)”景象(“景象1-2”)里的“2,”表示承受-反应;“,2”表示免除-约束。前者是作用效应链最基本、最直接的呈现;后者是基本作用的两种特殊形态。这是关于作用殊相呈现的又一两分观,对应于概念空间的纵-横两分。

[*05] “‘,2’=(1+1)”景象(“景象1-3”)里的“1+”表示免除;“+1”表示约束;“+”表示两者可以交换。但HNC选择了“免除”当老三,“约束”当老四(殿后),为什么?这不是随意的安排,它兼顾了西方文明和中华文明各自的未来历史地位。“免除”者 自由之源也;“约束”者 仁之源也。此说 在当今不过是一个梦呓式的大笑话,本《全书》的论述丝毫改变不了这一态势,但50-100年后未必如此。

[*06] “1,”的三分景象(“景象2-1”)是指共相作用句拥有以下3种句类代码:

XJ = A+X+B;X0J = X0A+X0+X0B;X03J = X03A+X03+X03BC

三者分别对应于“概念林0”、“概念树00”和“一级延伸概念003”,其汉语命名依次是作用句、基本作用句和块扩作用句。

共相作用句之3种句类代码的诞生过程比较复杂,X0J是最后加进去的。《理论》里着重论述XJ,其中关于B = XB+YB+YC的论述虽然非常到位,但并不适用于X0J。这是一个深层次的理论问题,关系到语境分析,迄今尚未正式予以论述。

[*07]“2,”和“1+”的三分景象(“景象2-2”)是指承受和免除都被直接赋予了“m”形态的一级延伸,反应则通过承受之一级延伸概念“01t=a”被间接赋予了这一特性。故三者的句类表示式都给出了主动、被动和一般的共相区分,但又各有差异。

[*08] “+1”的二分景象(“景象2-3”)是指约束具有“e2m”形态的一级延伸概念,即内约束和外约束。前者属于伦理范畴,后者属于法律范畴。传统中华文明强调前者,西方文明则强调后者。

[*09]关于自然语言进化历程三次质变的论述见

[*10]关于广义作用句与广义效应句之间语句特征基本差异的论述见

[*11] 三法印的具体陈述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前两句讲的是“异”,第三句讲的是“一”。

[*12] 语言理解基因是本《全书》第三卷第三编的副标题,已预说过多次。第一次在…,最近的一次在…

[*13] 英语简明状态句不会独立出现,其生存的语言生态非常有趣,将在句式的大句论题里进行说明(见第三卷第二编)。

[*14] 简明状态句的两种样式似乎是在《面向汉英机器翻译的语义块构成变换》(李颖等著)的附录2中第一次出现的,但遗憾的是 该专著的书名未能同步做到另一个第一,就是把书名里的“义”字去掉。

[*15] 该义项的HNC符号表示首见于…,详细说明见…

 

 

第二卷 第四编 第七章 4节 GBK交织l74(364)

 

7.4-0 GBK交织l74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74:(e2m;e21:(\k=2,γ=3),e22:(\k=2,7),;)

        l74e2m          GBK交织的基本二分(GBK融合与分离)

        l74e21          GBK融合

         l74e21\k=2       GBK融合的第二本体呈现

         l74e21\1         句蜕嵌套(嵌套句蜕)

         l74e21\2         句蜕变异(变异句蜕)

         l74e21γ=3       GBK融合的混合型本体呈现

         l74e219          GBK之间的整体性融合

         l74e21a          GBK之间的局部性融合

         l74e21b          GBK与fK之间的融合

        l74e22          GBK分离

         l74e22\k=4       GBK分离的第二本体呈现

         l74e22\1         全句共享

         l74e22\2         跨块共享

         l74e22\3         单块共享

         l74e22\4         块素共享

         l74e227          语习型分离

 

本节的撰写方式与上一节有所不同,将部分恢复本《全书》的主流方式。

语块有特征块EK和广义对象块GBK的二分,两类语块各有自己的交织性特征,交织又有融合与分离的基本二分,这些就是语块的基本彼山景象

特征块的交织景象分别由两株概念树来描述,融合由“特征块复合构成l63”承担;分离由“附素分离l71”承担。广义对象块GBK的交织景象由本概念树来承担,但并未赋予它“独家承包”的特权,这在“附素分离l71”里已有所交代。

上述3株概念树都涉及融合与分离的概念,此概念对乃是这3株概念树的灵魂,但已论述的两株却没有给出相应的概念关联式,这里一起给出吧。

    l74e2m := 39e2m——(l7-09)

    (GBK融合与分离对应于效应的聚与散)

        l63 := 39e21 ——(l6-01)

        (特征块复合构成对应于效应的聚)

        l71 := 39e22——(l7-01)

