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类分析难点16

1.16 E块省略句类的辨认难点(16号难点,标记:w***)

在语音文本鏖战时期,K调度只管一种最常见的E块省略句类-S04句类,这是有所不为的临时性策略,但却造成了一个错误印象,就是认为E块省略句类仅此一种。最新的句类编号表规定:最后的四个编号(54~57)都属于E块省略句类,简明判断句(编号53)也有E块省略的情况(句类代码为jD0)。

这些E块省略句类的物理表示式是按照汉语的范例归纳出来的,这一归纳工作尚未趋于完善,这里提前(应在“基本句类知识说明”中)说一下在确定这些句类的过程中所遇到或想到的一些问题(难点)。从最后一个基本句类-简明状态句S04J往前说。

从句类最高层次的划分来看,作用效应链的6个环节,只有状态这个环节可以省略E块,‘理解问答33’指出(《专著》p343):

状态句的根本特点是存在无特征要素的两要素句SB+SC

另外,基本判断句也可以出现E块省略的情况,上述'问答'的提问实际上明确指出了这一点:

先生在谈到句类分析时…把基本状态句和基本判断句作为初判的一个特殊分支来处理,为什么要这样作?

两段引文里所用的“术语”后来都作了改动,这些改动体现了HNC思路的发展历程,对比一下是有启示意义的:

初判 语义块感知与句类假设

(处理的)特殊分支 K调度

无特征要素 E块省略

两要素句 (E块省略的)两广义对象语义块句类

简称E块省略句类

基本状态句 一般状态句

汉语存在无述语动词的句子,语言学家早就注意到了。马致远先生的著名诗句“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是此类句子中最有典型意义的代表。HNC最初把这类句子叫做无特征语义块语句,或“E块省略语句”,后来才改用“特征语义块省略句类”或“E块省略句类”的提法。把“语句”改成“句类”标志着认识上的一次顿悟。因为这个提法明确指出了,不是任何语句都可以省略E块的,只有一般状态句和基本判断句才可以省略E块。把这一不寻常的语言省略现象与句类联系起来,才算是取得了理性法官的资格,才算是达到了知其所以然的知性认识水平。这是写‘理解问答’时已萌生的认识,可是当时所采用的表达方式,现在看来很不成熟,说明一个新概念的形成还需要一个从萌生到成熟的成长过程。写‘理解问答’时,许多HNC的基本概念还处于萌生而不是成熟阶段。《专著》为什么要对‘理解问答’采取严格保持原貌的做法?如果读者从上列对比和说明中能对此有所领会,则作者深感欣慰。

“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是什么句类呢?是S04J,不过,它采用了SC+SB而不是SB+SC的形式。从理论上看,一般状态句既然具有S02J S03J的特殊形式,则简明状态句理所当然地也应该有

S041J=SB+SC

S042J=SC+SB

两种E块省略形式,而且第二种形式并非罕见。广义效应句格式表达的类似缺陷,不仅S04J句类存在,其他句类也存在。例如,编号为48的三换位状态句还应该存在第三种换位

S03J=SC+SB+S03

的格式。这里还涉及正名问题,“三换位”应理解为除了“标准”格式之外还存在三种换位格式,而编号为47的两换位状态句必须去掉"两"字,正名为"换位状态句"。

读者应该发问,把“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认定为S042J,而不是S041J的根据何在?这涉及HNC对S02J S03J语义块SC的定义(约定):

SC:Ph(j01).

S04句类的SC继承这一约定(当然它也继承一般状态句对SmC SC的约定)。“枯藤老树”与“昏鸦”相比,“古道西风”与“瘦马”相比,更符合Ph(j01)的定义要求,这就是根据。

于是,读者进一步发问,如果是“枯藤老树,古道西风”呢?回答依然。理由是“古道”与“西风”相比更符合Ph(j01)的要求,然后根据对仗性原理,把身份不明的“枯藤老树”纳入同样的句类。

于是,读者又问,如果是“枯藤老树,古道荒村”呢?那就当做一个JK系列来处理就是了。

于是,读者反问到:为什么不可以把“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或者“枯藤老树,古道西风”就当做JK系列来处理呢?回答是:也可以,这涉及对文学语言艺术意境的阐发,是句类分析当前必须回避的难点。上面的答案只是提供一种意境说明方式,我认为是比较好的一种方式。这个方式需要假定下文统一采用“夕阳西下,断肠人△△△”的样式,其中用“△△△”代替了原文的“在天涯”,是考虑到如果上文作上列变动,则“△△△”也需要作相应变动。

