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C理论全书》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块内组合逻辑l4

 

 

引言

标记小结里说:本编前4章所论述的语法逻辑将统称块间基本语法逻辑,这里可以说:本章和随后3章所论述的内容将统称块内基本语法逻辑。这两个说法能否简称“块间语法”和“块内语法”呢?回答是:不能!因为省掉“逻辑”二字问题不大,但“基本”二字截然不同,为什么?因为“块间”与“块内”的概括形式上显得非常全面,似乎符合描述的透齐性要求,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它依然掉进了“非此即彼”的陷阱,没有考虑到块间与块内之间的交织性。因此 “基本”二字是断然不可省略的,否则 那小综合逻辑l8和指代逻辑l9这两片概念林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前者密切联系于“块间”,后者同时密切联系于“块间”与“块内”。

同块间基本语法逻辑概念林的数目一样,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概念林数也是4,这两个4的巧合当年曾使笔者神往良久[*01]。这些概念林的汉语命名都历经周折,当前的命名笔者也并不全都满意,包括“块内组合逻辑l4”。

“块内组合逻辑l4”这片概念林辖属11株概念树,达到了无共相概念树情况“概念树容量”的上限。其HNC符号及汉语说明如下:

l41          并联

l42          串联

l43          单向组合

l44          双向组合

l45          多元逻辑组合

l46          手段

l47          参照

l48          条件

l49          动机

l4a          目的

l4b          因果非分别说

 

11株概念树分别描述语块内部(简称块内)组合逻辑的11种类型,它们都拥有自身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恢复了概念树的本来面目。

现代汉语语法学参照西语短语结构的思路论述过汉语词语结构的基本类型,那就是著名的联合、偏正、主谓、述宾、述补5类型说,后面的3类型(结构)在某种程度上是现代汉语语法学的玩新,因为 西语的词语很少具有这3种特定,而构成现代汉语主体词语的双字词(古汉语单字词为主体)则大量存在,典型的对应例词“地震、办事、提高”。5类型说存在三项根本弱点或三项根本失误:一是盲目宣扬所谓词语(短语)和句子之间的同构性,在词语层面大做“主谓、述宾、述补”的文章,这就必然导致一个巨大的悲剧,那就是继续对短语与句子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台阶的语言现象视而不见,而这个台阶现象在汉语里本来是比西语更为明显的;二是把偏正的含义无限扩张,无视“皮靴、枪毙、点焊、毛纺…”诸词语的内在结构存在巨大差异,都放进那只叫做“偏正”的“万宝箱”里;三是只注意到5类型的单向性,忽视了它们所固有的双向性。这三项根本弱点并不是现代汉语语法学的过失,因为现代汉语语法毕竟是西语语法的学生,问题出在老师身上,即语法老叟身上。上列三项失误实质上是语法老叟的失误。

为了弥补语法老叟的第一项失误 HNC引入了语块的概念;为了弥补语法老叟的第二项失误,本片概念林引入了上列11株概念树的后9株。这里需要指出两点:(1)第一项失误是战略性的,故相应的弥补措施名之创新;第二项失误是战术性的,故本片概念林的弥补只是一项玩新,列为语法逻辑的第五号玩新。(2)本片概念林的设置起源于对第二项失误的弥补,但其着眼点放在5类型说的巨大先天不足,后续3片概念林的设置是此项弥补工作的继续。第五号玩新的内容都不过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本章各节就不直接作针对性说明了。这话有点不那么礼貌,但还是应该写下的。

由于“块内语法逻辑”这个命名带有“非此即彼”的弊病,这4片概念林的汉语命名分别使用了“逻辑”和“表现”的包装品,请读者注意。

下面将恢复本《全书》的惯例,每节的开头 先写出概念树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但也有个别例外情况,遇到就知道了。

 

注释

[*01] 数字4的特殊性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数字哲学课题。古希腊毕达哥拉斯虽然提出过“万物皆数”著名命题,但毕竟不如老聃提出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命题精彩。但是 如果当年老聃把他的命题添一个字,并采取下面的表述:一生二,二生三四,遂生万物。那似乎就更为精彩了。作用效应链通过“一生二”而生成广义作用与广义效应的“二”,两者又分别生成“表:广义作用效应链的符号表示”[*02]所表示的“三四”;宇宙通过“一生二”而生成时间与空间的“二”,这个“二”最终生成爱因斯坦的“4维空间”;一个由最少平面构成的体必须是4面体或4角体,而不可能是三面体或三角体;语言理解基因第二类氨基酸固然存在存在众多“o”或“eko”形态的“二生三”,但依然存在不少“eko”形态的“二生四”。“二生三”的命题诚然伟大,但“二生四”不能简单看作是“一生二”的“double”,上面给出的4项例示都表明了这一点。故以“二生三四”替代“二生三”应该不会遭到老聃先生的强烈反对。

[*02] 参见“比较判断jl0”小结([230-0])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1 并联l41(342)

 

4.1-0并联l41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1:(o01,c2m,\k=m;c22e2m)

        l41o01        并联基本描述

        l41c01        低端并联

        l41d01        高端并联

        l41c2m        并联对比二分

        l41c21        连带性并联

        l41c22        同级并联

        l41\k=m       并联标记

        l41\1         英语并联标记:“,”

        l41\2         汉语并联标记:“、”

 

本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采取封闭形态,“并联标记l41\k”采用了变量形态“\k=m”。

 

4.1.1并联基本描述l41o01的世界知识

并联基本描述l41o01是一种“叩其两端”(低端与高端)的描述方式,读者应该比较熟悉了。

这里的“叩其两端”是什么意思呢?用自然语言来说 低端并联就是不给出并联逻辑符号;高端并联反之,但其意义已经超出了单纯的并联。这些陈述都需要适当的前提,因此 上述世界知识将以下列概念关联式进行描述:

    l41 =: j00e21——(l4-01a)

(语言逻辑的并联等同于基本本体概念的并序)

        (l41c01,~(jlv127),(gwa3*\1,l10,l41))——(l41-01a)

        (低端并联不需要并联符号)

        (l41d01,jlv127,(gwa3*\1,l10,l41)) ——(l41-01b)

        (高端并联需要并联符号)

        l41d01 <= j61t——(l41-02)

        (高端并联强流式关联于“三量变”)

 

汉语存在低端并联的大量词语,如“东西南北”、“前后左右”、“兄弟姐妹”等等,但英语罕见甚至不存在。

但是 这两种自然语言都存在高端并联逻辑的大量词语。

高端并联l41d01的汉语直系捆绑字有:“和、与、又、而、并、且…”以及“既…又…”搭配,“又”还可以迭用。

 

4.1.2并联对比二分l41c2m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先给出两个概念关联式:

    l41c2m <= j70c2m——(l41-03)

    (并联对比二分强流式关联于自然属性的对比二分)

    l41c22 = l41d01

    (同级并联强交式关联于高端并联)

同级并联l41c22貌似简单,但其景象非同寻常,需要设置二级延伸概念l41c22e2m,其汉语说明如下:

        l41c22e2m         同级并联基本二分

        l41c22e21         与、和

        l41c22e22        

同级并联l41c2m的捆绑知识库建设也非同寻常,不仅需要捆绑词语,还需要捆绑符号。从这个意义上说 它应该列入捆绑知识库建设的“急所”。

“与l41c22e21”的英语捆绑符号有逗号“,”;汉语的捆绑符号有顿号“、”。

    “或l41c22e22”的英语捆绑符号有“/”;汉语有“//”。

“与l41c22e21”的英语捆绑词语只有一个“and”,汉语却有“和、与、同、跟…”等。这些“字”还有其他意义,构成流寇14[*2]的强大“汉语支队”。

汉语和英语都有“lh41”的捆绑词语,汉语有“等”,英语有“etc”,请注意。

“或l41c22e22”的汉英捆绑词语都比较单一,不必多话。

英语还搞了“l41c22(e2m)”的捆绑词语,汉语也跟上了。

    汉语比较重视连带性并联l41c21的表示 英语不同。这个此山景象比较特别,就留给读者去处理吧。

 

4.1.3并联标记l41\k=m的世界知识

    前面只给出了英语和汉语的并联标记,l41\3是为阿拉伯语预定的。顿号的引入并专用是现代汉语的一项玩新,似乎找不到比这更值得称道的举措了。

 

注释

[*1]“捆绑知识库”这个短语也许以前还没有用过,果如此 那是笔者的重大失误。当然 这个名字的太老土,正式使用什么名字HNC团队可见仁见智,但笔者并不喜欢近年流行的“本体”一词,因为该词原有的哲学或形而上意味已被糟蹋殆尽。

[*2]《语句理解处理的20项难点》是笔者在22年前(1999)为HNC团队写的一篇长文,各项难点名称见《定理》p46。后来调整了难点排列顺序,将前5项难点命名劲敌,后15项难点命名流寇,现在是正式公布流寇名单的时候了,列表于下。其中 将“逗号功能判定”提升为流寇02,流寇11更名为“格式违例与样式转换的判定”。样式转换是广义效应句的大课题,HNC早已意识到这一彼山景象,但并未立即形成样式转换的明确概念,而这个概念(术语)才有资格充当彼山与此山之间的一座桥梁。

            表:语句理解处理的15支流寇

      编号        汉语名称         

流寇01      广义对象语块GBK多元逻辑组合的分析

流寇02      逗号功能的判定

流寇03      无EK语句的句类辨认(英语少见)

流寇04      GBK分离现象的分析

流寇05      语块主辅变换的判定

流寇06      句类转换的分析

流寇07      特殊块扩的辨认

流寇08      复杂因果句的识别

流寇09      体词多义的判定

流寇10      特征语块EK或Ek复合构成与分离的分析

流寇11      格式违例与样式转换的判定(英语远多于汉语)

流寇12      句蜕语句与复句的判定

流寇13      动态组合词的识别(汉语常见)

流寇14      分词歧义判定(汉语多见)

流寇15      伪词鉴别(汉语特有)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2 串联l42(343)

 

4.2-0串联l42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2:(e2m,t=b,\k=3;e2mo01,^(t=b),bt=a,\3*t=a,)

        l42e2m           串联基本形态

        l42e21           正串

        l42e22           反串

         l42e2mo01         串联基本形态语言规则的老实度

         l42e2mc01         极度老实

         l42e2md01         很不老实

        l42t=b           串联的第一本体表现(内容逻辑基元)

        l429             vo结构

        l42a             ov结构

        l42b             ou结构

        l42\k=3          串联的第二本体表现(句蜕)

        l42\1            要素句蜕(要蜕)

        l42\2            原型句蜕(原蜕)

        l42\3            包装句蜕(包蜕)

         l42\3*t=a         包蜕的第一本体表现

         l42\3*9           包装品

         l42\3*a           包装体

 

汉语说明里使用了英语字母符号“vo、ov、ou”,这大约是第一次,但不得不如此。三者的意义下文说明。

串联l42的基本概念关联式是:

    l42 =: j00e22——(l4-01b)

    (语言逻辑的串联等同于基本本体概念的串序)

    在串联l42的3项延伸概念里 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属于语法逻辑的第六号玩新,请多加留意。

 

4.2.1串联基本形态l42e2m的世界知识

串联基本形态l42e2m是最常见、最基本的语言现象,其分别说命名为正串和逆串。语法学的正式名称叫定中结构。该词语本身虽然并没有给出“定前中后”的死规定,但容易造成这样的误会。把“定前中后”和“定后中前”这两种“定中结构”区分开来在多数情况下是有必要的,所以这里引入了正串和逆串的术语。这里用了“多数情况”的修饰语,为什么?因为对“俏江南”[*1]和“South Beauty”谈正串和逆串是没有意义的。