        (附素分离对应于效应的散)

 

    下面以两个小节进行论述。

 

7.4.1 GBK融合l74e21的世界知识

前文多次说过英语语句的雄伟高楼大厦特征和汉语语句的精巧四合院特征,这个说法仅说出了英汉两种代表性自然语言形态特征的“其然”,而未说出“其所以然”。那么 “所以然”是什么?是:英语施行GBK融合的语法逻辑工具非常完备,而汉语却相当匮乏。“施行GBK融合的语法逻辑工具”被集中安置在3片概念林里,第一片是已经论述过的“块内集合逻辑l5”,另外两片是即将论述的“小综合逻辑l8”和“指代逻辑l9”。

这一段形而上话语是为了呼应一下本章引言里的一个大句:在抽象概念的全部94片概念林中,本片概念林是最特殊的,因为它没有直系捆绑词语。既然连直系捆绑词语都没有,为什么要设置相应的概念林?这个问题将在小结里回应。这里要说的是:“没有”说对于延伸概念“GBK融合l74e21”似乎不太适用,这就需要从权了。从权就意味着有例外,本概念树的若干延伸概念就属于例外

所谓的雄伟高楼大厦特征或精巧的四合院特征是一种形象说法。大厦特征的HNC符号表示就是l74e21,名之GBK融合,四合院特征的HNC符号表示就是l74e22,名之GBK分离。GBK融合用于描述句法结构复杂而难以处理的语句,下面给出一个不算太复杂的英汉对照示例:

and Plato,aware that the ethics of his time were being penetrated by a deeper principle which,within this context,could appear immedeately only as an as yet unsatisfied longing and hence only as a destructive force,was obliged,in order to counteract it,to seek the help of that very longing itself.

    EgK        was obligedto seek the help of

    ElK       (were being penetrated, (could appear immedeately))

              (嵌套句蜕l74e21\1

               to counteract(辅块句蜕)

    ElH       ,aware that(变异句蜕l74e21\2

 

柏拉图那时已意识到更深刻的原则正在突破而侵入希腊的伦理,这种原则还只能作为一种尚未实现的渴望,从而只能作为一种败坏的东西在希腊的伦理中直接出现。为谋对抗计,柏拉图不得不求助于这种渴望本身

 

在这个例句里 英语的高楼结构是靠着两套语法逻辑工具搭建起来的,第一套工具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嵌套句蜕;第二套工具是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变异句蜕,其HNC符号解释如下:

E+EH %= jlv11~0+EH => ,EH := ,aware that =: who was aware that

    这两套语法逻辑工具都是汉语所不具备的,汉语只好变“高楼”为“四合院”。译者的这项转换工作做得不错,英语以“only as an as”和“only as”为标记所描述的“景象RtC” 译文也十分到位,这里我们还看到了“GBK融合fK(l74e21b)”的现象。译文的唯一微疵是另加了一个句号,这一“加”破坏了原语句的整体语境,使后文“不得不”失去了依靠,所以 用逗号更合适一些。这一类型的句式转换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也是一个艺术问题,故使用了“高楼大厦”和“四合院”之类的词语。此类句式转换需要一个技术称呼,将分别名之“一多转换”和“多一转换”,合称“大小转换”(一个大句与一组小句之间的相互转换)。“一多转换”主要用于英译汉;“多一转换”主要用于汉译英。

有人喜欢用字词数量来描述复杂语句,那是指词语或words数量比较多(例如10个以上)的语句。这种说法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语句的“非常复杂而难以处理”并不在于词语的数量,也不在于语块的数量[*01],而在于包含多种形态句蜕之GBK的出现。这样的句蜕是雄伟高楼大厦的必要构件,精巧的四合院却不需要。这里的关键词是多种形态。其意义不仅是指3种基本形态句蜕的多次并列出现,更是指句蜕的嵌套或变异。上面英语例句的复杂性主要在于嵌套句蜕,也包括变异句蜕,那就是由“,aware that”所标记的句蜕,这个句蜕既属于劲敌B,也可以纳入劲敌C的深层省略[*03]。

英语擅长句蜕嵌套,这应该是日尔曼语族[*02]的共性,所以 黑格尔著作的英译本存在大量句蜕嵌套(包括多重嵌套)的复杂语句。汉语虽然缺乏句蜕嵌套的语法逻辑工具,但并非没有解套的语法手段,那手段就是“精巧四合院”式的小句。黑格尔著作的汉译一定要在解套方面下大功夫,尽量把那些高楼大厦结构的GBK转变成四合院结构的小句。否则 那译文一定会让读者难受。总之 在英语和汉语的互译中 “大小转换”是句式转换的核心课题之一,其意义或价值可以等同于格式转换[*04]。