上面的回顾一方面是为了消除对E块省略句类和S04J句类的误解,并弥补以往阐释中的疏忽,另一方面是为了说明S04J句类辨认的主要难点。上面的例句分析表明,当简明状态句的SC既不满足条件(第一类条件)

SC:{(u;ug;vu)Λ(yy!:53)}

也不满足条件(第二类条件)

SC:Ph(j01);Ph(j41);Ph(l94)

时,可能出现句类辨认的困难。换句话说,满足上列条件的简明状态句,句类的辨认是没有难点的。但是,满足第一类条件的简明状态句却存在SB,SC边界的不确定性,即存在语义块构成分析的困难。这一不确定性是汉语特有的BC佯谬现象(关于BC佯谬这个术语,请参看《专著》p165)。从基本句类表示式可知,4主块句的JK2和JK3之间是没有语义块区分标记的,这时的JK2优先于对象,JK3优先于内容,故将两者之间的边界模糊称之为BC佯谬。西语采取对JK2实行形态变化(变为"受格",但这种形态手段只适用人称代词)或在JK2与JK3之间加上关系代词(有时双管齐下)这两种手段消除这一佯谬。汉语天生没有这两种手段,只好在"标准"格式下听任这一佯谬的存在。那么,汉语发达的规范格式是不是对其天生"缺陷"的一种自然弥补方式呢?不妨这样设想一下,但不必过于认真。

HNC并不关心这一类有趣语言现象的源流探究,但必须认真面对BC佯谬的消除。如何消除呢?还是那个以不变应万变的基本策略:立足于基本句类知识的运用,具体地说,就是充分利用具有BC佯谬句类的关于JK2与JK3的预期知识,特别是前者的预期知识,因为前者的自足性更容易检验。在57个基本句类中,具有BC佯谬的句类并不多,其中BC佯谬最难处理的就是简明状态句。让我们从一个简单例句谈起。

他情绪很好

他的情绪很好

这里的“情绪”是SBC还是SCB?第二句没有问题,"的"字规定了它是SBC,但第一句在形式上就属于两可了。"的"字在这种简明状态句里的有无不是可以随意的,语言学家对此曾作过深入的研究。但句类分析面临的问题有所不同,不管"的"字是否存在,也不管相应语音流在何处停顿或加强,它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SB与SC的边界判定。那么,能否对简明状态句给出一个简明的SC上界标准呢?能!这就是规定:在SC满足第一类条件时,SC不含SCB。这样,软件只需要关心SCu+SC的认定。当然这一认定处理也并不简单,因为Ω u+Ω的组合表示,并没有规定Ω u一定在前,而Ω一定在后。似乎任何语种都具有这种灵活性,例如例句中的"很好"是Ω u在前,但"好极了、好得很"就是Ω u在后了。

上面说明了简明状态句的两种格式和SC必须满足的两类条件,从而描绘了简明状态句的基本句类知识。这里有必要顺便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简明状态句与现代汉语语言学家曾经深入研究过的存现句或存在句是什么关系呢?第二个是简明状态句是不是汉语特有的句类呢?

第一个问题是我历来希望回避的,因为传统语言学与HNC观察语言现象的着眼点存在着本质区别,两者的沟通很费“口舌”。HNC的术语和表达方式含有较多的自然科学风格,传统语言学会觉得别扭,反过来说,HNC对传统语言学也有类似的别扭感,所以我只好退而回避了。就存现句或存在句来说,首先,所谓存现句只是一个孤零零的类别,不是一个语句分类体系的有机组成之一,怎能长此以往满足于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研究方式?前面关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和“坐井观天”悲剧的说法,是对这种满足感的一种写照。其次,对存在句4种基本类型(“着”字句、“是”字句、“有”字句和定心谓语句)的提法,HNC实在不敢苟同,这里语言学家引以自豪的语言严谨性似乎悄悄溜走了。