串联基本形态l42e2m密切联系于传统语言学八大词类之“形-名”和“副-动”之间的串联,从词性来考察串联基本形态,看到的只能是此山景象。“形”对“名”的修饰或“副”对“动”的修饰不是无条件的,用综合逻辑的话语来说 那只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乔姆斯基先生发明的“Colourless green ideas sleep furiously”充分揭示了此山景象的虚幻性。那么 串联基本形态l42e2m存在彼山景象么?答案是肯定的,《理论》里一个很粗糙的说法,叫“同行优先”。这个说法是HNC探索历程中众多冒险行动之一,违背了HNC理论探索的初衷,将在第三卷第一编(论概念基元)里进行必要的反思,概念树——并联l41和串联l42——及其认识论延伸概念将构成该反思的基点。

延伸概念l42e2m所表达的世界知识是:串联存在两种基本形态,一是“修饰在前,核心在后”,这叫正串l42e21;二是“核心在前,修饰在后”,这叫逆串l42e22。

理论上 并联与串联是两种性质根本不同的联结,所以HNC设置了一项一级延伸概念加以区别。自然语言很注意这一区别,不过注意的侧重点有所不同。英语的“of”是l42e22的直系捆绑词语,若用于指示串联,那一定是指逆串,同时用词语的词性形态和符号“’”表示正串。汉语不同,古汉语的“之”和现代汉语的“的”是l42e21的直系捆绑词语,若用于指示串联,那一定是指正串。“美丽的西施”和“西施的美丽”都用“的”,都是正串,前者的核心是“西施”,后者的核心是“美丽”。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看到西语有正串与逆串的形态区分,认定“美丽的西施”和“西施的美丽”都用“的”十分不妥,于是引进“底”以便对两者加以区别。这显然是“画蛇添足”,虽然当年获得文学界的广泛支持,但终究为语言的“内在合理性潮流”所淘汰。为什么?因为先驱们感觉到的“不妥”是语法魔障[*2]造成的一种瞎操心。这“不妥”里恰恰蕴藏着汉语与西语的根本区别:该区别可名之语言生成的第一基本原则,体现于词组、语块、句子和句群这4个层级里,一以贯之。这是一条什么原则 要使用这么隐晦的说辞加以铺垫呢?说出来有人可能觉得好笑,甚至会说出“早已有人指出过”的话。但笔者要说 迷途知返[*3]后的乔姆斯基先生曾从语言生成规则转向语言生成原则的探索,历时十余年,但并未发现这条基本原则。因为乔大师虽然是毛泽东先生的忠实粉丝,但毕竟不懂汉语。下面给出语言生成第一基本原则的汉语表述:

英语次,汉语先次后主

此语言生成第一基本原则将简称主次原则。后文将在语言单位(语段)的不同层次对此进行讨论,在第三卷第五编(论机器翻译)将为该原则的运用起一个特殊名字——“换头术”。

主次原则里的主次对应于基本属性概念的j72m,这“主”有内容与形式(j50e2m)之分,内容的“主”可名之核心或中心,形式的“主”则起了一个特殊的名字,叫“包装品”。这个特殊名字已经在本节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的汉语说明里出现了,下文会作交代。

主次原则属于彼山原则,无关于此山的“形-名”规则和“副-动”规则,“形-名”规则适用于汉语和英语,两者都比较老实,但是否适用所有自然语言 笔者没有发言权。“副-动”规则不同,汉语比较老实,英语比较调皮。新文化运动先驱们为“副-动”规则引进了语法逻辑词——“地”,这是一项功绩,因为它大大增强了现代汉语“副-动”规则的老实度。“换头术”无关于“形-名”规则,那“头”很可能是“形-名”结构,那结构是必须整体移动的。

“形-名”规则和“副-动”规则对语言生成具有特殊重要性,这里的二级延伸概念l42e2mo01是专为它们而设置的。将约定:“副-动”规则加五元组符号“u”,不带者对应于“形-名”规则。这一符号约定只是建议。

上面说到中国新文化运动先驱们的功绩和失误,但那些都属于细节而非要害,要害在于 “第二号流寇”(参看上一节的注释[*2])本来可以不存在于现代汉语。该流寇大大为害于英语,现在更大大为害于现代汉语。但现代汉语本来是可以把这一大害轻易制服的,那制服手段就是把“一个字母尺度”的空格用上,宝贵的逗号专用于小句标记。发达的小句是汉语区别于英语的另一重大特色,其作用相当于英语的从句或非限定形态的VP。把逗号给小句专用就等于把汉语的“第二号流寇”拿住了,这是“手到擒来”或“探囊取物”的小事一桩,英语逗号的其他功能在汉语里都交给空格就是了。所以说 “一个字母尺度的空格”是汉语的美妙宝藏,为什么闲置之而不利用呢?这番话是第二次唠叨了[*4],下不为例,请原谅。

 

4.2.2 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的世界知识

延伸概念l42t=b的汉语整体命名——串联第一本体表现 读者应该已经比较习惯了,但其分别说的3个命名 读者一定很不习惯,笔者也很不满意,特别是对其中的“ou结构”。由于始终未能找到合适的汉语表述,不得不迁就这不伦不类的三个命名了。下面 先以表的形式给出一个十分粗糙的说明。

      表:串联第一本体表现与传统语言学术语的对应关系

            HNC符号       HNC命名          传统语言学命名

l429          vo结构           动宾或动补结构

l42a          ov结构           主谓结构

l42b          ou结构           主谓或偏正结构

 

符号里的“o”是对“对象B”和“内容C”的非分别说符号。这就是说 vo有vB和vC两种形态,另两种结构类推。传统语言学没有对象B和内容C的明确概念,当然也就不可能重视这一区分,但这一区分是句类分析的生命线,用传统语言学的术语来说 是语义分析的生命线。抛开这个生命线会产生什么后果呢?那会不会陷于瞎子摸象的困境呢?这里只提出问题,答案请到第三卷第二编(论句类)和第三编(论语言理解基因)去寻找吧。

前两种结构(“vo”和“ov”)表面上平淡无奇,实质上大有文章。汉语意合的形态首先表现在这两种结构里,虽然大家熟知这两种形态的存在,但两者的反表现 特别是两者的语用功能或语境意义大家并不熟悉,更不懂得运用。当有人惊呼汉语动词满天飞的时候 人们就很自然地接受了“汉语语句处理远远难于英语”的结论。但这个结论是错误而荒唐的[*5],因为所谓的“动词满天飞”是一种假象,“vo”和“ov”结构里的“v”已经被异化了,已经不是动词了。这就是说 “vo”和“ov”结构是看穿这一假象的“火眼金睛”,一级延伸概念l42t=b的设置就是为了帮助未来的语言超人炼就这“火眼金睛”。

一级延伸概念l42t=b所描述的“火眼金睛”是3只而不是两只,第三只眼睛叫“ou结构”结构,其中的“u”实际上是“u,z,r”的统称曾口头说明而未见之文字,这是笔者在命名方面“不拘小节”的典型表现之一,应该向HNC团队再次致歉。汉语的“旱灾、水灾;经济危机、世界大战;白菜3斤、二两白干;千里冰封…”都属于“ou结构”。其中“旱灾、水灾”属于Cu之反,“经济危机”属于Cr,“世界大战”属于Br,“白菜3斤”属于Bz,“二两白干”属于Bz之反,“千里冰封”是“千里大地冰封”的省略和换位,原文是“冰封千力大地”,“冰封”本身属于Bv,故原结构是“Bv+^(Bz)”。经过省略与换位之后 就变成一种特殊形态的Bu了,这就是说 Bu结构的“u”不仅是“u,z,r”的统称,还包含局部的“ov”结构。总之 第三只“火眼金睛”——l42b——要远比前两只复杂。

对这只最复杂的眼睛不能不优待一下,这就是设置再延伸概念l42bt=a的缘由了,其汉语说明如下:

    l42b9           主谓

    l42ba           偏正

下面列举一些典型词语以表明两者的区别

    l42b9    花香,嘴紧,西湖美,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l42ba    山峰,屋顶  熊胆,鸭脖子,茅台酒,云南白药。

延伸概念l42b9所对应的主谓显然有别于l42a的主谓,延伸概念l42ba所对应的偏正显然也有别于l42e21的偏正。这些差异传统语言学都注意到了,但如何描述和利用这些差异呢?如何把这些差异信息告知计算机呢?HNC是否已经找到了清晰的答案呢?请允许笔者暂时打一个埋伏吧。

本小节最后 要强调指出三点:(1)延伸概念l42t=b存在反“结构”,这是非常重要的世界知识,已经直接呈现在概念延伸结构表示里了,不需要另行写出概念关联式。在形态上 vo之反就是ov,但实质上 vo之反并不是ov。句类分析或语境分析就要求达到这一分析高度,而这绝不是句法-语义分析可以达到的。(2)延伸概念l42t=b的词语捆绑工作具有非同寻常的实用价值,这一类型的词语或短语带有浓重的汉语“专利性”,所谓的“汉语意合” 其实就集中表现在这3种结构里。(3)流寇13的汉语表现主要是延伸概念l42t=b及其反的呈现,而这一呈现必须进入篇章处理过程的动态记忆里。

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是对传统短语(词组)概念的承改,又是对所谓NP、VP概念的改承,NP和VP过于宽泛,“ov”和“ou”是NP的特定形态,“vo”是VP的特定形态从过于宽泛的东西里抓出一些特定形态的东西是化繁为简的重要窍门,延伸概念“l42t=b”的设置不过这一窍门的运用而已

现代汉语呈现出五彩缤纷的串联第一本体表现,上面列举的例子不过是九牛一毛。那么 英语或其他语言就没有相应的呈现么?回答这个问题不是笔者的义务,也超出了笔者的能力。但这里必须指出一个现象,那就是汉语没有为串联第一本体表现提供任何语法逻辑符号,其他语言(例如英语)大约也好不到那里去,在为456株概念树粗略思考一级延伸概念设置的过程中 这是让笔者最为震撼的事件。这震撼之余的感言是下面的两句话:(1)汉语没有“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提供语法逻辑符号;(2)英语的“ing”或“ed”也没有资格充当该延伸概念的语法逻辑符号。这两句话的形而上表述就是: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乃是一种彼山景象,是语法逻辑的一种特殊呈现,若仅身在此山中,那就很难体察到这种景象的玄机,很难领略“花香…人杰地灵”、“山峰…茅台酒”和“经济危机…千里冰封”的不同意境

本小节形而下描述的内容将非常丰富而精彩,它密切联系于所谓“汉语乃意合语言”的流行说法,也密切联系于所谓“英语在向汉语看齐”这一不那么流行的说法,其实这两个说法都是有前提的,那前提就是“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这个非常特殊的一级延伸概念。离开了这个前提 它就完全不适用了。这个问题的具体论述就留给后来者吧,若个别读者感到遗憾,那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

 

4.2.3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句蜕)的世界知识

前已指出 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句蜕)属于语法逻辑的第六号玩新,这里要加一句话,句蜕是所有语法玩新中最重要的一项,这句话的分量也许显得有点重。笔者一直期盼着此项玩新能得到语言学界的认同,此刻仍然抱着这份期盼。