现代汉语的句蜕变异或变异句蜕有两种基本类型,一种是正常的变异,另一种是不正常的变异。后者导源于英语的句蜕嵌套,是一种劣质的杂交产品。在商品化浪潮下 该怪胎文字曾泛滥于技术书籍的翻译市场。正常的变异句蜕主要表现为两种情况,一是要蜕标记符号“的”的省略;二是包蜕标记符号“的”的前移,这里就不来细说了。

关于延伸概念“GBK融合之第二本体呈现l74e21\k=2”就写这些,最后给出两个概念关联式:

    l74e21\1 = gwa3*8[1] ——(l7-10)

    (句蜕嵌套强交式关联于英语)

        (l74e21\2,l47,gwa3*8[2]) <= (l74e21\1,l47,gwa3*8)[1] ——(l7-11)

        (汉语的句蜕变异强交流式关联于英语的句蜕嵌套)

 

    下面对延伸概念“GBK融合之混合型本体呈现l74e21γ=3”作简要说明。

也许首先应该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本延伸概念只考虑(GBK,fK)两者的交织性,而置EK于不顾呢?回答是:不是不顾,而是已经在“特征块复合构成l63”和“句蜕(l42\k=3)”里给予了充分的表述,而(GBK,fK)之间的交织性反而成了“漏网之鱼”,需要补说。

为什么(GBK,fK)之间之交织性可以采取“γ=3”的后挂符号加以描述呢?虽然相应的汉语说明已给出了足够的阐释,但注释一下并不算多余。在形式上 可取“γ=2”,并定义两延伸概念分别代表自身(GBK//fK)之间和相互(GBK与fK)之间的交织性呈现,形式逻辑钟情于这种形式完美性,但内容逻辑不允许,因为GBK与fK不能等量齐观。因此 实际的“γ=3”设计给了GBK以特殊优待,让它独自享受两项,GBK与fK仅享受1项。

GBK融合之混合型本体呈现l74e21γ=3”的此山景象非同寻常,下面以三个表为基础予以简略描述。

 

表:GBK之间的整体性融合l74e219

          类型             意义                     基本景象

                   3主块句 => 2主块句        用于广义效应句(英汉通用)

             (同上,两语块简约成一个词语)   用于广义作用句(汉语专利)

                     转换成简明状态句         汉语专利

 

此表的一系列细节有待来者去考察。例如 类型Ⅰ与类型Ⅲ与句类转换有什么关系?又例如 汉语的许多vo类词语可以替代作用句的两个语块,“张三杀人了”和“张三自杀了”[*05]就是类型Ⅱ的例证,这岂不与广义作用句至少3主块之说相矛盾么?

 

表:GBK之间的局部性融合l74e21a

        类型             意义                       基本景象

                       共享B的融合           英语严谨,汉语模糊

                       共享C的融合           汉语略高于英语?

 

表:GBK与fK之间的融合l74e21b

        类型             意义                       基本景象

                    fK融入GBK                  英汉差异不大

                   GBK要素融入fK               汉语常见,英语罕见。

 

7.4.2 GBK分离l74e22的世界知识

    前文曾引用了一段带“”的《渔父》,这里把它补全,读者应该可以由此感受一下“GBK分离l74e22”的片段景象。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这段文字不仅是GBK分离的好教材,也是讲解汉语“四合院”之美的好教材,更是讲解小句之间共享特征的好教材。

GBK分离之第二本体呈现l74e22\k=4”的汉语说明显得非常奇怪,竟然用共享替代了分离。

 

结束语

 

小结

 

[*01] 这个说法当然需要以小句为前提,小句主块数量的极限值是4,辅块数量的极限值是7。即使出现了“4+7”的极限情况也不等于“非常复杂而难以处理”。

[*02] 日尔曼语族是欧洲的三大语族之一,也叫哥特语,包括现在的英语、德语、荷兰语以及北欧的瑞典语、丹麦语和挪威语。另外两大语族的名称是罗曼语族和斯拉夫语族。

[*03] “,aware that”所标记的句蜕实际上是“who was aware that”这一典型英语要蜕(从句)的省略形态,这样的省略属于HNC定义的深层省略。

[*04] 大小转换和格式转换是句式转换里两个特别重要的概念,详见本《全书》第三卷第五编——论机器翻译。

[*05] “杀人”和“自杀”都属于“内容逻辑基元(串联的第一本体表现)l42t=b”的“vo结构l429”。《现汉》对两者区别对待,后者收录为词,前者不予收录,但又收录了“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眨眼”、“杀人灭口”、“杀人如麻”、“杀人越货”和“借刀杀人”等5、4字词。这并非个别现象,可以一直不问一声“为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