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类分析难点10

1.10 块扩难点(10号难点,标记:J*6)

块扩知识是所有基本句类知识中最耀眼的亮点。

那么,块扩还有什么难点?

上一节说到:“抓两头”的“职业”习惯,使我产生了对某些基本句类应赋予先验块扩特性的想法。敏感的读者会问:还有非先验块扩么?

回答是:先验块扩不仅是理论表达的需要,同时也是是软件处理的需要,即工程需要。这里先验的意思就是赋予某些基本句类一个与众不同的特性:它需要两个特征语义块,而不是一个。而且,这两个特征语义块不是一个全局,一个局部,即不是Eg与El的从属关系,而是因果关系或序列关系,两个E块应该分别记为Ep和Er。

为什么上面的论述中用了“赋予”这个词?难道语句的特性可以人为地赋予么?

当然不能。

但是,应该指出,一个语句里前后两个特征语义块的上述两种关系是语言的客观存在,在书面语中,更是普遍的语言现象。从句类的角度对这一语言现象予以考察,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经常出现两个特征语义块的句类,可以明显地分辨出两类,一类是两特征语义块具有明确的从属关系,另一类是具有明确的因果或序列关系,当然也有介乎两者之间的情况。此外,经常出现两个特征语义块的句类也可能在一个语串里不出现第二个特征语义块,如信息转移句。面对自然语言的这些“调皮”表现,我的“抓两头”“职业”性习惯使我认定,先抓住哪些必然要明确出现两类关系的两特征语义块的句类,在工程上是明智的策略,为此即使适当增加句类代码也是值得的。这样,就产生了先验块扩和先验句蜕的概念和术语。上文中的“赋予”一词即来于这一背景,先验块扩与先验句蜕确实存在“赋予”的成分。

基于抓两头的思路,HNC定义了7个无条件块扩句类和两个有条件块扩句类。7个无条件块扩句类是:作用效应句(编号2)、信息转移句(编号17)、扩展替代句(编号25)、扩展双向替代句(编号26)、扩展主从关系句(编号28)、扩展双向关系句(编号29)和块扩判断句(编号31)。两个有条件块扩句类是:一般反应句(编号8)和一般效应句(编号38)的子类Y30J。前者的条件是:Ep:v7121;后者的条件决定于概念节点331的具体反映射动词。为什么要对Y30J加以特殊“照顾”?因为效应概念节点331与信息转移概念节点232、思维概念节点822强交式关联。

定义先验块扩的工程考虑在于消除句类知识的不确定性或模糊性,把这一模糊性转嫁给个别词语的多句类代码特性,这显然有利于思考方式的净化。同时,也有利于词语HNC知识表示的填写:只需要注意词语的个性特征,而不必重复填写句类代码中已包含的信息。

除了先验块扩的句类之外,是否还有非先验块扩的句类?理论上当然是存在的,而且大量存在,因为语义块基元C本来就具有这一特性嘛(见1.9节引录的第一段引文)。但是,为了工程思考的净化,或软件处理的便利,我们把所有非先验块扩的情况都纳入句蜕。说穿了,这个便利就是为了充分发挥句类代码及其句类知识的灵魂统帅作用。

为什么可以纳入句蜕?因为我们定义了原型句蜕,在形式上,原型句蜕与块扩是没有区别的,这就是引入原型句蜕这一概念的奥妙所在,是第二章要专门论述的所谓处理策略思想的妙用。句蜕有4种基本形式,如果专抠形式的话,你可以争辩说,原型句蜕不是句蜕,是块扩,这种“抠”法就是书生气的表现了。

这样说来,块扩的子句与原型句蜕的子句不就没有区别了么?软件处理不是照样要面临两可的疑难么?不!别忘了句类代码的灵魂统帅作用,块扩句类的块扩子句是不能转化为要素或块素句蜕的,而原型句蜕的子句却可以进行这一转换。自然语言很“调皮”不是嘛?但正式体以上的书面语是不能这么“调皮”的。谓予不信,可以验证。

综上所述可知,先验块扩就是块扩,因为已不存在非先验块扩。但句蜕却有先验与非先验之分,先验者,相应句类的语义块表示式中显含内容要素者也;非先验者,不显含内容要素者也。

上面的论述以前我说过多次,但形成文字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浪漫性失误实在是太多了,…写到这里,我的心情很不平静,往事与近事的许多痛心情景浪涛般涌上心头。人们常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里的蕴涵的哲理,应该以不同的参照标准运用于客观和主观,贤者和愚者的根本区别,也许就在这一运用吧。

本节最后,应该回答的两个问题是,为什么说块扩知识是所有基本句类知识中最耀眼的亮点?块扩处理还有什么难点?但我宁愿把这两个问题作为本节的思考题,留给读者。