句蜕的HNC符号l42\k=3意味着句蜕存在3种基本类型:要素句蜕l42\1、原型句蜕l42\2和包装句蜕l42\3。句蜕这个术语体现了“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的核心思考,笔者对句蜕这个名字并不满意,很想找到一个更好的名字,但20年过去了,始终未能如愿,先就这么凑合着用吧。

前已多次说过 HNC的根本目标是为了在彼山和此山之间建立桥梁,英语的此山存在大量的所谓从句和非限定性VP,这一此山景象似乎不存在于汉语,所以 该桥梁的初期建设阶段确实有过一阵虚无飘渺的困惑,从传统语言学的术语武器库里找不到合用的武器,“主谓宾”与“定状补”的全套武器对英语还大体管用,对汉语就差多了。关键是这些武器跟语义搭不上关系,跟义境就更搭不上关系了。

为了搭上这项至关重要的关系,HNC不得不从打造新武器入手,这批新武器的名称 读者应该已经比较熟悉了,跟“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密切相关的武器就是4语块要素之一的“内容C”,它不仅具有与“A、B、E”的融合功能,还具有块扩与句蜕的伸缩功能。块扩性局限于几个特定的句类,句蜕性则属于任一广义对象语块GBK的基本属性。这些话是对《理论》里“自然语言的深层结构及句类分析”一文的简明概括,该文关于句蜕的原表述拷贝如下:

语义块语句的下一级构成单位。它可以是一个词、一个短语,甚至可包含另一个句子,或由另一个句子蜕化而来

其中“由另一个句子蜕化而来”的说法比较含混,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语块的整体或部分可由一个句子蜕化而来。有了句蜕这个概念或术语,语块构成的复杂景象就可以建立起沟通此山与彼山之间的桥梁了,这桥共四座,一叫“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句蜕),二叫多元逻辑组合,三叫小句,四叫块扩。这4座桥 是彼山与此山之间语块层级的主要通道,因而也是任何两座此山之间语块层级的主要通道,机器翻译6项过渡处理的思路就是这样产生的。6项过渡处理简称“两转换、两变换和两调整”[*6]。这4座桥关涉到两转换里的大句结构转换和两变换里的语块构成变换。

为什么从句和非限定性VP这两个重要概念或术语不具备充当桥梁的资格呢?因为 第一、两者既可以是块扩,也可以是句蜕;第二、当两者充当句蜕时 可以扮演不同类型的角色;第三、两者并不能包办最常见的GBK要素句蜕,违例格式也是英语构造此类型句蜕的常用手段之一。

有人问:上列三点理由就那么重要么?或者说 块扩和句蜕的概念就那么重要么?三种句蜕类型的区分就那么重要么?

问得好!但不是非常好!

为什么?因为问者的立足点还没有完全从短语转移到语块,问者的视野还没有从此山上升到彼山。

本小节将不直接对所问(重要性何在?)进行阐释,而只提出三个问题供问者思考。第一、汉语根本不存在从句和非限定性VP这两种英语语法所描述的东西,那么 汉语与英语之间如何沟通呢?要不要寻求一种所谓的“共同语言”或“通用描述术语”呢?第二、某些类型语句的某语块一定要扩展成一个语句,许多类型语句的某语块必须含有内容C,这是多么重要的先验知识,可是 传统语言学的武器库里拥有反映这些知识的武器么?第三、立足于短语的句法树分析一碰到比较复杂的语句就会走进死胡同,而立足于语块的句类分析却可以从根本上免除这一困扰,为什么?

英语语法学虽然没有句蜕这个概念,但有趣的是 “串联第二本体表现l42\k=3”的直系捆绑词语 英语竟然非常丰富[*7],而汉语却极度匮乏,现代汉语只使用一个“的”字。这里要强调指出的是:“的”字不仅是汉语语法逻辑的超级“明星”,也是汉语语习逻辑的重要“明星”,其映射符号可分别写成下面的两种形式:

       l42e21;l42\1;l42\3;f14\1;f14\2

l42e21; l42~\2; f14\k

最不习惯HNC符号的读者 也请对上面的映射符号硬着头皮去领会一下,因为 它们对明星汉字“的”的意境给出了一个透齐性描述。同时建议你回头去重读一下朱德熙先生著名的“说‘的’”系列论文,判断一下朱先生的“说‘的’”是否说到了点子上。

这里多说一点,考虑到3种句蜕的英语表现形态至少不比汉语逊色,英语还有堂而皇之的花园幽径句,因此 从一个“咬死了猎人的狗”演绎出来的惊人结论——短语与句子同构乃现代汉语基本特色——是否是一个太“雷人”的结论呢?

“包蜕l42\3”还引入了再延伸概念l42\3*t=a,这个再延伸概念同“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一样,纯属彼山景象,没有直系捆绑词语。它纯粹是为“包装品”和“包装体”这两个重要概念而设置的。

本小节应该给出一系列的概念关联式,但笔者决定留给后来者,算是又一次“打埋伏”游戏吧。

 

注释

[*1]“俏江南”是一个著名餐厅的名字,近10余年来笔者步行上班时 都会看到它的大招牌,其英译South Beauty比较传神。

[*2]这是维特根斯坦先生的用语,见

[*3]笔者对乔姆斯基先生曾有三番评价,一是:成也Rule,败也Rule。二是:始破天惊,迷途知返,彼岸懵懂。三是:天才乔姆无策辨东西。前两者是笔者在北京师范大学语言文化学院讲座里的说辞,一位在日本获得语言学硕士学位的听者告诉我 她的日本导师持有类似的看法和评价。后者则是笔者“相见欢(千僖年再述怀)”中的一句,该词的全文如下:

        理解如何存在,百年谜。天才乔姆 无策辨东西。

        雄文出,众心齐,势无敌。号令三军并力 誓征西。

诗中的雄文指许嘉璐先生的“现状和设想——试论中文信息处理与现代汉语研究”一文,三军指许文中提出的三个语言学流派。

[*4]第一次唠叨见本卷本编的第零章第0节。

[*5]这是一个巨大的论题,这里只是就便一说,将在本《全书》第三卷的第二和第三编里作系统论述。

[*6]两转换是句类转换和句式转换,两变换是语块构成变换和主辅变换,两调整是块序调整和句序调整。句式转换分格式转换、样式转换和大句结构转换;语块构成变换分句蜕变换和多元逻辑组合变换。HNC将英语的从句和非限定性VP统称句蜕。6项过渡处理的论述是本《全书》第三卷第五编(论机器翻译)的主体内容。

[*7]“句蜕l42\k=3”的词语捆绑问题将安排在本编第九章里说明。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3 单向组合l43(344)

 

4.3-0 单向组合l43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3:(e2m,~ea3,~ea7)

        l43e2m          单向基本二分组合

        l43~ea3         单向层级性组合

        l43~ea7         单向对抗性组合

 

总计3项一级延伸,无再延伸,采取封闭形态。各延伸概念分别说的汉语说明各小节里。

单向组合l43的基本概念关联式如下:

    l43 <= 409e22——(l4-02a)

        (单向组合强流式关联于关系的单向性)

        l43 <= l42——(l4-03a)

        (单向组合强流式关联于串联)

    本节和下一节都将采取这种“拆烂污”的叙述方式。有什么难言之隐么?似乎有一点。

 

4.3.1单向基本二分组合l43e2m的世界知识

        l43e2m          单向基本二分组合

        l43e21         

        l43e22         

 

    单向基本二分组合l43e2m应该是最常用的语法逻辑之一,可自然语言的直系捆绑词语却似乎比较匮乏,这曾使笔者深感困惑。近年“被”字在汉语的大众或网络语言里广为流行,困惑顿解。上列汉语说明里的两个汉字可以说是延伸概念l43e2m的两位“明星”。

单向基本二分组合l43e2m具有下列基本概念关联式:

    l43e21 = j70e11——(l43-01)

    (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对”强交式关联于自然属性的主动

    l43e22 = j70e12——(l43-02)

    (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被”强交式关联于自然属性的被动)

 

4.3.2单向层级性组合l43~ea3的世界知识

        l43~ea3         单向层级性组合

        l43ea1          “下”

        l43ea2          “上”

 

    如果说延伸概念l43e2m有两位“明星”——“对”与“被”;那延伸概念l43~ea3就没有这个幸运了,它只有两个“备品”——“‘下’”与“‘上’”。

南下、下江南等词语里的“下”属于l43ea1的捆绑词语;北上、上访等词语里的“上”属于l43ea2的捆绑词语,但只有旁系的资格,所以加了引号。

要理解“南下、下江南、北上、上访”的义境,最好的依托是l43~ea3。它们也不宜放在上一节所描述的“vo结构”里。

    延伸概念l43~ea3的符号本身就十分传神,所传达的世界知识十分清晰,相应的概念关联式不必另行写出。与之配套的延伸概念l43~ea7同此。

 

4.3.3 单向对抗性组合l43~ea7的世界知识

        l43~ea7

        l43ea5          (待,对)

        l43ea6         

 

    汉语缺乏延伸概念l43ea5直系捆绑词语,括号的两个汉字似乎连旁系的资格都不具备,所以用了括号。但汉语不仅拥有l43ea6的直系捆绑词语,而且是“明星”级的——抗。这“一缺一星”现象似乎是自然语言的共相,姑妄言之。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4 双向组合l44(345)

 

4.4双向组合l44的延伸概念及其世界知识

双向组合l44这株概念树是全部456株概念树中最特殊的,它不仅只辖属一项延伸概念,而且该延伸概念乃是一种非分别说形态——l44(e1n)。因此 本节就将“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的字样省略了。概念树l44的基本概念关联式如下:

    l44 <= 409e21——(l4-02b)

        (双向组合强流式关联于关系的双向性)

        l44 <= l41——(l4-03b)

        (双向组合强流式关联于并联)

 

双向组合l44的唯一延伸概念l44(e1n)就不给它命名了,在汉语和英语里它都有“明星”级的直系捆绑词语,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应该是所有成熟自然语言的共相。该“明星”表现不凡,竟然也呈现出抽象概念的五元组属性,这一语言事实曾使笔者倍感欣慰。下面就给出该“明星”阵容的示例。

    l44(e1n)          between|,|

    lu44(e1n)         each other|(相,,互相,相互,)

        lh44(e1n)         |(之间,间)

        lv44(e1n)         …|(夹在,)

        {lq44(e1n)}       |在

 

    上面临时性地使用了一些“新”符号,说明一下吧。第一行的符号“|,|”表示汉语不存在相应的捆绑词语;位于首位的“|”表示英语不存在相应的捆绑词语;居于首位的“…|”表示英语可能存在相应的捆绑词语。符号“|”本身就是不同自然语言的间隔符。请读者回忆一下关于符号“gwa3*8[m|]”的建议,上述符号约定就不言自明了。

 

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预备性小结

本章引言里说过 为了弥补语法老叟的第二项失误,本片概念林引入了上列11株概念树的后9株。”这里必须补充一句 本片概念林的前4株概念树是对语法老叟“词语”组合结构5类型说的重新梳理。这里特意把“词语”打了引号,因为基于“词语-短语-句子”同构说,这带引号的“词语”就可以充当三者的代表。仅就形式结构而言 组合结构5类型说具有形式意义的透齐性,这是应该加以肯定的。上面已论述的4株概念树就是这一肯定的体现,这4株概念树存在下列关系:概念树“单向组合l43”是概念树“串联l42”的延伸;概念树“双向组合l44”是概念树“并联l41”的延伸,这一点 已通过概念关联式

l4-03o,o=a//b

予以表述。

重新梳理只是弥补失误的预备性动作,关键在于给出关键的补充。这补充分为两步,下面的7株概念树是补充的第一步;随后的7片概念林是补充的第二步。这一总体性布局说明放在这里是比较合适的,这既是对本编编首语的回应,也是对本章引言的回应。