当然,即使是缺乏总体思路指导的局部性探索,在研究的初期阶段仍然是必要和重要的,而且也会取得某些精致的成果,HNC一定要按照“取其精华”的原则充分利用这笔巨大的财富。

存在句的定心谓语句相应于S042句类满足SC:Ph(j01)的情况,其“着”字句属于一般、换位、三换位状态句的子类,其“是”字和“有”字句皆属于存在判断句的子类。把几个不同句类的子类纠合起来以存在句名之是否妥当?这值得研究,但不是本文的任务。

第二个问题我也历来回避,因为我对外语没有发言权,这里姑妄言之。首先应该假定,E块省略语句的存在是各种语言的共性。因为如果作相反的假定,很容易用反证法加以否定。第二,要认真研究不同语种E块省略的特性,它关系到翻译过程第一号难点,具体表现为句子与语义块之间的相互转换。例如,汉语的动态形态句,英语往往用一个辅块来表达,汉语的静态形态句往往简化为简明状态句,而英语却优先用是否判断句来表达。第三,应该采用E块省略的说法而不采用无E块的说法。因为,那样的句子总可以加上某种E块而保持其原意。有人会说,这里的“省略”与“无”有什么区别呢?回答是:有本质区别。但既然属于姑妄言之,我就不加解释了。

第二个E块省略句类是简明势态句(原命名势态判断句)。

简单例句如:“形势大好”、“情况危急”、“情况不妙”等,复杂例句如附录的

6.4 jD2J*3

\不论要发动|战争||还是阻止|战争/,

ReC=(!31XP*22J+!31XJ)

\有形$的东西和\可能被称作**|“新无形资产”|的东西/

(D0) (DC) (DB)

(AQQ) (AQH)=<!31212D0J>

二者之间的基本关系|对军事能力|的作用/越来越关键了。

(AH) l0 (B) (X)

DB=<!11XJ> DC

从上面的例句可以看到,简明势态句似乎具有某种“神秘”色彩,为什么要从简明状态句里独立出来?

基本句类表示式的设计贯穿着一个指导思想,就是形成语句的基元体系,由这个体系进而构建混合句类、复合句类和复句。不言而喻,如果你试图建立一个基元体系,那么该体系的完备性就必须成为第一位的追求目标。无论是整个概念空间的基元体系,还是某一概念子空间(如主体基元概念、基本概念、语言逻辑概念或基本物概念)的基元体系;无论是语义块或特征语义块或广义对象语义块的基元体系,还是抽象概念外在特征的基元体系(即五元组),你都必须追求完备性。可是,一谈到体系的完备性,有人就会质疑,并要求拿出证明来。一方面某些探索本身需要把完备性的追求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完备性的证明又极为困难,怎么办?唯一的出路是:加强理论思考的透彻性,以透彻性暂时替代完备性的直接证明,以理性法官的方式进行理论模式的检验。总之,你必须勇往直前,而不能谈完备而怯阵,因怯阵而回避。

简明势态句是这一指导思想下的产物。势态判断是所有判断中最重要、最困难的判断。最近几年,已被打倒数十年的五经或十三经里的《易经》(亦名《周易》)又有点走运了,这是一部什么“经”呢?简单地说,就是一部关于势态判断的专著。我曾在‘理解问答33’里(《专著》p343)说到:

汉语对“势”的表达很有特色,中国传统哲学对“势”的理解也比西方传统哲学深刻。

这就是设置简明势态句的依据了。“很有特色”者,势态E块之省略也。"势"字是概念g53的精确反映射符号,西语不存在相应的word。据此也许可以假设,简明势态句是汉语所特有的,至少可以确定西语是没有这一句类的。所以,与势态表达有关的语句,在中西互译时,通常会出现翻译过渡处理的第一号难点-句类转换难点。

在中国古籍中,简明势态句的比例很高,这类语句要翻译成西语,就必须作句类转换,下面看几小段《论语》及辜鸿铭先生[gh]的英译。

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

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jD10J)。

君子务本(Y0J),本立而道生(P21J),

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yu。

man who is a good son and a good citizen/ will seldom be found to be a man disposed to quarrel with those in authority over him/; and men who are not disposed to quarrel with those in authority/ will never be found to disturb|| the peace and order of the State.