这里需要说一下语境型省略的话题。本章(本片概念林)的标题是“块内组合逻辑”,这就是说 本章各节(本片概念林的各株概念树)是对“块内组合逻辑”各具体环节的描述,其命名自然带有“块内组合逻辑”的标签,于是 各株概念树的命名就把这标签给省略掉了,不仅如此 还把各级延伸概念的相应标签也全部省略掉了。这省略可能引起误会,把概念树或其延伸概念所呈现的语法逻辑与它们自身混为一谈。例如“双向组合l44”并不是指“双向组合”本身,而是指该组合里所呈现的语法逻辑。这一点 读者一定要紧记在心。

语法逻辑要通过相应的词语、标记或结构予以呈现,相应的词语在古汉语叫“虚词”,在英语叫介词、连词等,现代汉语也跟着引进了这些概念。但是介词与连词这两个概念“口袋”太大了,大到即使用一堆“集装箱”都装不下。传统语言学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许多语言学家和语言哲学家都进行过专家式的努力。但这里不能不遗憾地说 专家式研究似乎都没有达到形而上思维的透齐性要求或高度。本编的宗旨或目标就是试图弥补这一缺陷。

语法逻辑的结构呈现存在两种基本形态:缀和序次,这是由语言的线性结构所决定的。英语对这两种形态的运用既规范又纯熟,汉语则既不规范,又不纯熟。这似乎是一目了然的语言事实,但笔者不敢苟同。如果拿词语词性与主谓宾的对应性来说话 那不过是小孩玩积木游戏的水平,实在不宜登大雅之堂。就缀来说 汉语当然不可能像拼音语言那么方便,但也并非毫无作为,古汉语的“之乎也者矣焉哉兮”就是用了两千多年的缀嘛,不存在“既不规范,又不纯熟”问题吧。至于序次问题 那就更不能这么说了。广义作用句的语块序次 汉语比英语潇洒多了,当然 英语广义效应句的语块序次可以比汉语更潇洒,这在前面已经论述过了。这里要补充的是关于词组的序次问题,为了说明的便利 先拷贝一张表。

 

表:串联第一本体表现与传统语言学术语的对应关系

            HNC符号       HNC命名          传统语言学命名

l429          vo结构            动宾或动补结构

l42a          ov结构            主谓结构

l42b          ou结构            主谓或偏正结构

 

就形态而言 汉语的这三种结构确实是一团混沌,三者之间彼此混沌,每种结构的正与逆也混沌,这让现代汉语的语法学家伤透了脑筋。专家们似乎只关注“vo结构”与“ov结构”之间的混沌,并没有让“ou结构”参与进来,更没有考虑正与逆的混沌,否则 就要更伤脑筋了。这伤脑筋的事是一种什么现象呢?请允许笔者先说这么一句话,那就是语言学领域柏拉图洞穴里的典型景象之一。

各领域都存在柏拉图洞穴,这个话题 笔者已经说过N次了,语言柏拉图洞穴的话题实际上也已多次论及,不过 不是每次都使用这个术语而已。就这里涉及的语言柏拉图洞穴而言 首先应该发问:为什么要区分“动宾、动补、主谓、偏正”呢?就算区分出来了 对语言理解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其次应该提醒:所谓“词语、短语、语句三层级的同构性”固然是语言现象的一种描述方式,但毕竟过于简化或原始了。

如果走出语言柏拉图洞穴,从彼山来观察一下由l42t=b所描述的此山景象,你会获得一种募然回首的感觉,原来 那不过是一种“两口之家”现象。这种小家庭在城市或农村都存在。这类家庭无非是3种类型:(1)没有子女的两口子家庭;(2)单亲单子女家庭;(3)无父母的两同胞家庭。但是 如果仅见到该住宅是两个人,甚至见到的是一男一女,你并不能作出“两人小家庭”的判断,更不能作出该家庭的类型判断,你还得去打听其他信息。可是 上面说到的“伤脑筋事”正是等于提出这样的要求——仅凭见到的信息而立即作出判断。于是 洞外人对洞内人说 不要伤脑筋了,从整个语段的义境去寻求答案吧。洞内人自然不服气,这就发生了一场争论。该争论的记录见本卷的附录1。

这段话算是“论语言理解基因”(第三卷第三编)的预说,为什么要在这里来这么一段预说呢?因为由“l42t=b”所描述的语言景象非常特别,它是一种不带任何逻辑符号的逻辑组合单元。各种自然语言都是如此,只不过汉语的表现可能最为显眼。所谓“英语在向汉语看齐”的现象 正是集中表现在这个最显眼的环节。这不属于姑妄言之,但具体证据这里就不提供了,请读者谅解。

回到“两口之家”这个话题,这里应该补充说一句,由“l42t=b”所描述的“两口之家”只是其中的一种,但这一种特别重要,所以上文对一种用了黑体字,这里给它起一个名字——内容逻辑基元。其实 概念树“l43”和“l44”所描述的语言单元实质上也可以说是一种“两口之家”,但由“l42\k=3”所描述语言单元就不是“两口之家”、而是“多口之家”了。总之 概念树“l41”和“l42”所描述语言单元可双可多,而下一株概念树l45所描述的语言单元 则一定属于“多口之家”了。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5 多元逻辑组合l45(346)

 

4.5-0多元逻辑组合l45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5:(o01,(o01)|;c01:(c2n,\k=3),d01:(e2m,c01,(ckm)))

        l45o01            多元逻辑组合的两种基本形态

        l45c01            逻辑组合基本形态

        l45d01            无逻辑符号组合形态

        l45(o01)|         混合形态组合

 

以往 关于多元逻辑组合这个话题或命题的说法比较混乱,现在是加以澄清的时候了。一切语言符号的组合都是逻辑的,组合就意味着多,这个“多”乃是量之基本描述里所说的“多j41c26”,它包括“二”。“二”是“多”的基础形态,前文说到 “三”和“四”也是“多”的基础形态(见本章引言的注释[*01])。那么 概念树l45一级延伸概念的设置似乎取“\k=4”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但从上面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可以看到 HNC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因为 多元逻辑组合最重要的特征不在于其组合单元的数量,而在于其组合单元之间是否携带语法逻辑符号。这样 就演绎出多元逻辑组合的上列3种基本形态。

“是否携带语法逻辑符号”这个语段(命题)里的“语法逻辑符号”当然不是指全部语法逻辑符号,而是指其中的一部分符号,这一部分是本株概念树(本节)必须加以关注和说明的。下面给出一个清单:

          

表:多元逻辑组合l45所涉及的逻辑符号清单

                 (多元逻辑组合符号清单)

英语  (部分连词,逗号,-);(介词+关系代词,-);从句+动词非限定形态VP+违例句式

           l41+l44                   l42+l43+l94

汉语  (和,顿号)+相;    (的+对+(的,其));  小句(建议逗号专用并动用空格)

 

此清单凸显了汉语和英语在“多元逻辑组合符号”方面的巨大差异。

在该清单里 英语和汉语的多元逻辑组合符号都归结为3大项,但每一项所对应的内容存在巨大差异。这差异本身各有特色,但语言学界对这一巨大差异似乎尚未进行比较系统的研究,有人仅依据其中的一星半点 就来谈论汉语与英语的优劣,那是十分不慎重的。

3大项第一大项服务于并联,后两项都服务于串联。这一点 HNC映射符号十分清晰,并联涉及两株概念树:l41和l44;串联涉及3株概念树:l42、l43和l94。但无论是英语或汉语 都不是那么清晰,串联方面的表达欠缺更为明显。

英语的串联表达表面上雍容华贵,既有介词与关系代词的两大词类,又有从句和非限定性VP两大句法手段,实际上英语的违例句式也是表达串联的句法手段之一,故表中列举了3类。这个问题比较有趣,下面有进一步的说明。

英语用介词把“l42+l43”通吃,这并不明智,汉语用一个“的”字把两者通吃虽然也不明智,但其实际效果却十分惊人。这个问题十分重大,下面有进一步的论述。英语介词的通吃性十分惊人,上述“l42+l43”通吃只是其“小巫”表现而已,其“大巫”表现将在本章的小结里说明。

有人问 此概念树命名里的多元二字是否多余呢?笔者的回答是:给尔自由。但你应该明白 这多元的“元”不单是单元之“元”,亦“多元化”之“元”也。

表里 汉语第三大项的小句和括号里的建议 就不作说明了。英语第三大项的违例句式是违例基本句式的简称,请参看本节注释[*1]。

二级延伸概念的汉语说明放在随后的各节里。

 

4.5.1逻辑组合基本形态l45c01的世界知识

二级延伸概念的符号表示及汉语说明如下:

    l45c01:(c2n,\k=3)

    l45c01c2n        逻辑组合的强对比二分

    l45c01c25        “形”组合

    l45c01c26        “副”组合

l45c01\k=3       逻辑组合基本形态(句蜕)

l45c01\1         要素句蜕(要蜕)

   l45c01\2         原型句蜕(原蜕)

   l45c01\3         包装句蜕(包蜕)

   

    “形”组合与“副”组合是传统语言津津乐道的两种组合,读者都很熟悉,这里就不必多话了,仅着重说明逻辑组合基本形态l45c01\k=3。该延伸概念的基本世界知识集中表现在下面基本概念关联式如下

   (l42\k=3,lv91,GB) <= (l45c01\k=3,lv91,GB)——(l4-01-0)

(串联第二本体表现指称的广义对象强流式关联于句蜕的对应指称)

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l4-01-0)是“第六号玩新”的集中体现。英语里的从句、花园幽径句和非限定性VP 汉语里的各种常规和非常规小句[*2] 都统一纳入“逻辑组合基本形态l45c01\k=3”这一描述模式里。笔者对这一描述模式所采用的核心术语——句蜕——并不满意,似乎需要另起一个比较传神的名字,请语言高手支援吧。

逻辑组合基本形态l45c01\k=3可分成两组,一是l45c01~\2(要蜕与包蜕,将合称非原蜕),二是l45c01\2(原蜕)。两者必然都要使用语法逻辑符号,但各自选用的具体逻辑符号有所不同[*3],这很可能是所有自然语言的共相,权作笔者的又一次姑妄言之吧。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英语的非原蜕语法逻辑符号有三种:一是关系代词;二是非限定性VP;三是违例基本句式。前两种大家比较熟悉,后者需要解释一下。这里把违例基本句式也当做一种语法逻辑手段,英语惯于使用它,“the food we eat”和“the problems we face in the future”是常见的语言现象,对这一现象可使用省略的说法,说那是在“food”和“we”之间或“problems”与“we”之间省略了一个关系代词,其实没有必要这么绕弯子说,不如直接看作是一种无逻辑标记的逻辑运用,名之违例基本句式。

与英语比较起来 现代汉语的非原蜕语法逻辑符号却非常简明,它就是那个使用频度最高的汉字——“的”字。要蜕用它,包蜕也用它。在“的”的3义项描述中(见本章[4.2.3]小节)义项l42~\2就是专用于此的,其使用频度之高或为3义项之冠。此义项对现代汉语信息处理的巨大作用一直被严重忽视,所以这里特意说两句“雷人”的话语,第一句是:“的”字是现代汉语信息处理的法宝,借助它 可以消除汉语劲敌B的一半,第二句是:汉语劲敌B的另一半可以指靠“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的直接运用而加以消除。

以上所说 似乎全是离题的话。如果你有这种感觉 那就请思考一下两个问题:1、为什么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l4-01-0)采用流式关联、而不采用源式关联呢?2、本延伸概念自身拥有自己的捆绑词语么?这两个问题将在本节的结束语里给出答案。

 

4.5.2无逻辑符号组合形态l45d01的世界知识

二级延伸概念的符号表示及汉语说明如下:

    l45d01:(e2m,c01,ckm)

        l45d01e2m        无逻辑符号组合的基本二分形态(正逆二分组合)

        l45d01e21        正向二分组合

        l45d01e22        逆向二分组合

        l45d01c01        无逻辑符号组合的单元形态(单元形态)

        l45d01(ckm)      无逻辑符号组合的多层形态(多层组合)

 

    这三项延伸概念并无新意,不过是关于串联l42已有描述的再描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里就不从理论上去阐释了,那无非又是平衡原则、彼山景象之类令人讨厌的话。那么 说什么呢?依然是一些让人讨厌的话,不过 讨厌的性质有所不同,每一位读者都具有充分的参与资格。

依据笔者对未来世界(后工业时代的世界)必然出现三种文明标杆的设想和论证 英语、汉语和阿拉伯语依次被符号化为:

    英语          gwa30*8[01]

    汉语          gwa30*8[02]

    阿拉伯语      gwa30*8[03]

这个排序本身没有什么老大、老二和老三之分。从文本书写的第一顺序来说,英语是自左而右,阿拉伯语是自右而左,而古汉语是自上而下。书写的第二顺序 英语和阿拉伯语都是自上而下,大约所有的语言都是如此,应该不会存在采取自下而上书写顺序的语言吧。古汉语的第二顺序则是自右而左。从保护文化形态的多样性来说 似乎保持古汉语的顺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现代汉语的文本格式向英语看齐了,它究竟带来了什么好处?笔者始终没有搞明白。汉字的书法艺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之一,而书法艺术密切联系于对联,对联又密切于汉赋、唐诗、宋词与元曲,古汉语的文本格式与这些瑰宝的艺术形式十分匹配,向英语看齐以后就不那么匹配了不是吗?这里丝毫没有呼吁回归古汉语文本格式的意思,只不过想借这个机会说一声 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是否对汉字和汉语所蕴藏的文化内涵重视不够?这是否影响了现代汉语语法学家对汉语蕴藏的内在语法逻辑也存在类似的倾向呢?

无逻辑符号组合形态l45d01这项延伸概念就是为了描述内在语法逻辑而设计的,汉语在这方面的表现最为突出,但不能说 该延伸概念就是为汉语而设计的。各种自然语言都拥有各自的内在语法逻辑,不过表现形态可能存在巨大差异,延伸概念l45d01是为了便于描述这些差异而设计的。

延伸概念l45d01设置了3项再(二级)延伸概念:这3项再延伸概念体现的设计思路是:突显中间并叩其两端,依次名之“中”、“小”、“大”,英语和汉语的“中”、“小”、“大”表现差异很大,三者的映射符号及其英汉差异如下表所示:

 

           表:英语与汉语的“中、小、大”表现

     HNC符号     汉语命名            英语         汉语

   l45d01e2m    “中”                笨拙         潇洒

   l45d01c01    “小”              一拙一巧     亦拙亦巧

l45d01(ckm)  “大”                罕见         常见

 

表中的“中”对应于“串联第一本体表现l42t=b”,汉语的潇洒性是指它容许l45d01e2m双存在,英语的笨拙性是指它只容许l45d01e21存在。这项世界知识非常重要,在“串联l42”章里虽有所阐释,但言有未尽,甚至写下了“对不起”的话语,现在可以收回这话语了,该项世界知识可通过下列概念关联式给出清晰的表述。

    ((l42t=b,l47,gwa30*8[02]),jl11e21,l45d01e2m) ——(l4-02a-0)

    (汉语的内容逻辑基元具有正逆二分组合)

    ((l42t=b,l47,gwa30*8[01]),jl11e21lur91\4,l45d01e21) ——(l4-02b-0)

    (英语的内容逻辑基元仅具有正向二分组合)

表中的“小”对应于传统语言学所描述的两种词类搭配,一是形-名搭配,二是非形-名搭配,包括副-动、副-形和副-副搭配。英语拙于形-名搭配,但巧于非形-名搭配,故以“一拙一巧”描述之。汉语的“亦拙亦巧”有两层意思,一是指汉语的形-名搭配可以反过来,直接转换成名-形搭配,其实这就是“中”之部分潇洒性表现——“ou结构”的潇洒性;二是指非形-名搭配也可以反过来,不过要加点东西,那东西就是lhq45d01c01的直系捆绑词语了——如“很好”和“好得很”里的“得”,这个东西可能是汉语的“专利”吧。

表中的“大”则指“基于‘小’‘中’的再搭配”,含义不言自明,下面会给出一个示例,并通过它给出关于英语罕见而汉语常见的说明。

传统语法学对“小”的研究很卖力气,透齐性也不差。但是 对“中”和“大”的研究就不能这么说了。这个话题非常敏感,这里只想说这么一句话,无论你是否认同HNC理论,但你不能不思考这个敏感话题,其深层含义非常重要或重大,虽然它只不过是整个语法逻辑的一角。

——关于“‘大’l45d01(ckm)”的示例与说明: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Report on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Peasent Movement in Hunan

    语段英语使用了3个介词,汉语却一个都没有,汉语之意合性和英语之形合性如此醒目,请读者把这个例子当作是一片十分可爱的知秋之叶吧。这片可爱叶子里的“考察报告”属于传统语法学5大结构的哪一种?“Peasent Movement”是不是英语的舶来品呢?“换头术”原则[*4]在这个例子里是否获得了充分展现呢?所谓一片叶子的知秋性就蕴含在这些思考里,这些思考的过程就是一个练习一叶知秋功力的过程。任何探索都需要这种一叶知秋的功力或功夫,语言学的探索尤为需要,千万不要被那些关于“大规模真实语料”的广告式文字所忽悠。在这“统计神功众口夸”的特殊时期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没有什么比“一叶知秋功”更重要的基本功了。当然 “一叶知秋功”的练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些新的思维武器,光抱着语法老叟的那几件冷兵器是容易走火入魔的,那“咬死了猎人的狗”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20世纪的语言哲学和最新的各种认知语言学流派并没有打造出符合认知学“工业时代”要求的热兵器,不要以为西方世界在任何学术领域都走在时代的前列,语言学和认知学就不是。语言学受害于语法老叟,认知学则受害于逻辑仙翁。HNC理论在从词语到篇章的各级台阶都引入了一系列的新术语,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 那就是为了服务于“一叶知秋功”的练习。应该承认 有些新武器的名称过于哲学化,像“串联第一本体表现”(内容逻辑基元)和“串联第二本体表现”(句蜕)就是典型的例子。这类术语诚然不具有形态美,但毕竟具有内在美,请少一点讨厌,多一点理解吧。

 

4.5.3 混合形态组合“l45 (o01)|”的世界知识

    延伸概念l45 (o01)|的符号表示准确反映了“多元逻辑组合l45”这株概念树的文字意义,但却采取了一级延伸概念的特殊形式,可以说它是全部一级延伸概念中的唯一怪物。按照概念树之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的符号约定,它应该属于二级甚至三级延伸概念,“多元逻辑组合l45”是一株十分特殊的概念树,该怪物在这里出现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理论总是倾向于追求纯净,这是理论的需要;而实践却总是不那么纯净,对不纯净的适应是一种需求。这种需要与需求之间的矛盾是永恒的,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处理好这个矛盾一定要智慧与智能并举,不能片面地只讲一面。本延伸概念的设置不过是并举措施的一例而已。自然语言多元逻辑组合语段的常态应该是混合形态,而不是“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那样纯净的语段。因此 “汉语乃是意合语言”的说法不宜轻易使用,这个问题在下面的结束语会有所回应。

 

结束语

概念树“多元逻辑组合l45”是“块内组合逻辑l4”这片概念林所属11株概念树中最特殊的一株,其HNC符号l45不足以反映它的特殊地位,多次考虑过换成l40,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这类思考在概念树的视野(即单片概念林的视野)里是想不明白的,必须上升到概念林的视野(即概念林间视野,也就是概念范畴视野)才比较清楚。这里的概念范畴是语法逻辑,在编首语里 对语法逻辑12片概念林的设置有一个关于命名方式的3大类说明,这里应该补充一个关于内容意义的4大类说明了。语法逻辑内容意义下的4大类是:(1)块间基本语法逻辑,4片概念林:l0-l3;(2)块内基本语法逻辑,3片概念林:l4-l6;(3)块间一般语法逻辑,4片概念林:l7-la;(4)句间语法逻辑,1片概念林:lb。在这4大类概念林里 只对第一类概念林设置“不管部”概念树,这是一项约定。为什么?答案不过是两个字:创新。具备创新资格的概念林才设置“不管部”概念树。此资格说仅适用于主体基元概念和逻辑概念[*5],这是需要郑重申明的。

在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3片概念林里 概念林l4排名第一,其梳理作用(参看“块内基本语法逻辑的预备性小结”)最大,故拥有数量最多的概念树配置,在其11株概念树中 概念树l45的梳理作用又为各兄弟概念树之冠,这就是给它一个结束语特权的基本原因了。

概念树l45的强梳理作用充分体现在其一级延伸概念的特殊符号表示里,那符号就是:

      l45:(o01,(o01)|;

笔者很想以比较通俗的语言说明此符号所蕴含的形而上意义(哲理),但深感力不从心,就说几句话吧。符号l45o01是外在语法逻辑和内在语法逻辑的分别说,符号l45c01对应于外在语法逻辑(形式逻辑);符号l45d01对应于内在语法逻辑(内容逻辑);符号l45(o01)|则对应于外在与内在语法逻辑的非分别说。概念树l45一级延伸概念的设计体现了内在高于外在的思考。不同语种多元逻辑组合的具体表现千差万别,需要找到一种术语对这种差别加以描述,内在与外在这两个词语是比较适当的。也许可以说 英语(或西语)是极度重视外在语法逻辑的语言,而汉语是更加重视内在语法逻辑的语言。这就是笔者对“汉语意合”说的回应了。现代汉语的近期研究出现了关注内在语法逻辑的可喜景象,但关注点比较狭隘,主要围绕着语义指向做文章,这高于点说,跨入了线说,但毕竟没有上升到面说和体说的高度,没有脱离语形-语义-语用三维度说[*6]的牢笼。

    本概念树曾长期未正式赋予汉语命名,仅用一个直系捆绑词语“关于”充当代表,这是需要向HNC团队致歉的。现在的正式命名——多元逻辑组合——实际上有广义与狭义之分,作为概念树l45的命名 取广义而非狭义,这是需要首先说明的。狭义多元逻辑组合乃指句蜕(逻辑组合基本形态)之外的组合,第一号流寇(流寇01)所指的多元逻辑组合即属此类。那么能否说“流寇01+句蜕”就是本概念树所指称的内容?这就要烦劳读者自己了。