A wise man|| devotes his attention to what is essential in the foundation of life/. When the fountion is laid, wisdom will come. Now, to be a goood son and a good citizen--do not these|| form|| the foundation of moral life?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If in government you|| depend upon|| laws, and maintain|| order by punishments, you|| can also make|| the people|| keep away|| from wrong-doing, but they|| will lose||the sense of shame for wrong-doing. If, on the hand, in government you|| depend upon|| the moral sentiment, and maintain|| order|| by encouraging education and good manners, the people|| will have|| sense of shame for wrong-doing and , moreover, will emulate|| what is good.

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Whenis|| justice and order|| in the government of the country / a man|| may be bold and lofty ||in the expression of his opion as well as in his actions. When, however, there is no|| justice and order|| in the government of the country /, a man|| may be bold and lofty|| in his action, but he|| should be reserved|| in the expression of his opinions.

《论语》原文的第一段例句,除标明句类者外,都是典型的简明势态句。在译成英语时,除了Y0J、P21J各一句外,都要作句类转换。第二和第三段例句,也可纳入简明势态句,译文也作了句类转换,辜先生么处理是否表明英语无简明势态句?请读者思考。

从句类的最高层次来观察,如上所述,只有状态句和基本判断句可以省略E块。如果说简明状态句是状态句E块省略句类的大包装,那么可以说,简明势态句是状态句与判断句的混合包装了。因为,对势态的陈述本身必然包含着不寻常的判断,如上面的《论语》例句。把简明势态句从简明状态句中独立出来更有利于语言空间与概念空间的相互映射,特别是有利于从概念空间到语言空间的反映射。这涉及到HNC理论的核心观念,下面多说几句,只陈述论点,不作论证。这些话肯定会大大刺激八旗子弟的神经,但由于受到“邦有道,危言危行”格言的鼓励,就大胆说出来吧。

西方文化传统一直把语言和逻辑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把语句当做命题。在数理逻辑于上世纪末诞生以后,哲学进入了所谓的第二次转折,即从认识论阶段进入所谓语言哲学阶段。人们曾把这一转折看作哲学中的一场伟大革命。领导这场革命的著名学者,如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曾有下列名言:

哲学的任务主要就是就是对语言进行逻辑分析。[ls]

全部哲学就是语言批判。

哲学的目的是使思想在逻辑上明晰,哲学不是理论,而是活动。哲学工作主要是由解释构成的。哲学的结果不是某些数量的哲学命题,而是使命题明晰。[wt]

这些名言既深刻阐释了语言哲学的本质,又对语言学的发展划定了一个影响深远的牢笼-语言分析=命题分析。我在上面提到的‘汇报发言’中有一句话:西方国家不存在产生这一优势的文明基础,指的就是这个牢笼。语言哲学和语言学都有各种流派,不同流派在论争中对很多问题都发表过十分精到的见解。但是,他们对待牢笼的态度是一致的,都不曾想过,‘语言分析=命题分析’这个天经地义的等式实际上是一个沉重的牢笼。这个牢笼阻碍了他们对语言概念空间概念基元和基本句类(即句子基元)的探索,而限于命题的逻各斯分析,“哲学的结果不是某些数量的哲学命题,而是使命题清晰”的著名论断,就把这一探索彻底葬送了。

简明势态句是古汉语的常用句类,虽然古汉语已经埋葬了,意境深奥的简明势态句在现代汉语里可能比较少见,但现代汉语仍然相当完整地保存着汉语言简意赅的特色,虽然呈现出不断削弱的趋势。我希望T&K组要特别注意现代汉语简明势态句的搜集,以便为《基本句类知识手册》的撰写积累资料,同时为15号难点综合治理策略的制定提供依据,本节的最后定稿将等待这些资料。

所谓15号难点,实质上就是简明势态句的判定,因为,另外的2.5种E块省略句类都属于比较判断句的E块省略,其中必然具有比较的信息。这些句类的认定本身并不困难,但往往与省略难点纠缠在一起,如下面的例句:

3.2* jD0J

从某种¥程度上说,

fFK*

如今的第三次**浪潮与前两次**浪潮||同样深刻***,

jDBC jDC

3.3** jD0J*7

而且速度||更快,

jDBC jDC

这里的“同样,更”并不构成E块的QE,因而就是比较判断句的激活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