在语句理解处理的20项难点未区分劲敌与流寇时 流寇01的座次是现在劲敌4的位置,与句蜕(劲敌2,其座次未变)只有一个座次的距离,现在两者之间相隔了4个座次。这些话看起来是一些无聊的呆话,那么为什么还要说呢?那是由于劲敌属于语言处理的“大场”与“急所”(曾合称“大急”),而流寇只是语言处理的“官子”。当然 流寇01是第一号大官子,其价值之大不言而喻,但其价值再大也比不过劲敌2。这就是所谓的世界知识,是关于语言信息处理的一项世界知识。但是 如果仅仅认识到这一点,那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进一步认识到:劲敌2和流寇01乃是同母所生的两兄弟。既然是兄弟俩,他们之间的关联性就很值得研究。这意味着你不能对所谓的劲敌2和流寇01的区分过于执着,而必须运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灵巧思维。在彼山景象里 这种灵巧思维的具体呈现就是下面的概念关联式:

      (l45c01\k = l45(o01)|,k=3)——(l4-0-01)

      (句蜕强交式关联于多元逻辑组合)

      (劲敌2强交式关联于流寇01)

这个概念关联式一定要与(l4-01-0)联合起来进行考察,后者拷贝如下:

(l42\k=3,lv91,GB) <= (l45c01\k=3,lv91,GB)——(l4-01-0)

    (串联第二本体表现指称的广义对象强流式关联于句蜕的对应指称)

这两个概念关联式都采用了特殊编号,试图对语块迷宫的若干“迷中之谜”给出一些假设性的回答。

前文说过 语法逻辑的前4片概念林(l0-l3)为语句迷宫提供路标和钥匙,下文将简称标匙,即语法逻辑符号的戏称。接下来的4片概念林(l4-l7)为语块迷宫提供标匙。前文还说过 英语语句迷宫的标匙并不齐全,但其语句擅长并喜好高楼大厦的结构,汉语语句迷宫的标匙非常齐全,但其语句却擅长并喜好四合院的结构。这里应该补充的一点是 英语语块迷宫的标匙比较齐全,汉语反之,相应的标匙比较匮乏。这项补充可以为英汉两种语言的不同擅长与喜好提供某种诠释么?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语法逻辑和语习逻辑HNC符号设计的一项基本原则可以这样来表述:以标匙齐全的语言为参照。概念林(l0-l3)的设计以主块标匙齐全的汉语为参照;概念关联式(l4-01-0)的写定则以短语或语段(多元逻辑组合)标匙齐全的英语为参照。那么 概念关联式(l4-0-01)的意义何在?在于明确宣告:句蜕和多元逻辑组合之间绝不是那种“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种相互转化是灵巧思维或思维灵巧性的一个重要侧面。所以 灵巧思维并不什么特别神秘的东西,不过就是在一些特定延伸概念(即广义语言理解基因[*7]的载体)之间建立起某种逻辑联系而已。这话过于轻率么?也许是,也许不是,而只是说得太轻松一些了。思维灵巧性是思维创造性的基础,HNC设想的语言超人不具备创造性思维,但具备思维的灵巧性。没有这种灵巧性 就过不了自然语言理解这一关,不仅走不出语句迷宫,也走不出语块迷宫,更形成不了语言超人的记忆,这是可以断言的。至于这种灵巧性对于语言生成的意义 反而不是HNC所关注的。

上面形而上的话语写得太多了,下面来一点形而下,从“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个语段说起。该语段可以有下面的不同形态:“湖南农民运动考察”、“关于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报告”等,这四种语段形态各适用于不同的上下文,但内容具有等价性。语段中的3个词语“运动、考察、报告”都带有动词属性,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三动词连见[*8],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里两动词连见,另外两种语段形态由于“的”的出现使动词连见问题不复存在,但劲敌2的困扰并未消失。我们似乎可以说 该语段的汉语困扰是汉语的“自作孽”,人家英语的对应语段就不存在这种困扰嘛!问题在于“自作孽”的说法成立么?如果善于运用汉语内容逻辑基元的世界知识(包括概念关联式(l4-02a-0)所描述的世界知识),该语段的劲敌2困扰就可以完全消失。下面将不厌其烦 把这个论断说清楚。

汉语的内容逻辑基元特别发达,具有“v”属性的词或字都优先形成“vo”或“ov”结构,具有“~v”属性的词或字优先形成“ou”结构。这样的词或字一旦进入这种结构里 就被异化了,一定不充当全局动词vg,充其量充当句蜕动词vl。这是汉语内容逻辑基元的基本原则。运用这条原则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的“农民运动”是最典型的“Bv”结构,“考察报告”是次典型[*9]的“vC”结构。最典型的“Bv”结构在该语段的4种不同形态里都存在,次典型的的“vC”结构则仅存在于2种形态。最后的两句话仅具有统计意义,对下面的分析实际上是废话。

下面要进入3种内容逻辑基元如何扩展或如何组合(统称如何连接)的话题,该话题是本《全书》第三卷第二编的重点话题,这里不过是一次预说。扩展或组合是连接的分别说,将约定扩展用于最典型结构,组合用于次典型结构。

连接有前后之分,在不计换行的前提下 现代汉语的前连接是向左,后连接是向右,古汉语的相应连接分别是向上与向下。上述语段里的“农民运动”面临前扩展和后组合的双向连接问题,“考察报告”则只面临前组合的连接问题。

“农民运动”前面的一个特定具体概念——“湖南”,它是最典型的B。于是 一个“B+Bv”序列(结构)出现了,将约定:

(B+Bv =: Cs,Bv =: r)

这个约定将构成一条铁打的规则,其中的Cs[*10]命名为综合内容,是处理汉语连接问题的重要术语之一,其中的“Bv =: r”相当于该约定前提条件。因此也可以说 Cs 不过就是Cu的一种特殊形态。

    该语段的最终连接处理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语段不同形态的最终结构

      语段原文                 Cs前语境    Cs后语境     最终结构

原态                                  vC      ^(vCs)C(多元逻辑组合)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                      v             ^(vCs)

(多元逻辑组合或原蜕)

      关于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  l45         的+vC     Cs(vC)(多元逻辑组合)

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报告       v          的+v      (vCs)C(包蜕)

    (^(vCs)C =: ^(vCs) =: Cs(vC) =: (vCs)C)

 

此表包含下列4个要点。(1)“湖南农民运动”这一特定Cs的认知;(2)Cs之前后语境的确认;(3)语段最终结构的判定;(4)不同最终结构等价性的认定。

4个要点是通过一个特定语段总结出来的,于是 接着应该提出下列问题:(1)这些要点是仅适用于某些类型的语段还是适用于任意类型的语段呢?(2)这4个要点似乎对应于语段理解处理的4个步调,该步调具有普遍意义么?(3)此初4步调的起点是一个Cs,还有其他类型的起点么?要考虑不只一个起点的情况么?(4)从起点经过前后语境到达最终结构的途径具有唯一性么?是否必须考虑该途径的非唯一性或多样性?指示途径的路标(规则)如何获得呢?(5)认定不同最终结构等价性的依据或知识从哪里来?(6)途径的可能多样性和多种最终结果的等价性与前述思维灵巧性之间是什么关系?(7)表中最终结构的符号是否不仅与理解处理过程的动态记忆有关,而且也与最后的显记忆有关呢?

这里并不回答这些问题,那是第三卷的任务。为什么要提前写下这些内容呢?因为语言脑奥秘的探索需要一系列思维的“武器”,本《全书》第一和第二卷的任务就是提供武器,熟悉这些新式的HNC武器很不容易,多元逻辑组合l45这株概念树是一个难得的HNC武器综合试验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一片难得的知秋之叶。所以 就借用这个结束语的空间写下了大段的随笔,主要目的在于促进读者对语言脑探索和HNC理论的兴趣。

    本节的写法比较特殊,以下各节将回到语法逻辑的通常撰写方式,更为简略。结束语多数省略,但6节的“手段l46”例外,因为手段以下各株概念树的内容与上面概念树有本质区别,将在该节的结束语里加以说明。

 

注释

[*1]这里第一次使用基本句式这个术语,句式是格式和样式的合称。基本句式的定义是:三块句的EK一定位居第二。广义作用句至少3个语块,对SVO语言来说 基本句式的使用乃是一种必然景象;广义效应句不同,它可以出现无EK的两语块语句,这时就不存在基本句式的景象了。所谓违例基本句式就是指:两个GBK连接在一起,而其间无任何逻辑标记。违例基本句式这个短语里的基本二字在义境上不可或缺,但实际上非常累赘,今后将简称违例句式。前面在“表:多元逻辑组合l45所涉及的逻辑符号清单”里已经这么做了。

[*2] 小句这个概念是邢福义先生最早使用的,并提出了著名的“汉语小句本位”说。邢先生的小句包括这里所说的常规形态小句,但不包括非常规形态“小句”,前者指原蜕,后者指要蜕和包蜕。以后 在描述句群特性时 HNC也引入小句和大句的概念,但不同于这里所说小句,这里的小句纯粹是邢氏小句概念的借用。

[*3]这里的不同仅是指原蜕和非原蜕之间的不同。

[*4]“换头术”原则即“英语次,汉语先次后主”的语言生成第一原则,本章的[4.2.1]小节有粗浅说明。……

[*5]此说似乎与基本逻辑概念编(本卷第三编)里的有关论述有矛盾,但细心的读者会明白 那不过是一种有若无的矛盾。

[*6]牢笼说将在第三卷第三编(论语言理解基因)里论述。

[*7]这里是第一使用“广义语言理解基因”的说法,原来对语言理解基因的定义是:语境概念树的各级延伸概念,广义的意思是取消语境的限制,推广到概念基元的全部概念树。这就是说语言理解基因有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者 原定义也。

[*8]动词连见现象是汉语的家常便饭,似乎是汉语动词满天飞现象中最棘手的困扰,是劲敌2里的硬骨头,其实不是这个情况。第三卷第二编会专门讨论这个问题。

[*9]这里是第一次使用最典型和次典型的说法,两者都具有特定含义,前者表示唯一性选择,后者表示非唯一性、但几率比较大的选择。汉语的“vv”结构具有以下6(3*2)种选择:

vC;Cv;EQ+E;Eq+Eh;vg+vl;vl+vg,

这里对“考察报告”选择“vC”为次典型是基于它位于该语段的尾部。

[*10]Cs的下标s取自synthesize的首字母。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6 手段l46(347)

 

4.6-0 手段l46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6:(m,n,e2m,e2n,;(e2m),e2ne2n,)

        l46m          手段的方式呈现

        l460          常规手段

        l461         

        l462         

        l464n         手段的智力呈现

        l464          巧手段

        l465         

        l466         

        l46e2m        手段的基本二分

        l46e21       

        l46e22       

l46e2n        手段的对偶二分

        l46e25        积极

        l46e26        消极

 

    手段l46的一级延伸概念都采取了开放形态,其实没有必要,有备无患而已。

手段l46的世界知识集中体现于下列两个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l46 <= s2——(l46-01-0)

     (语法逻辑概念树的手段强流式关联于综合逻辑概念林的手段)

     l46 = (l11+l12,l13)——(l46-02-0)

     (块内组合逻辑的手段强交式关联于辅块标记的方式和工具,也包括途径)

 

手段的4项一级延伸概念的第一项来于作用效应链的效应,后续的3项实际上都来于基本属性概念,不过第二项也同时来于智力。

 

4.6.1手段方式呈现l46m的世界知识

手段方式呈现分别说的汉语命名采用了“明与暗”,这“明与暗”很容易与当今的热门话题——透明度——搅和在一起,但这是两组具有根本性质差异的概念。本小节就从这一差异谈起,而这一差异的揭示 使用HNC符号比较方便。

    透明度           zra00a3 =% c249\2

          (透明度属于社会性信息交换)

        手段方式呈现     l46m <= 33m

          (手段方式呈现强流式关联于效应的显与隐)

 

这些符号表明 手段方式呈现的明暗性绝不可以与透明度的概念混为一谈,但现实话语似乎特别爱好这种混淆 尤其是新国际者。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世界知识,以下面的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加以表示:

    ((l46m,l44,zra00a3),jlv11e21,jlr00e21u00c21)——(l46-03-0)

    (手段方式呈现与透明度弱之间存在弱关联性)

概念关联式(l46-01-0)表明 手段方式呈现l46m必须与手段s2的相应概念树建立某种关联,本小节只给出最重要或最有代表性的,下列各小节照此办理。

    l46m = s20\3*m——(l46-01)

    (手段方式呈现强交式关联于手段基本内涵的太极、阳谋与阴谋)

   

4.6.2 手段的智力呈现l46n的世界知识

这是“手段l46”全部一级延伸概念中最重要的一项。

其分别说的汉语命名都比较贴切,基本世界知识以下列概念关联式表示:

    l46n <= 7210\k=2——(l46-02)

    (手段智力呈现强流式关联智力)

    l46n = 7310e5n——(l46-03)

    (手段智力呈现强交式关联于言行第一匹配性)

    l46~4 = j74e2m——(l46-04)

    (手段的实与虚强交式关联自然属性的实与名)

    l464 <= s22\2*3——(l46-05)

(巧手段强流式关联于信息运用力)

 

4.6.3 手段基本二分l46e2m的世界知识

手段基本二分l46e2m设置了二级延伸概念l46(e2m),其汉语直系捆绑词语有不少著名的成语,这包括“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绵里藏针”、“远交近攻”等,还拥有不少“起止形态标记(lq33…lh33…)”类型的捆绑词,这包括“又…又…”、“既…又…”、“边…边…”、“一个…一个…”等。

手段基本二分l46e2m的世界知识暂仅以下列概念关联式表示:

(l46e2m <= s22\k,k=2)

(手段基本二分强流式关联于实力之第二本体呈现)

l46e21 <= s22\2——(l46-06a)

(手段基本二分之文强流式关联于软实力)

l46e22 <= s22\1——(l46-06b)

        (手段基本二分之武强流式关联于硬实力)

 

    概念关联式(l46-06o)里的符号交叉性应反映了两种文明之间的理念差异,中华文明是“先文后武”、“先软后硬”,西方文明反之。理念差异就是指伦理学之立足点或出发点的不同,两种立足点或出发点都有其合理性,就如同第一名言和第二名言一样。但两者毕竟不能完全等同,所以 两名言分别采用了“第一”与“第二”修饰词,文武手段和硬软实力分别挂接于不同的概念树。说句不算多余的话吧 HNC延伸概念的设计多次体现这种比较隐蔽的中庸之道。

 

4.6.4 手段对偶二分l46e2n的世界知识

    手段对偶二分l46e2n设置了二级延伸概念l46e2ne2n,符号“e2ne2n”是辩证法的代表或灵魂,已经遇到过多次,这里就不必阐释了。

手段对偶二分l46e2n的直系捆绑词语非常丰富多彩,但自然语言似乎存在一种共相,那就是捆绑于l46e26的词语数量要远多于捆绑于l46e25的词语。

语言面具性在不同概念树下有不同的展现,但手段概念林s2之各株概念树s2y的展现度最为丰富多彩,这一特性必然会遗传给概念树l46。特别有趣的是 反而是那些把辩证法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最不了解手段的辩证性,最容易沦落为政治高人面具性语言的可怜受害者,而自己浑然不觉。

以上两点 算作是本小节的两次“姑妄言之”吧。

 

结束语

此前的语法逻辑侧重于逻辑自身符号的描述,故前4片概念林干脆以标记命名。块内组合逻辑l4这片概念林的11株概念树则区分两种情况,l41-l45是一类,l46-l4b是另一类。前者可以说是纯粹的继承者,仅专注于标记,不涉及内容;后者不同,它不再是纯粹的继承者,而变成了典型的承改者,即其内涵不限于所指的标记,也包括所指的内容。本节直系捆绑词语的介绍暗示了这一重要约定。该约定当然不难写出相应的概念关联式,但那是微超工程正式启动以后的事,这里从略。

手段l46所对应的标记就是本编第零章第1节所描述的部分语段标记,首先是方式标记l11和工具标记l12,其次是途径标记l13,这项知识已通过概念关联式(l46-02-0)给以描述了。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7 参照l47(348)

 

4.7-0 参照l47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7:(t=a,e3m,e2m,d01;(t)\k=3)

        l47t=a          参照的第一本体呈现

        l479            利益参照

        l47a            伦理参照

        l47(t)          文明参照

         l47(t)\k=3       文明参照的第二本体呈现

         l47(t)\1         第一文明参照

         l47(t)\2         第二文明参照

         l47(t)\3         第三文明参照

        l47e3m          参照的对仗三分

        l47e31          参照者

        l47e32          被参照者

        l47e33          第三方

        l47e2m          参照的基本二分

        l47e21          相对性参照

        l47e22          绝对性参照

        l47d01          参照的最描述

 

请注意两点:(1)延伸结构表示式采用了封闭形态;(2)对非分别说的延伸级别未采取确定形态。

 

4.7.1参照第一本体呈现l47t=a的世界知识

参照第一本体呈现分别的汉语命名比较到位。迄今为止 利益参照l479一直居于主宰地位,伦理参照l47a从来都是配角,这个状态在21世纪会发生变化么?前文已多次给出过一个答案[*1]。延伸概念“文明参照l47(t)”及其再延伸“l47(t)\k=3”是依据该答案而引入的,不必再加解释。

参照第一本体呈现具有下列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l479 <= a0099t,t=b)——(l47-01-0)

    (利益参照强流式关联于三争)

    l47a <= (q82;d1)——(l47-02-0)

    (伦理参照强流式关联于信念或理念)

 

4.7.2参照对仗三分l47e3m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仅给出下列概念式:

    l47e3m ≡ 407e3m——(l47-01)

    (参照对仗三分强关联于关系基本构成的我、你、他三分)

    (C,lv47,lr47e3m) <= (d2+d3,lv47,B)——(l47-03-0)

    (参照对仗三分的内容强流式关联于参照对象的理性与观念)

    l47e3m => ReC+RtC——(l47-04-0)

        (参照对仗三分强源式关联于视野与景象)

 

4.7.3 参照基本二分l47e2m的世界知识

 

 

4.7.4参照最描述l47d01的世界知识

参照最描述l47d01的捆绑词语最为丰富,把各种自然语言的这一词语系列汇编成册 应该说是一件很有趣味的语言工程,魔鬼这个词大约是该词语汇编的始祖吧。

20世纪为该词语汇编贡献了最多资源,国际驰名的有“法西斯蒂”、“苏维埃”、“无产阶级专政”和“红色政权”等,中国驰名的有“吃人礼教”、“五类份子”、“人民民主专政”、“苏修”和“走资派”等。不过 上列词语已基本成为历史,依然有影响力的似乎只剩下了一个词语——“美帝”。上列词语属于l47d01的前挂类或“r”类,现代汉语有一个常用的lv47d01词语——充当。

本小节暂写一个概念关联式:

    l47d01 <= d10c01d01——(l47-02)

    (参照最描述强流式关联于霸道)

 

注释

[*1] 该答案的要点就是三个历史时代、当下的六个世界和未来的三种文明标杆。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8 条件l48(349)

 

4.8-0 条件l48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8:(e2m,\k=5)

        l48e2m          条件的基本二分描述

        l48e21          有条件

        l48e22          无条件

        l48\k=5         条件的第二本体呈现

        l48\1           时间条件

        l48\2           空间条件

        l48\3           物理条件

        l48\4           社会条件

        l48\5           前提条件

 

    这是又一个封闭形态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4.8.1 条件基本二分描述l48e2m的世界知识

其基本概念关联式是:

    l48e2m <= jl11e2m——(l48-01-0)

    (语法逻辑的条件基本二分描述强流式关联于基本逻辑的有无判断)

延伸概念l48e21强存在“ru”,lru48e21的汉语直系捆绑词语是“一定条件”。

 

4.8.2条件的第二本体呈现l48\k=5的世界知识

    其基本概念关联式是:

        (l48\k <= s3y,k=5,y=1-5)——(l48-02-0)

        (语法逻辑的条件第二本体呈现强流式关联于综合逻辑的条件)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9 动机l49(350)

 

4.9-0 动机l49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9:(c3n,e2n;)

        l49c3n          动机层级三分

        l49c35          个人动机

        l49c36          团体动机

        l49c37          国家动机

        l49e2n          动机对偶二分

        l49e25          积极动机

        l49e26          消极动机

 

这里采用了一个开放型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为什么?简单的回答是有备无患,但实际上潜藏着重大隐情。

动机、目的、和因果是一组永恒的话题,三者在这里使用了3株概念树来描述。按说 这一描述应该安排在综合逻辑里,为什么HNC却把它们安排在语法逻辑里呢?理由是:三者的语言面具性都很强,动机更是抢眼,在全部456株概念树中 动机完全有资格带上“语言面具冠军”的桂冠。

动机与目的这一组概念在综合逻辑里仅仅呈现为一项二级延伸概念s108e2m,汉语命名叫追求的二分描述,该命名的分别说就是动机和目的。但在综合逻辑里 对动机和目的并不作进一步延伸,两者的内涵性说明交由语法逻辑的两株概念树来承担。如此重要的概念联想脉络当然要告知未来语言超人,这项任务很艰巨么?否!交给下面的两个第一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去完成就是了。

    l49 ≡ s108e21——(l4-0-02)

    (语法逻辑的动机强关联于综合逻辑的动机)

    l4a ≡ s108e22——(l4-0-03)

    (语法逻辑的目的强关联于综合逻辑的目的)

 

此外 还需要添加下列两个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l49 = l4a——(l4-02-0)

    (动机强交式关联于目的)

    (l49+l4a) = l4b——(l4-03-0)

    (动机与目的强交式关联于因果)

 

    这两个第二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表示如下的重要世界知识:三者的延伸概念可以相互共享。

本章到此 一共给出了6个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第一类和第二类各3个。见到HNC符号就“头疼”的读者 请从这些观念关联式的编号开始亲近HNC吧,也许它们不失为一剂医治“HNC头疼病”的偏方。

动机与目的显然与人类的三类精神生活和两类劳动有密切关联,这方面的世界知识就安排在综合逻辑里了。

 

4.9.1动机层级三分l49c3n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仅给出符号“l49c3n”的定义式,不过将采取如下的间接表示方式:

    (l49c35,jlv111,(l49,l45,p*))——(l49-01)

    (个人动机是关于个别人或一类人的动机)

        (l49c36,jlv111,(l49,l45,(pe*;p-*)))——(l49-02)

        (团体动机是关于组织或群体的动机)

        (l49c37,jlv111,(l49,l45,(pj2*;pj01*)))——(l49-03)

        (国家动机是关于国家或世界的动机)

   

个人动机主要属于心理学和犯罪学的领域,团体动机主要属于社会学的领域,国家动机主要属于政治学的领域。这些世界知识的概念关联式就从略了。

 

4.9.2动机对偶二分l49e2n的世界知识

    对偶二分“e2n”的延伸在概念树“因果l4b”里也有,基于上述共享性 这属于重复设置,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拟赋予两者以不同的意境。

        l49e2n := j82~e73——(l49-00)

        (动机的对偶二分对应于伦理属性的善恶)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10 目的l4a(351)

 

4.10-0 目的l4a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a:(t=b,(t);(t)\k=3;(t)\k*t=b)

        l4at=b           目的之第一本体呈现(目的基本类型)

        l4a9             政治目的

        l4aa             经济目的

        l4ab             社会目的

        l4a(t)           文明目的

         l4a(t)t=b         文明目的之第一本体呈现(文明目的之时代性呈现)

         l4a(t)9           农业时代文明目的

         l4a(t)a           工业时代文明目的

         l4a(t)b           后工业时代文明目的

          l4a(t)b\k=3        后工业时代文明目的之第二本体三分

          l4a(t)b\1          第一文明目的

          l4a(t)b\2          第二文明目的

          l4a(t)b\3          第三文明目的

 

这里的延伸概念达到了三级,够了,故采取封闭形态。

 

4.10.1目的基本类型l4at=b的世界知识

“目的基本类型”这个短语实际上是“目的之文明主体呈现”这个短语的简称,考虑到文明主体(政治、经济和文化)这个短语或术语目前并不流行,于是退而求其次,采取“目的基本类型”这个短语。

下面是目的基本类型的定义式,也是4.9.1小节的仿照。

        (l4a9,jlv111,(l4a,l45,(a1,a4,a5)))——(l4a-01)

        (政治目的是关于政治、军事和法律的目的)

        (l4aa,jlv111,(l4a,l45,(a2,a6))) ——(l4a-02)

        (经济目的是关于经济与科技的目的)

        (l4ab,jlv111,(l4a,l45,(a3+a7,a0+a8)))——(l4a-03)

        (社会目的是关于文化、教育、社会和卫保的目的)

 

这里的3个概念关联式囊括了第二类劳动(专业活动)的全部概念林,其共相概念林a0被纳入社会目的l4ab的广义对象,在概念关联式里(l4a-03)排在第三号位置,第一次名之社会。社会的HNC符号有两个:一是pj01*-,二是rwa0,这里提前交代一声以释疑。

概念关联式l4a-0m,m=1-3)里对“,”和“+”的运用表达了一种意境,非常简便而清晰,这是自然语言望尘莫及的。

 

4.10.2 文明目的l4a(t)的世界知识

文明目的l4a(t)这个延伸概念竟然享受着“贵宾”待遇,被配置了两级延伸,为什么?很简单,提供素材而已,看相应的汉语说明和下面概念关联式就不难明白了。

延伸概念l4a(t)t=b的第一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如下:

    (l4a(t)t := pj1*t,t=b)——(l4-0-04)

    (文明目的之时代性呈现对应于三个历史时代)

 

再延伸概念l4a(t)b\k=3具有下列两类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

        l4a(t)b\1 <= pj01*\1——(l4-04-0)

        (第一文明目的强流式关联于第一世界)

        l4a(t)b\2 <= pj01*\2——(l4-0-05)

        (第二文明目的强流式关联于第二世界)

        l4a(t)b\3 <= pj01*\4+pj01*\31——(l4-0-06)

        (第三文明目的强流式关联于第三世界的北片[*1]和第四世界)

 

文明目的的时代性呈现是一个赫然存在的现实么?这是一个非常简明的问题,又是一个极度混乱的问题;是一个普罗大众容易理解的问题,又是一个社会精英难以取得共识的问题,这确实显得很玄妙。按照本小节提出的标准 康熙皇帝和彼得大帝就分别代表着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的文明目的,成吉思汗和希特勒也是如此,这样的论断一定会有人反对。如果进一步说 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代表着后工业时代的文明目的 那简直就是荒谬绝伦的汉奸言论了。可是 美国主导的两次伊拉克战争和此前萨达姆发动的灭亡科威特之战没有本质区别么?最近北约对利比亚战争的参与可以等同于上个世纪苏联对阿富汗战争的参与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包含在概念关联式(l4-0-04)所揭示世界知识里。

在编号上非常巧合的是:在(l4-0-04)和(l4-0-05)之间却出现了一个(l4-04-0),该概念关联式所表示的世界知识几乎没有争议,即使是前文曾多次提到的新老国际者 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具有高度共识。不过 新国际者肯定对(l4-0-05)嗤之以鼻,而老国际者目前则实际上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尴尬景况。至于(l4-0-06)所表示的世界知识 今年(2011)已经呈现出十分活跃的状态。21世纪马上就要度过11年了,其间发生了下列10项重大事件:

01)“911”;

02)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03)所有发达国家(日本最有代表性)经济的持续走低[*2];

04)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和中国未来走向的扑朔迷离[*3];

05)俄罗斯的普京现象[*4];

06)印度和巴西经济进入了快车道[*5];

07)美国的金融与财政危机[*6];

08)欧盟和欧元区的债务与财政危机;

09)阿拉伯世界的巨大动荡[*7];

10)网络世界的猛然诞生[*8]。

10大事件都带有后工业时代的明显特征,是上列特殊编号概念关联式的见证材料。可是 在国家领导人、企业巨头和顶级专家的宏论论里却见不到这一时代特征的影子,人们听到的依然是工业时代柏拉图洞穴里的声音。这一说法在当下必然被视为胡说,但已撰写的文字对此已有足够的论述或回应(具体出处见各事件的注释)。近日的思考凝结在给好友石承曾的两首小诗里,录如下:

            其一

    肉弹惊天地,自焚泣鬼神。反恐半瓶醋,藏独一根筋。

    民主随铜臭,专权浸铁腥。人道非仁道,莫捧拐帮经。

            其二

    世界三大帮,拐帮最精明。尽占诸沃土,全操众要津。

    马帮得中华,丐老返童青。文明不可统,天下必三分。

(注:诗中以拐帮、马帮和丐帮(即丐老)戏称第一、第二和第四世界,童青乃童年、少年和青年的简称,是对返老还童成语的借用)

 

注释

[*1] 第三世界分北片、东片和南片,北片以俄罗斯为主体,东片以日本为主体,南片以印度为主体,见“综合实力s22(\k)的世界知识”小节([260-223])。

[*2] 事件(03)是经济公理的必然呈现,已有多次论述,主要内容见两处:一在“三迷信行为7301\02*ad01t=b的世界知识”分节([123-01021-2]),二在“第一基本情感行为7301\31*\1的世界知识”分节([123-0131-1])。

[*3] 事件(04)包括两大课题,前者见,后者见

[*4] 事件(05)是鹰民主的雏形,曾

[*5] 印度是第三世界南片的主体,又是环印度洋地区最重要的国家,巴西是第六世界的主体,又是南大西洋地区最重要的国家。蕲乡老者曾有“印环与太环齐飞,南跨与北跨一色”(见“对话续1”[280-2213-4])的憧憬,这两个国家在21世纪的崛起可看作是该憧憬的曙光。

[*6] 事件(07)和(08)既是经济公理的呈现,又是“民主潜能已耗尽,自由积弊更惊心”的佐证,后者见…

[*7] 事件(09)不过是突显了第四世界是对其内部变相君主制的不再继续容忍,绝不能看作是第四世界在向第一世界看齐的标志或前奏。变相君主制在20世纪曾流行于全球,二次世界大战后 仅绝迹于第一世界,在第四和第五世界曾大量涌现。21世纪肯定容不下这种荒唐的政治体制,一年前撰写关于六个世界的论题时曾经指出过这一点。原文有“…未定者:存在国家领导人终身制或存在父子相传的政治模式也,可简称变相君主制。…最不确定者为未定。”的话语。

[*8] 事件(10)本来想排在第一号,但作为压轴戏更合适。前文曾两次提及,一是…,二是

 

          第二卷 第四编 第四章 11 因果l4b(352)

 

4.11-0 因果l4b的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

        l4b:(α=b,e2n;e2ne2n)

        l4bα=b          因果的第一本体全呈现(因果观的基本类型)

        l4b8             经验理性因果观

        l4b9             先验理性因果观

        l4ba             浪漫理性因果观

        l4bb             实用理性因果观

        l4be2n           因果的对偶二分

        l4be25           积极因果(善有善报或善报)

        l4be26           消极因果(恶有恶报或报应)

         l4be2ne2n       因果对偶性的辩证呈现(因果辩证性)

         l4be25e25       善报传承

         l4be25e26       善报变异

         l4be26e25       报应转化

         l4be26e26       报应沉沦

 

因果问题是神学、哲学和哲学共同关心的永恒课题,本节竟然采取封闭形态的简明概念延伸结构表示式,似乎十分不妥。这里就不作文字说明或辩护了,下面两小节里的概念关联式代表HNC的回应。

 

4.11.1因果观基本类型lr4bα=b的世界知识

本小节先给出下列概念关联式,实际上就是相应定义式的替代品。

    lr4b8 <= d21——(l4b-01)

    (经验理性因果观强流式关联于经验理性)

    lr4b9 <= d22——(l4b-02)

    (先验理性因果观强流式关联于先验理性)

    lr4ba <= d23——(l4b-03)

        (浪漫理性因果观强流式关联于浪漫理性)

    lr4bb <= d24——(l4b-04)

    (实用理性因果观强流式关联于实用理性)

 

因果第一本体全呈现l4bα=b是一个“r”强存在概念,这里只表述lr4bα=b,名之因果观基本类型,将经验理性因果观lr4b8置于根概念的位置。“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是汉语对经验理性因果观的生动描述。

不同文明或不同主义、不同群体和不同个人都有不同的因果观,但必然有其共相与殊相表现,共相表现的描述可挂接某一特定类型,而殊相表现则多数是四类型的加权集合。即使如此 我们依然可以使用优先这个词语来描述因果观的特征,例如可以说:英国人优先经验理性因果观;德国人优先先验理性因果观;法国人优先浪漫理性因果观;美国人优先实用理性因果观。我们还可以用沉迷这个词语来进行描述,例如可以说:伊斯兰文明沉迷于先验理性因果观,传统中华文明沉迷于经验理性因果观,“五四”时期的中国沉迷于浪漫理性因果观,而现代中国则沉迷于功利理性因果关。

 

4.11.2 因果对偶二分l4be2n及因果辩证性l4be2ne2n的世界知识

        l4be2n <= jr82e7o——(l4b-05)

        (因果对偶二分强流式关联于伦理属性的善恶观)

        l4be2ne2n <= jr76e7o——(l4b-06)

        (因果辩证性强流式关联于自然属性的变异观)

 

这两个概念关联式可以升级为特殊编号,但这件事比较复杂,暂时搁置为宜。下面只提一下两个要点:两项彼山景象及其对应的此山描述。

1)当属性三分符号“e7o”转化成“r”形态时 那就代表一种彼山景象,其对应此山景象的汉语描述就是“某某观”。“某某”者 与“y|e7o”所对应之词语也,此原则可移用于任何自然语言。

    (2)概念关联式(l4b-0m.m=5-6)形式上不对称,实质上是对称的,因为“e7o”形态的三分实质上不过是“二生三”的一种特定表现,具有“三返二”的基本特性。此论断也适用于“二生四”和“四返二”的情况。此项彼山景象的此山描述都比较麻烦,即使是一流的哲学家和神学家也很避免用词不当的失误,并导致语言柏拉图洞穴的形成。翻译过程的失误常常会加剧柏拉图洞穴的诡异性,这是任何自然语言的固有弱点,上面使用的“变异观”一词就存在这个问题,也许叫“一异观”更合适一些。

 

小结

两片概念林l4和l1 其概念树的设计大量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